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不適合的,我們都不要勉強。

從我們開始交往的第一天起,離開前我總是會習慣性的幫他撕去一張日曆。

大概都是這樣的,在最初的時候我們都單純普通,單純想要好好愛一個人,想要過著普通的生活。

隨著日子一天天的過,共同經歷的事情變多了,打算以後要存放在記憶中的美好片段都被安放著,可是爭執的事件也一個一個浮上檯面,於是你們發現相愛容易相處難這句話,比想像中的還要中肯,還要痛苦,原來妳和他有太多的不一樣,是無法磨合的那種。

我是個不服輸不甘心的人,相信那些小事不可能將我們擊倒,卻不斷刻意忽略所有我們以為是預料之外的意外,其實都有前兆。

不願面對是怕自己和對方都沒有準備好,好不容易習慣了兩個人的生活,卻又要再適應一個人的日子,你不是第一次談戀愛,分手之後的生活失控,隨便閉上眼就能想像,不過就是翻看回憶錄罷了。

你會控制不了情緒的低潮,即便妳有多想在大家面前假裝,「我沒那麼傷心,一起都還好。」可是,除了自己之外的人都看得出妳的悲傷,像一抹少量清淡的香水,走到哪都有人嗅出妳淚水的苦澀味道。

你會控制不了眼淚在無關緊要的時候往下掉,例如在常去的麵攤,例如在公司裡的廁所,例如在看一部喜劇的時候,例如看到一對老夫婦在街上攙扶著彼此,牽著手。

所以說,當時的我和他一耗再耗,從最開始積極的溝通,再來是索性逃避不想談,還有一段特別難熬的是不停的忍讓和忍耐,到後來我們都好累,消極的冷戰幾乎是天天在催促我們趕快分開。

如果說有愛就夠了,從前的我或許也會相信,可是現在的我已不再如從前想法,從自己失魂落魄的模樣,從身邊朋友打來邊哭邊哽咽到說不出話,這些都讓我們咬緊牙根承認了,除了一定要相愛之外,我們要面對的、要解決的難題,都不如愛的本質那樣純粹美好,我們都太複雜。

之後我和他甚至再也不是朋友,於是我接受了在發現真的不適合的時候,早點告別可能也是一種善待彼此的選擇,或許還有機會對這麼相愛過的你和我笑著說再見。

從我們開始交往的第一天起,離開前我總是會習慣性的幫他撕去一張日曆,兩千多個日子後,我撕下最後一張,他的日曆停在那個我再也回不去的日期。

Ash愛寫字

Instagram

-城市記錄者- Ash/艾許,有選擇恐慌症的天秤座,沒有鄉愁的台北人。 想要用著有溫度的手,輕輕的,慢慢的,為青春留下一些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