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戀愛工學/男人,是你不夠壞 (上)

Share

作者/藤澤數希

推薦序/小生

所有的男人的房間裡,都應該有這本書;至於女人們,闔上書本趕緊走開。就像本書的主角一樣,每個男人的一生總會遇到一個傷他最深的婊子,還有一個令他浴火重生的娘子。在婊子和娘子中間,有很多浮光掠影的過客。

        你是不是曾經為了那個最心愛的她,不辭辛苦的守在冬夜的大樓底下吹風,只為了遞上一杯逐漸失溫的熱巧克力?卻在巧克力不再溫熱以後,看到一輛奧迪停在你面前,擋風玻璃沒有擋住車內離別前的擁吻,更沒有擋住你心口的風。
        這眼裡只有錢的婊子。

        於是你努力賺錢,努力滿足她一切物質上的需要,卻發現就算每次約會都請客吃飯,想要的禮物總是有求必應,卻被當成可有可無的人角色,就算交往了也只有提款機的功能,最後發現名義女友跟小鮮肉跑了。

        這眼裡只有帥哥的婊子。

        你一定很疑惑,為什麼我這麼好,她卻寧願選擇那些條件比我差的人?

「兄台,並非她們婊,而是你不夠壞。」

你不夠壞,總是有求必應全力配合,讓人覺得飛得再遠回頭你都在,世界很大,鳥巢很小,誰想要整天窩著?

        你不夠壞,甚至可以說你耿直的可愛,約會的時候一股腦地講自己的工作多好興趣多廣泛,忘了給女人發言的機會,聽聽她們天大的煩惱,哪怕只是今天出門不知道要穿一字領還是圓領,你都忘了傾聽才是建立良好默契的第一步。

        你不夠壞,太一板一眼了,聊天時問的問題總是「住哪裡?」、「做甚麼工作?」這種身家調查式的問法,而不懂得循循善誘的誘導式提問:「唉,今天工作好忙,妳的工作順利嗎?」

        你不夠壞,太喜歡把男人條理分明的邏輯搬出來說教,而忘了女人要的只是認同。當她在抱怨工作多忙,同事有多小人的時候,你竟然告訴她要成熟點調整心態,而不是認同她的同事真的很小人,對了妳就算抱怨的樣子也好可愛。

        你不夠壞,女生都願意進到家裡陪看DVD了,你還真的只把DVD看完。

        你太單純、太有條理、太容易得到,CP質太高,但在戀愛市場裡,你永遠是賤價出清還被晾在角落的次級品;女人要的從來都是神祕、誘人、想買還要排隊的限量品,就算那只是經過包裝的二貨,但這就是戀愛市場的鐵則:「得不到的最貴。」

本書的主角,從一個被劈腿的工具人,遇到人生導師傳授戀愛工學搖身一變成為戀愛玩家,睡遍無數女人,從沒人看上眼的次級品,變成懂得包裝行銷自己的限量品;從信仰純愛,變成到處做愛。

         他發現女人看他的眼光完全改變了,但是他的本質卻從來沒有變。他運用戀愛工學把一切的關係都變成簡單可依循的期望值遊戲,也因此鄙視女人是如此膚淺的動物,更一度把女人當成隨手可得的物品,沉迷在建築於肉體關係之上的戀愛遊戲;卻在一次次的波折裡,反思愛的定義,以全新的眼光看待愛情,珍惜緣分。就好比楊過練劍一樣,從木劍、軟劍、玄鐵重劍,到最後無劍勝有劍,戀愛工學的境界則是「賤、很賤、無賤勝有賤」的反璞歸真。

        戀愛工學和工程數學一樣,是一門有系統、有邏輯、經過縝密計算的科學。它帶給你一把威力強大的武器,但要用來傷人還是愛人,取決於你的初心。

我們都要學會壞,才更能擁有並珍惜值得的好女人。

序章

「上次在酒吧搭訕的那個短髮女大生,後來怎樣了?」
「第一次共進晚餐時使用了Yes組合,很順利,我開口邀約,她也爽快地答應跟我回家。接下來就一如往常讓她phase shift了。」
「另一個小護士呢?」
「你說之前在夜店遇到的那個女人喔?週末和她約在咖啡店的時候,解除了C phase,後來也就順理成章地用DVD routine帶她回家囉。」
「那天在夜店還有一個女的感覺也不錯吧?那個雜誌的讀者模特兒的……」
「你說麻友啊,昨天晚上十一點傳了個訊息給她,她馬上就來找我了。」我一邊說,一邊把手機裡的對話紀錄給他看,「完全被掌握了呢。」
那個男人笑著看我,表情彷彿在說「還真難為你啦」。
我也以笑容回應他。
我們俯瞰東京,靜靜地舉杯,冰涼的啤酒汩汩流進喉頭。颱風過後的東京,空氣顯得無比澄澈,連遠方的景觀都很清晰,無數的高樓大廈在晴天下閃閃發亮。
「這個大東京,整個城市都是我們的soapland。」
「是啊,而且還是免費的喔。」

遇見他之前,我不斷重複著「被當成工具人」和「收到好人卡」的經歷,不過是眾多慾求不滿的男人的其中一員。我曾付出一切,卻被以結婚為前提而認真交往的女友擺了一道,為了還以顏色,於是追求其他女人,可是對方根本沒把我當一回事……當時我就是一團廢渣。然而,在他教給我各種戀愛技巧之後,世界就此不同。
一年前的夜晚,我在某間酒吧遇見這個男人,此後便以東京為舞台,展開一段屬於我們的、奇妙又令人興奮的冒險之旅,因為我學會了將男性慾望付諸實現的絕技──戀愛工學。

如今,不管是金融業、廣告業等等各種領域,都是依靠數理系統而運作,過往那些由文化人所推動的產業,現在則是由精於複雜演算法的宅宅們掌控操縱。既然如此,難道戀愛不能比照辦理嗎?答案是肯定的,戀愛的世界呢,其實已悄悄發展出一套獨特的科學法則。
我想起世界最大半導體製造商英特爾的前執行長,安迪‧葛洛夫說過的一句話:
「Technology will always win.」
(科技必勝。)

第一章 工具人程序

吃完一個人的晚餐、返回公司之後,我發現辦公室只剩下青木所長和打工妹美奈。以隔板隔開的座位都堆滿大量文件,我回到座位上,將堆積如山的文件稍微撥開,才能坐下。

為了調查對某新創公司提起的專利侵害訴訟案,這幾天我大量閱讀那些厚得要命的判決資料及相關文獻。一般來說,專利事務所的業務是了解客戶的發明並協助提出專利申請,這個案子雖然和例行工作有些不同,不過畢竟是青木所長接下的案子,似乎還是急件,於是就被丟給手上剛好沒工作的我。

青木國際專利事務所,位在田町車站往芝浦出口步行五分鐘左右的住商混合大樓內,是一間擁有三十名員工的中型事務所,二十六歲的我則是公司最年輕的專利師。

「渡邊先生,你不是很期待今天的約會嗎?」

打工妹美奈來到我的辦公桌前。

「我女朋友說她突然要開會……」

「好可惜喔。」

「是啊。很晚了,妳早點下班吧。」

「謝謝你,我再一下下就要回去了。」

看著美奈天真無邪而甜美的笑容,我覺得自己好像快愛上她了。不行、不行,還是專心工作吧,我已經有可愛的女友了。我一邊讀著專利侵害訴訟的相關資料,一邊將爭論點整理在筆記本上。只要投入於工作,就能暫時忘掉被麻衣子放鴿子的不爽。她剛出社會,工作才要進入狀況也很辛苦,我不能只因為她取消一次晚餐約會就生氣。

抬頭看牆上的時鐘,已經過了晚上十點。美奈不知何時已經下班了,青木所長也準備回家。我也差不多該走了,回家之前,先傳個訊息給麻衣子吧。

>麻衣子

>突然得回去工作是很平常的啦。

>工作加油喔。

>下次再一起吃飯。

>再請妳告訴我方便的時間。

>正樹*

過了三天,麻衣子都沒回訊息,我就這樣繼續過著在北品川的套房與公司之間往返的日子。到了十月下旬,秋風已經帶有寒意,橙色的午後陽光透過百葉窗照進辦公室裡。我正在準備明天要和客戶開會的資料,青木所長過來找我:

「會議的資料準備好了嗎?」

「是,這次開庭相關的學術論文和有關的判例,我都整理在一起了。」

我拿出一疊厚厚的資料,青木所長迅速地翻閱確認。接著,他指出幾個不足的地方,要我在明天以前準備好。

「還要預測判決的結果,真的很難耶。」

隔壁的水野友美加入了我們的對話。水野已經是人妻,因為結婚加上懷孕的關係,她辭去製造大廠的研究職務,取得專利師資格之後就到我們事務所上班。儘管年約三十五歲,但娃娃臉讓她看起來依舊很年輕,一點都不像是有小孩的人,是個清秀的美女。

「客戶為了要做出準確的投資判斷,急著想知道這個官司的風向。我想以後我們也可以開始接一些這類的調查工作。」

聽了青木所長的回答,她便把話題轉到自己手上的專利申請案件,開始和所長確認進度。

「你在搞什麼啊!」

石崎的怒吼響遍整個辦公室。除了青木所長之外,石崎是最資深的專利師,專精於半導體元件領域,可以說是我們公司的搖錢樹。他那個正在準備資格考的業務助理原勇太,直挺挺地站在一旁被他罵到臭頭。仔細聽了一下,應該是勇太做的那份明細文件沒有段落編碼,而石崎直接寄給客戶了。其實關於段落編碼,我之前也很困惑,因為word的版型不怎麼好用,需要一點小訣竅才能讓內容自動標上編碼。

「石崎大哥,那個喔……一不小心就會搞錯啦。」

我對已經快哭出來的勇太伸出援手,教他該怎麼處理。石崎很愛欺負新人,就我所知,之前已經有兩個新人離職了,雖然我也很頭大,不過他是公司搖錢樹,想怎樣就怎樣。

「渡邊大哥,謝謝你這麼用心教我。」

勇太一臉安心地向我道謝。

「有不懂的可以隨時問我,不要客氣啊。」

在這家事務所的資歷進入第三年,我算是已經進入狀況。一開始,誰都不願意教我,所以我花費了很多力氣才摸清公司裡的事情。讓員工在庶務上浪費時間,對一間公司來說其實相當不划算,尤其是只要公司的人好心教一下就能解決的事。若是真想端著前輩的架子,應該也有其他更好的辦法吧?

資料準備告一段落時,麻衣子用LINE回覆了我三天前傳給她的訊息。

[我明天晚上有空,要不要一起吃飯?]

我立刻就答應了。

[當然要,那我先訂有樂町的義大利餐廳喔。]

一決勝負的星期五有兩個重要的會議。下午三點半,我把客戶需要的資料準備好,在會議室待命。過了一會兒,青木所長和一個年約三十五歲的男子一起走進來。男子身穿灰色西裝,戴著黑框圓眼鏡,我看了看交換的名片,上頭寫著:艾爾發基金理財/投資顧問/永澤圭一。他神情誠懇,感覺很適合擔任理財顧問。

事務所大部分的客戶都是製造商的智慧產權部門,因此對我們來說,和投資顧問一起工作的機會很難得。最近專利師的業務範圍越來越廣泛,不過這是我第一次和製造商智慧產權部以外的人合作。

「貴公司委託的調查業務,主要是由他來負責的。」

儘管青木所長使用「主要」這個詞,但實際執行的根本只有我,只是在花了大錢的客戶面前,不方便實話實說。

這起專利侵害訴訟是關於一間新創企業所開發的基因定序裝置,原告控訴這間公司侵害了他們既有的專利權,並針對產品停售等多項損害求償。另一方面,被告的公司則表示該技術在申請專利之前就廣為人知,因此主張專利無效。

我收集了相關審判爭點的文獻仔細研讀,在我一一說明資料裡提到的文獻內容時,永澤先生提出了幾個細節問題,看來比我想像的更了解這些科技與智慧產權法條。他想知道的是,在專利侵害訴訟中被起訴的公司,是否有打贏官司的可能。為了做出準確的預測,所以需要收集資料。

「假設真的開始打官司,你覺得最後誰會贏?」

「這其實是法官的自由心證,不到最後誰也不曉得……」

「這我知道。那你的意見呢?你覺得會不會贏?」

「我認為,被告新創公司的主張較為有力。從申請專利之前就已經出版的論文內容來看,很容易能類推出本案專利的發想,因此很有可能將本專利內容判定為眾所周知之事。」

「不具備創新和發展性,而且專利本身很可能會變成無效,是嗎?」

「沒錯。雖說不到最後誰也不曉得結果,不過如果我是法官,我會判無效的。」

永澤先生陷入沉默,思考了一會兒,接著,他表示希望我在下周之前,繼續調查其他的判例。

「這次得到的資訊比我想像中的有用,剩下的資料再麻煩你了。」

我和青木所長送永澤先生到電梯前,對他深深一鞠躬。客戶滿意,青木所長一臉滿足。

時間才剛過下午五點,不過結束了一個重要會議,整個人便放鬆了下來。接下來,今天晚上還有另一個重要會面,就是和麻衣子的約會。一想到這件事,我就無心工作,只好上網亂逛以假裝忙碌。不過,這也是很重要的調查工作。

我在有樂町的義大利餐廳訂了七點半的位子,卻提早十分鐘到了。這間餐廳位於高架橋下,雖有噪音干擾,但價位便宜,這間店是麻衣子告訴我的,一個人四千日圓左右就能吃得不錯,還可以享用紅酒。我喝著啤酒等待麻衣子——她通常會遲到二十分鐘左右。

二十四歲的麻衣子是廣告公司的業務,一頭黑色直髮讓她顯得很清秀,雖然稱不上特別漂亮,但比平均值更可愛一些,至少我是這樣覺得。半年前,我在好友橫田啟太的婚禮上認識她,那時正是吉野櫻凋謝、八重櫻開始綻放的四月底。

啓太是我至今唯一還有聯絡的高中同學,我們以前念的是男校,別說女朋友,連一個女性朋友都沒有,兩個人只顧著打電動。後來,我和他都離開了故鄉靜岡來到東京,分別進入不同的大學就讀,我是工學院學生,他則是經濟系的。我每天忙著寫實驗報告的時候,他已成功融入大學生活,加入網球社,過著有妹相伴的充實人生。

後來,啓太的結婚對象就是大學時代的女友。我也見過幾次,她就讀女子大學的文學院,感覺非常乖巧,雖然打扮樸素,仔細看卻是個美女。他們分手了一段時間,後來不知為何在兩年前復合,終於修成正果。

當時婚禮續攤的地點是中目黑的居酒屋,坐在我隔壁的就是麻衣子。她剛和男友分手,也沒怎麼和其他人聊,一直對我吐苦水。

我在學生時期曾經交過一個女友,但出了社會忙於工作,沒空照顧感情,某天對方突然說:「我愛上別人了。」就把我甩了。我很老實地告訴麻衣子,之後就沒再交過女朋友,她竟然回我:「居然甩了渡邊大哥這麼好的人,她看男人的眼光還真差啊。」光是這句話,就讓我徹底愛上了麻衣子。

彼此交換了聯絡方式之後,我幾乎天天都傳訊息給她。第三次約會時,我告白了,她對我說:「我可以和你交往啊。」當時我真的高興得快升天了。

兩個月後,我們一起去隅田川煙火大會,那晚,我和她第一次發生關係。那是我睽違兩年半的性愛。我無法想像還會有哪個超越麻衣子的女人出現,因此我是以結婚為前提和她交往。

「抱歉,等很久了嗎?」

麻衣子遲到了二十分鐘。她身穿黑色長褲和白襯衫,外罩一件合身的西裝外套,一副業務新人的打扮。我一邊喝著紅酒,一邊聽她抱怨工作,接著話鋒一轉,說到下周進入十一月,再過不久就是聖誕節了。

「有個包包我滿想要的耶。」

「我可以送妳當聖誕禮物啊。」我自信滿滿地回答。

「可是嗎?不過有點貴喔。」

「沒關係啦,我當專利師已經第三年了,算是存了一點錢。」

「不過……要三十萬日圓喔。」

我正在分切雞肉的右手暫停了一下。原本心想,如果五萬日圓左右倒沒問題,但三十萬真的太勉強了。不過,基於男人的自尊和虛榮心,我說不出要她換個便宜的包包,只好心虛地回她:「那我拚一下囉。」她聽了心情大好,大口飲著紅酒。看著這樣的她,我突然有了自信,感覺今晚應該可以奔回本壘。

帳單上,今晚的餐費不到一萬日圓。約會的費用都是由比她大兩歲又賺得比較多的我來支付。我們從有樂町搭山手線到品川,在品川轉乘各站皆停的京急線,搭一站到北品川下車。到達我的公寓時,已經超過晚上十一點了。

我們坐在床邊,但好一陣子兩人都沒說話,因為很久沒做愛了,即使麻衣子跟我回家,還是會擔心被她拒絕。不過,我最後決定豁出去,索性將她擁入懷裡。接吻之後,我褪去她身上的衣服,也脫了自己的,她自己解下內衣,不免俗地來了一段前戲。當我正要進入時,她說:「戴一下套子。」我只好停下動作,從抽屜拿出一個保險套戴上。

進入之後,我很快就高潮了。完事後,她就進浴室沖澡。

麻衣子在我家洗澡的時候,總會把包包和換洗衣物一起帶進浴室,彷彿自己是在治安很差的國外,到餐廳吃飯時去廁所的狀況一樣。不過,今天她不巧將手機忘在房間的地板上,在她沖澡的時候,手機螢幕正好跳出一個訊息。

*﹝明天晚上十一點以後我有空,要不要來我家?﹞(彰浩)*

咦?「彰浩」是哪根蔥啊?麻衣子打算去住他家嗎?不用先吃晚餐,直接約在家裡嗎?我一邊冒著冷汗,一邊試著以最快的速度理解狀況。然後,無論用多樂觀的態度解讀這個訊息,最終也只能解釋為——她劈腿了。

我很猶豫,究竟該不該立刻追究這件事?要是追問下去,讓我們的關係毀於一旦的話……還是先想想對策吧。我把她的手機螢幕朝下,放回原來的地方。她從浴室出來後,我也繼續若無其事地跟她聊天。

等我去洗澡的時候,麻衣子已經在被窩裡睡了,大概是工作很累吧。我也上床、假裝睡覺,等待她完全進入夢鄉。

在黑暗靜默的房間中,我陷入沉思。後來我得到的結論是,還是想辦法看一下她的手機吧。

確認她睡得很熟之後,我悄悄離開被窩,靜靜拿起她放在枕邊的手機。她的iPhone是以指紋解鎖,應該是用右手食指掃描的。我開始在被窩裡找她的右手,一邊祈禱她不會醒來,然後緩緩將她的手指按在手機的Home鍵上。手機的螢幕鎖隨即解開,我點開LINE的對話紀錄。

[我想彰浩哥了。]

[今天工作很忙。]

[那什麼時候才看得到你?]

[明天晚上十一點有空,要來我家嗎?]

[嗯,好啊!]

那次已經訂好餐廳,卻被她放鴿子的約會,失約的真相竟是如此。

*[今天比較早下班,要不要一起去吃點好吃的?]

[嗯!開心!]

後面還很用心地傳了兩個吉祥物在親親的貼圖。

我還看到上上次約會,她突然說要離開的理由。

*[想妳耶,晚上有空嗎?]

[有空啊!開心!]

這次則使用兩個可愛角色的抱抱貼圖。

我點開這個彰浩的LINE頭像放大來看,是個氣質爽朗的帥哥。這瞬間,我覺得自己輸在起跑點上,對麻衣子的怒火猛然竄升。不過,這股怒火又立刻轉為悲傷。

為了保險起見,我偷偷把自己的指紋紀錄在她的手機中,以便日後查看,然後我把手機輕輕放回原來的位置。

看看窗外,天空已轉為魚肚白,已經凌晨五點半了,而我整晚沒睡。

麻衣子的睡臉真的好可愛,我還是很愛她。這麼一想,就覺得自己可以原諒她劈腿了。

在她起床之前,我決定先起來做早餐。雖然熬夜,但不知為何感到神清氣爽,大概是因為決定原諒她之後,心情輕鬆許多了吧。我用鮪魚罐頭和生菜做了沙拉,放在床邊的小桌子上。

「起床啦?」聽到我說話,麻衣子睡眼惺忪地回答:「嗯,早安。」

怎麼會這麼可愛啊……

麻衣子下床,走進浴室,應該是去刷牙、化妝了。我算準她從浴室出來的時間,烤了吐司麵包,等她在椅子上坐好,我鼓起勇氣開口。

「彰浩是誰啊?」

「嗯?你在說什麼?」麻衣子非常淡定。

「妳是不是劈腿了?」

「怎麼可能啊。」

「我希望妳說實話。」

「你到底在說什麼?」

「其實,我看了妳的手機。」

麻衣子臉色鐵青,直瞪著我。

「我說你啊,偷看人家的手機,未免太差勁了吧!沒想到你是這麼卑鄙的人。」

麻衣子拎起包包,氣得衝了出去。

突然,我感到一陣疲憊襲來。看來,必須請求原諒的,是我。

星期六,我什麼也沒吃,從早上開始昏睡。

「其實我愛的只有你,我一點都不在乎那種外表輕浮的男人。我真的錯了,請原諒我。」

我一直在等麻衣子打來跟我說這些話。

對我而言,我可以選擇查明真相,或是不要這麼做。而真相有兩種可能,就是她劈腿了,或者其實她是清白的。也就是說,在我看她的手機之前:

(1)   她劈腿被我查到。

(2)   我查了之後發現她沒劈腿。

(3)   她劈腿了,我沒去查所以不知情。

(4)   她沒劈腿,反正我也沒去查。

未來有這四條路讓我選擇。

結果,原本是(3)的狀態,當她知道我看了她的手機之後變成(1),於是我就要失去麻衣子了。要是沒看她的手機,也就是維持在(3)或(4)的狀態,那我們還會像以前那樣相安無事。總而言之,我太愛她了,完全不想跟她分手,因此我根本不應該偷看她的手機。

世界上有很多事,都是不知情的比較幸福。劈腿的是麻衣子,以常理看來,她或許有錯,但只要願意和我這種人上床,我就應該對她感激不盡了。所以,不管她是劈腿或是怎麼樣,總比丟下我要好得多。

《下周二待續》

本文出自《戀愛工學》三采出版

【看更多請到博客來】

Advertisement
三采文化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