×
淘心話

你走了,我還在原地。

一早起來,我把被子摺好,把枕頭用了點力氣打蓬了放好,讓起床之後的床鋪,看起來簡潔又整齊。因為你說,「一日之計在於晨,早上起床之後,把床給整理好,也就等於把所有的懶散都收好了,這樣開始新的一天,會有很精神」。

 

早餐準備了麥片加牛奶,也烤了兩片土司,還削了一顆蘋果。你說早餐一定要吃,因為一天的活力都來自於早餐,所以最重要的就是早餐,隨便吃什麼都好,就是不能空肚子。我咀嚼著牛奶裡的麥片,看著麥片因為牛奶的浸泡而慢慢發脹,想著今天下班應該要去家樂福買包草莓口味的麥片了。

 

穿上平底鞋正準備走出家門,想起這雙很好走的鞋是你買給我的。那年我剛進公司,是個小菜鳥業務,每天東奔西忙的跑,才一個禮拜就把腳給走得起水泡。你拉著我去了專賣店,要店員拿出最好穿的鞋子給我試試。最後也不管那雙鞋的價格快去了你半個月的薪水,你硬是買了要我以後上班就穿這雙。

 

走進捷運站,我擠在上班人潮裡等車,從候車處阻隔門反射的影像裡看見,你不在我身邊等車。以前每天上班,你都會陪著我等到車來了,再轉頭等另一個方向的車去上班。朋友們都說你好體貼,我也早就習慣了身邊總是有你陪著我。

 

 

接近中午吃飯時間了,我習慣性地拿起手機,想要問你今天中午打算吃什麼?以前還不到中午,我們就開始訊息熱線,討論起中午吃什麼才好。你提議我可以去吃公司附近的泰式料理,裡面的綠咖哩我不是最愛吃嗎?又說不然可以去吃那間大排長龍的漢堡店,大不了去外帶了就走,也不用排隊排這麼久。我說不如下班了我們一起去吃那間一直想去試試的日式料理,反正明天就發薪水了。

 

下了班的晚餐時間,我因為加班所以也懶得出去買晚餐。坐在辦公室裡看著一起加班的同事們一個一個打卡下班,辦公室裡一區一區的日光燈漸漸關黑,最後只剩下我這區的燈光開著,感覺就好像舞台劇裡,燈光師總會給悲傷的主角打上聚光燈似的……只是包圍著我的不是台下觀眾的注視眼光,而是滿滿的孤單與寂寞。

 

加完班,一個人去吃了遲來的晚餐,付錢的時候正好遇到老闆娘,她笑嘻嘻地跟我攀談了幾句,問我怎麼這麼晚才吃晚餐?今天男朋友怎麼沒來買晚餐幫我送去辦公室?我回了一個苦笑,什麼也沒說的轉身離開,心想以後不會再來這間,充滿了與你的回憶的地方了。

 

回家沖了一個比不上熱燙眼淚溫度的熱水澡,打開電腦對著空白的word發了好久的呆,然後才慢慢在鍵盤上key進了開頭:

喪彪‧柳飄飄。 簡稱柳喪彪,獅子座O型。網路人氣部落客,著有「床上‧床下─搞定愛的18招」。 熱愛生命、享受愛情、不畏挑戰。文風辛辣、直言敢說。筆鋒犀利詼諧,對於愛情的看法中立不偏頗。 粉絲團:https://www.facebook.com/piupiu.s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