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當初說放不下的,其實都放得下

又跨過了一個年頭,我們又再次跟自己說要重新來過。

 

妳換了新的床單,又掃又拖的整理家裡各個角落,不斷跟自己說:「今年一定會好起來的,一切都會好起來的。」

 

回首觀望,

其實我們當初說放不下的,不都放下了;以為走不了的,不都走到這裡了嗎?

 

當初我覺得被傷害最深的並不是向他人想像的那些,是自己已經被丟了還後知後覺,他不用說原因,我也從來都沒有問出個答案,於是不愛了,原來是他要我心照不宣的解答。

 

可是我從來不是那樣想的,我以為彼此間出了問題,溝通就好了;我以為要是有個人沒從前熱情了,另一個人努力一點就可以了。才明白不管妳和他相陪多少年,一個人的心要變妳再怎麼樣都無法勉強,妳怎麼樣他都說不要。

 

所以我們對自己說謊,說到自己都覺得荒唐,然後再也假裝不了。

 

很多年後的現在,身邊的人依然避談著我和他的那段過去,那段大家都認為拖了太久的曾經。

 

 

「有件事我不知道該不該告訴妳。」這個朋友有些尷尬地笑說著。

 

「就說吧。」雖然覺得這種開場一定沒好事,但話都到嘴邊了。

 

「昨天我在公司外頭遇到他了,簡短問候了幾句,幾年沒見他看起來……好像變成熟了一點。」他邊說著,嘴裡邊吐出一圈圈的煙圈,很快地就散去,表情意境深遠的。

 

「那就好。」因為不知要如何回應,於是這樣簡短地回答。

 

我再也不知道要說什麼了,再也沒有情緒震盪,那就只是像是個久違的名字,太久沒聯絡的朋友,甚至連臉書也沒有。

 

關於他的話題,就這樣結束了,朋友很快地就換到別的話題,我們一樣又笑又鬧的。

 

 

回到家後我突然想起一段旋律,

 

最怕空氣突然安靜 最怕朋友突然的關心
最怕回憶 突然翻滾絞痛著不平息 最怕突然 聽到你的消息
最怕此生 已經決心自己過沒有你 卻又突然 聽到你的消息……

 

才發現從前聽到這段就會不禁鼻酸的我,再也失去了知覺。

 

 

現在覺得煎熬的妳,其實不用太害怕,不過就是個過程罷了,再怎麼樣到最後其實妳都會放下,當然依照情況不同依據愛的深淺不一樣,或許時間會被拉的或短或長,但是都會沒事的,我們都會沒事的。

 

我換了新的床單,又掃又拖的整理家裡各個角落,不斷跟自己說:「今年一定會好起來的,一切都會好起來的。」

 

回首觀望,其實我當初說放不下的,都放下了;以為走不了的,都走到這裡了。

 

Ash愛寫字

Instagram

-城市記錄者- Ash/艾許,有選擇恐慌症的天秤座,沒有鄉愁的台北人。 想要用著有溫度的手,輕輕的,慢慢的,為青春留下一些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