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比分手更傷人的事。

文/ 鄭梓靈

 

 

因為愛,更不能坦白

 

小時候以為愛一個人就是無所不談,以為最完美的愛是沒有隔閡,什麼都該讓對方知道,原來不是這麼一回事。

 

有一次上館子吃飯,鄰桌一個母親不斷評價兒子那位不在場的女友,說她胖、說她穿衣沒品味,兒子不吭一聲,反而是丈夫對她說:「別說人家了,別忘了她是你兒子喜歡的人。」母親卻反駁:「難道對家人也不能坦白嗎?」

 

是的,如果坦白會換來傷害,就不該對所愛的人說。出於愛的直率並不是能當恣意傷害別人的擋箭牌,而且想深一層,有多少次我們的坦白真有必要,有時話說出口不過是渴望得到認同吧,那樣的坦白只是希望被愛、被傾聽、被關注的行為,而不是出於愛人。

 

在愛情裡也是一樣,以為感情好得生死相許,應該沒什麼不能說了。哪知一提到舊情,他就以為你在比較,一說到他的缺點,他也開始數算你的缺點,結果大家都添了傷痕。有些話不該說,更怕的是自己有天會後悔,其實不是非說不可,如果早知道不說可以留住一個人的心,當初就該把話吞下肚裡去算了。

 

(是的,如果坦白會換來傷害,就不該對所愛的人說。出於愛的直率並不是能當恣意傷害別人的擋箭牌。)

 

 

 

比分手更傷人的事

 

「如果可以,我想把二十一歲那一年從我人生中抹去!」

 

朋友R小姐身居要職,快要舉行一場盛大的婚宴,本是人人豔羡,但在新婚前夜,被好姐妹問及一生中可有後悔的事,她坦承道出心頭這根刺。她當年被戀愛三年的男朋友拋棄,分手理由是對她沒感覺了,她怎也不明白感情是如何一下子消聲匿跡的,要找他出來面對面講清楚。他雖肯見面,卻極盡挖苦侮辱,把她的外形、性格、出身以至未來都全盤否定,到那一刻已無關愛情,她的整個自尊都破碎了。

 

那已經是十多年前的事了,談到那一段她仍然會垂淚,覺得那段日子是人生中最大的污點。往後的日子越幸福,那缺憾越令人耿耿於懷。

 

分手不是最傷人的,愛錯郎也不是最令人後悔的事,最傷人和最令人後悔的,是在不愛自己的人面前失儀。男人可以對不起你,自己不能對不起自己。

要分手,真的沒有什麼好說清楚的,如果你想說「我並沒有你所想的那麼不濟」,用行動,用時間去證明吧。

 

(最傷人和最令人後悔的,是在不愛自己的人面前失儀。男人可以對不起你,自己不能對不起自己。)

 

 

肯分手,已是對你好

 

不是人人都配當「壞男人」的,有些男人連「人」也未做到,缺乏「人」的特質,例如智慧和良知。有人愛拖泥帶水,浪費一個女人青春,簡直是慢性下毒,中途自己還得享溫柔。那漫長歲月中,每次看見她在等待與失望之間交煎的失落身影,他內心可曾湧現過人性的良知?可曾醒覺到不如讓自己孤家寡人免得誤人?

 

感同身受,需要一點智慧,但未算大智慧,我們難道不能有這麼一點點要求嗎?

 

很多時候壞男人是這樣:他之前交往的女孩都不如你愛得那麼認真,傷了她們他不內疚,但這回他真的覺得你是好女孩,不想耽誤你,所以交往不久即決絕分手。

 

他或許不認真,沒承擔,但這樣的他終究還有最基本的人性。他知道自己是不愛你的,那他至少對愛情還有合理的定義。男人最麻煩是自以為很愛你,就算分手了還不斷找你,完全忘記了分手時鬧得有多不愉快,也不管你感到困擾。遇到這種男人你才明白,肯爽快分手,已是對你好,與其懷恨,不如感恩。

 

(他知道自己是不愛你的,那他至少對愛情還有合理的定義。)

 

 

本文出自《平凡,是最難的相愛》立京文化出版

 


 

【看更多請到博客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