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放不下,才是愛

文/ 艾莉

 

擔心是愛情的基本配備,擔心是愛人的獨家特權,

就算知道你什麼都能自己處理得好,總還是找得到擔心你的理由。

幾個月前,妳認識了一個男人,在朋友看來他的條件非常的好。

他的年紀比妳大了兩歲是個白領菁英,外表帥氣體態維持得宜、工作能力強、收入穩定、個性溫和、待人有禮,沒有過婚姻紀錄,更重要的是沒有不良嗜好。

「在我們這樣的年紀還可以認識這樣的男人,簡直是奇蹟了!」

妳的死黨妮妮以一貫浮誇的語氣,評論著妳的好運。

雖然妮妮講的是事實,但「在我們這樣的年紀」這幾個字聽起來實在太過刺耳。妳自己也不是不知道年過35歲,身旁還出現這麼優質的對象,沒有人不羨慕妳的好運氣。

但,問題是這好像並不是妳想要的運氣。

跟他認識的一剛開始妳有點猶豫,是因為對在感情路上才剛剛跌了一大跤的妳來說,他有點太過完美而且太過積極。

他頻頻示好、就算前幾次都被婉拒絕也不氣餒地一再邀約,他也不玩曖昧遊戲,一開始就明白地說很欣賞妳,希望可以跟妳認真的交往。

「請以結婚前提跟我交往!」妮妮捏著嗓子努力睜大雙眼,用娃娃音邊說著邊促狹地看著妳。

「我要是妳呀∼遇見了這樣的對象才不管什麼矜不矜持呢∼我會在他第一次開口約我就答應,第三次約會結束前主動對他說出這句話!」

妮妮兩眼閃閃發光,繼續興奮地說。

「但,我總覺得太平靜了,跟他相處起來好平靜。」

平靜到自己不像是當事人倒像是個旁觀者,這段感情就好像照著別人期待的劇本,一頁頁走下去。

進度是別人預期的、內容是別人預期的,妳覺得這段交往關係根本不是自己的。

「都幾歲的人了,妳還期待遇見一個可以讓妳臉紅心跳的對象嗎?」

「不應該嗎?」

看著妮妮不可思議的表情,妳開始懷疑起自己的堅持。

雖然,心中有一種說不清楚的猶豫,但你們還是開始了規律的約會。

果不其然,在約會三個月後他說出了妮妮想說的台詞,並且在一個有璀燦夜景的山上吻了妳。

當他慢慢向妳靠近時,妳還在意著他左手襯衫袖口有個沒有剪掉的線頭,隨著風向飄來飄去的。

這個突如其來卻沒有驚喜感覺的吻,就跟他給妳的感覺一樣,平平淡淡的。沒有意亂情迷的心跳加速,沒有摒住了呼吸的終於等到,只是輕到像是一陣風拂過了妳的嘴唇,而妳的眼角還貪戀著遠方的夜景。

妳心想:「那是家的方向吧?」

時序進入夏季,因為一個企劃案的執行他突然變得忙碌異常,幾次約好的時間最後都取消了。

妳不但沒有不開心甚至還覺得鬆了一口氣,一個人回到家自由自在度過下了班的時間,遠比跟他共度的時光來得更讓自己期待。

就這樣過了一、兩個月,某天快接近下班的時間,突然接到他傳來的訊息堅持要見面。

「我在你們公司樓下等妳。」

簡訊的口氣有一種不容被拒絕的莽撞,妳有點好奇原本溫和的他為何變得如此強硬。

「想來是有重要的話要說吧∼」妳試著這樣解釋他的轉變。

妳真的是個懂事的好女人,太會替人設身處地著想,也不知道到底算是個優點還是個缺點?

其實,說來也真是荒謬。這些沒有見面的時間裡,妳不但沒有特別想念他,你們更沒有密集地互傳訊息噓寒問暖,根本一點都不像是正在交往中的兩人。

這樣也好,既然他抽空了要約見面,妳剛好趁機在今天碰面時把這段關係說清楚,妳覺得你們真的不太適合。

他帶著妳來到河堤邊漫步遠離吵雜的人群,開口的第一句話讓妳有點疑惑:「我感覺妳是那種,自己一個人也可以生活得很好的人。」

妳偏過頭望著他,他看向遠方語氣相當平靜,沒有停下腳步的意思。

這不是讚美,至少不是女人想要的讚美。

「在我被工作纏身忙到無法見面的這些日子,妳完全沒有抱怨。對我來說雖然沒有壓力。但,我也發現妳真的好獨立、就算是只有一個人也可以過得很好。」

聽到他重複說著「一個人也可以過得很好」這句話,妳中心警鈴大作,這種語氣聽起來有點不妙。

「短期之內,我必須全副精神放在我的工作上,我想我們還是做朋友就好了。」

居然被一個自己打算甩掉的人先甩了,妳停下腳步瞪大了眼睛看著他,說不出話來。他看著妳的表情,以為妳很難過又繼續往下說。

「我知道我很過份,都提出了以結婚為前提交往的要求,現在又說要分手,但我想妳一個人也可以過得很好⋯⋯⋯⋯⋯⋯⋯」

「一個人也可以過得很好。」

「一個人也可以過得很好。」

「一個人也可以過得很好。」

接下來,他還企圖解釋些什麼,配上他一臉的誠懇。但,妳已經聽不進去了,耳邊只是不停重複聽到「一個人也可以過得很好」這幾個字。

一個人也可以過得很好,是因為一直以來被迫學會要懂事、得自己想辦法把日子過下去。深怕若不把日子過好、事情不處理好,自己的事就會麻煩到別人。

而麻煩別人這件事一直是妳內心深處最大的恐懼。

妳永遠記得年幼的自己在開口要求幫忙時,他嫌惡的眼神。

妳無法忘記他在拋下這個家時,頭也不回的開心與灑脫。

所以,妳從很早很早就學會了,就算是一個人也要過得很好。

妳從一開始的不得已,到現在的享受不已。

妳太喜歡現在一個人也可以過得很好的自己,如果不是當年的那些刁難與嫌棄,恐怕現在的自己也沒辦法這樣過日子。

妳回過神來,看著眼前還在對妳解釋的男人,突然明白了妳想找的是個什麼樣的人。

那個人應該是:

就算知道了妳一個人也可以過得很好,他卻還是放不下妳。

就算明白妳見慣了風雨早學會面不改色,卻堅持為妳撐傘。

 


艾莉的粉絲頁:ally.talk

 

本文出自《沒有人應該堅強一輩子》悅知文化

 


 

【看更多請到博客來】

 

悅知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