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你離開以後,這個氣溫叫人脆弱。

天氣轉涼後,早上要鑽出被窩都稱得上是一種折磨。

 

我站在鏡子前刷牙,可能是前一天太晚睡了,邊刷眼睛緩緩閉上,一個瞬間突然想起你總會逗我笑的樣子,於是我用力睜開雙眼,鏡子裡還是只有我一個人,於是好想再繼續做一個夢。

 

其實已經過了好久好久,我開始回溯我們剛交往的時候是多少年前的事,感覺上很近實際上卻是很遠,好像是很年輕很年輕的那個時候。有關我們的青春,一個眨眼一個轉身就都過了,現在我們各自成為什麼樣的人,有沒有後悔過什麼事情,仔細想想,都理不清楚,因為實在太多太多。

 

幸好回憶依然有用,你最好的樣子都留下了,留在我的記憶中,那些太不好笑的笑話、過於吹毛求疵的性格、每次睡著時的誇張睡相、一雙厚實帶繭的手掌,還有你第一次告白的時候異常誠懇卻又十分緊張的樣子,最後就連說要分開的那些話,對我而言都還是太過溫柔,所以有關你的過去種種我都沒忘。

 

後來的我們到底怎麼會還是分開了,這個問題從來都沒有想通,或許也是因為這樣,所以這幾年依然一直把你的名字給記的牢牢地,就是在想哪天啊,如果真的能夠得到了個什麼答案,至少還會知道當初自己是愛著什麼樣的一個人。

 

很多時候我們是放下了,只是什麼都沒有忘掉,向自己說再怎麼遺憾也無法讓時光倒流,所以就放過他也放過自己吧。可是無論如何也無法當作我們之間從來就沒有開始過,他從來沒有走進我的生命中,他從來沒有抱過我。

 

 

 

 

從前說愛是多麼容易,毫無顧慮、奮不顧身、許下承諾,都好像只要往前踏一步這樣的輕鬆。

 

現在我們都怯於開口,都不能確定了,如果從前那些和他牽手走過的日子都不算數,不管怎樣深刻還是會分手,那麼要怎麼樣才是真正的愛過,如果我們知道了失去會那麼痛,那麼又為什麼要為了一個早知道的結局而投入而執著。

 

 

我問過身邊幾個交往有好一段時間的朋友,問他們愛不愛啊、是否認為對方能和自己走到生命盡頭,至今仍沒有一個人能夠豪不猶豫的回答我。

 

是不是愛過越多,越怕傷痛。

 

我站在鏡子前刷完牙了, 還是想起你總愛逗我開心的樣子, 於是好想再繼續做一個夢,有你的夢。 

 

Ash愛寫字

Instagram

 

-城市記錄者- Ash/艾許,有選擇恐慌症的天秤座,沒有鄉愁的台北人。 想要用著有溫度的手,輕輕的,慢慢的,為青春留下一些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