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炮友的真心話:「除了身體,妳不是我想要的女孩」    

文/黛西

 

某次和好姊妹聚餐時,聽到她們興奮地討論交友軟體:「他看了我的照片,就瘋狂約見面,另一個也是,我才不要咧哈哈」聽著朋友炫耀自己在交友軟體裡的高人氣,回家之後我也忍不住下載交友軟體了。因為我一直是好姊妹中最安靜、乖巧的那個,所以無論如何,我都不敢告訴她們我也偷偷投入「約炮」軟體的世界。

 

W是我的第一個炮友。他皮膚黝黑、身材高大,濃密的眉宇間有一絲嚴厲,我很喜歡他大男人的性格,可是他卻不容許我對他有半點任性。

 

那晚我賴在他家門前不走,稍早我們已經上過一次床,也共進晚餐,可是我不想就這麼結束美好的夜晚,我堅持要在W家過夜。他不悅地瞪著我,打量我的眼神讓我無地自容,我迴避他的視線,固執地一動也不動。然後他把我拉進房裡,粗魯地吻我,脫去我的大衣,把我推倒在床上;我趴著,他掀起我的窄裙,將內褲扯開一邊,粗暴地進入我,W像是無比飢渴的野獸,他壓在我身上,猛烈地進進出出,我感到害怕而稍微推開他,他卻環抱住我的雙手不讓我掙脫。

 

W的粗暴卻令我著迷。每次做愛只能任由他主導,當我任性地要求多一點溫柔,他就會更加粗魯無禮,可是每次上床後,陰道內隱隱傳來的灼熱疼痛,卻又讓我感到安心。

 

我問W能不能做他的女朋友?他連看都沒看我一眼。我心急了,不斷追問,最後急切地哭了起來。「就算妳再怎麼好,」W斜眼瞧著我:「在約炮軟體裡認識的女生,我一點興趣都沒有」,我不解地看著W:「你自己不也是約炮軟體上的男生嗎?」W一貫的霸道,不理會我的說法。

 

 

當晚上床的時候,W壓著我的頭,要我為他口交。他直挺挺地站著,壓著我的肩膀,我知道他正看著我吞吐他硬挺的陽具;吸吮的同時,我用舌頭挑弄他的龜頭,感覺嘴裡的肉棒堅硬膨脹,他快繳械了,我加快速度,直到精液湧入我的口,我不放過W,繼續大力地吸吮。一時之間,他叫出聲並且癱軟,但很快又推開我,並大力敲了我的頭。「好痛!」我抱著頭蹲在地上,等我回過神來,看見W的眼神相當憤怒:「下次不准再這樣!」

 

W這樣的男人,怎麼也不肯在我面前服輸。

 

在他射出後最敏感脆弱的同時,我繼續挑逗、刺激他,他失控癱軟之後,卻不願意承認剛才那一刻,他臣服於我的口技;任何事情必須在他的掌控之中,我的身體、我的床技、我的性格,所有一切他早就打好分數。我只能摸摸鼻子,當他口中「除了身體之外,妳不是我想要的女孩」,直到有天W突然消失,我也只能接受他無禮的離開。

 

我始終沒有告訴好姊妹們,我有第一個、第二個……好幾個炮友。我聽著她們有人說和網友見了面,上了床,然後她再封鎖男人,「因為他在床上非常遜!」她誇張地嘆氣搖頭,逗得我們所有人都笑了。可是,我對於炮友沒有任何可以炫耀的東西,無論是我封鎖他,或者他和我斷了聯絡,我們不過就是那些「你不是我想要的人」,離開對方的身體後,記得靜悄悄,走得乾淨。

 

 

 

黛西的粉絲專頁:內衣的一角 


 


>>看更多本周HOT ISSUE炮友以上,戀人未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