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親愛的,請放下妳的怨婦情結

 

 

不是所有的男子都有處女情結,

但所有的女子或多或少都有怨婦情結。

不信?

且聽我道來。

 

 

2016過去一年中,粉絲頁私訊除了詢問合作的品牌方之外,絕大多數落在與我商量情感或職場問題。「凱特相談室」24小時開放給讀者朋友們,而且有問必答。除非我漏看了,不然都是親自回覆。

 

想想有趣,人也許就是這樣,對身邊再好的朋友家人都說不出口的事,面對陌生人倒是輕易地就洋洋灑灑起來。但請放心,這些問題與故事都不會變成寫文的素材,只有天知地知你知我知。

 

情感問題毫無疑問是永遠的第一名。不管你在職場的表現如何?快意還是失意?能讓人失去生活重心的依然是愛情或婚姻裡的不如意。很多人也許驕傲的說過自己不會被情感左右,但遇見之後才知道不是左右,是迷失自我。

 

很久以前的學生時代,在我想從企管轉去中文系的時候曾經很認真的念過書。那時對中國文學的熱情幾乎達到了空前的高峰。那一年很有系統的把中國文學從古至今在學術理論的部份做了一次深刻的探索,有些很枯燥,有些則非常有趣。其中有一些詩歌專注於描述婦女的各種心情,通稱為「閨怨詩」。從思春、思君、恨嫁、分離、孤獨,那些感情中無法言喻的痛苦,唯有化做詩歌,彷彿才能找到出口傳遞。這種作法其實跟我們現在在臉書狀態寫下一些只有自己看得懂的情感糾結,再搭配一張自拍,本質上並無區別。當然,閨怨詩並非都是女人寫的,更多是文人們在追逐仕途的過程中,將自己比喻成等愛(或期待被愛)的女人,模擬這樣的心情寫出來隱喻自己對於朝廷權貴的忠心。

 

放眼現代,閨怨詩也許就是各種言情小說、兩性文章的前身,而更大的藝術創作可能就是愛情電影。這些媒介多元化的安慰照顧著廣大婦女脆弱的心情。恰如越悲傷的情歌越有人點唱一樣,閨怨詩照字面上的意思理解起來就是「女人獨自在房間裡的美麗與哀愁」。所以當妳拿起麥克風在包廂裡面唱起黃小琥的「沒那麼簡單」的時候,基本上,就是在吟唱一首閨怨詩了。

 

於是我們發現:只要是女人,妳就有成為怨婦的本事。

 

怨什麼呢?怨男人。

 

 

 


 

有研究指出,中國古代文人為什麼偏愛用閨怨來描述自己的懷才不遇?他們不是士大夫嗎?為何把自己比喻成小女子了?而且,還寫得特別感人、特別透徹。原因無他,那些仕途不得志的文人與閨房裡抑鬱的女子幾乎有著類似的心情。中國古代文人與中國古代婦女一樣從來沒有獲得過獨立的人格,始終是朝廷權貴(夫家)的附庸。他們的生與死,喜與悲,升與降,浮與沉,從來沒有握在自己的手中。於是,形成了對朝廷權貴(愛情與婚姻)的依賴性和軟骨症。

 

一個女人的幸福來源,完全仰仗一段愛情或婚姻,那是舊時代的悲情。但是在我回答許許多多情感問題時依然發現,或許不是現代人穿越了,而是女人對於愛情與婚姻的重視,不關乎時代,關乎心態。

 

許多在職場上獨當一面的女人,面對愛情突然就低進塵埃裡了。一邊埋怨男人,一邊又被男人左右。嘴上說要多愛自己一點,要做自己的主人,卻怎麼也無法放下。而既然已經低進塵埃了,一時的不甘心興起,竟然也會想拿拿翹,擺擺姿態,但做完後又心虛。如此反反覆覆,心情上上下下的。

 

想要治好對愛情、婚姻的依賴性與軟骨症,首先還是需要一個相對獨立的人格。人生中有很多種追求,而這些追求都在於滿足個人對生命的豐富性。這一點,男人一直都做的比女人好些。談了戀愛甚至結了婚都不會改變自己太多,依然保有自己的社交、興趣、對職場上功名利錄追逐的野心。因此當愛情或婚姻失去的時候,他們的怨念被其他追求稀釋掉的可能性也就比較大。

 

我從不認為陷入一段感情中放不下叫做「對愛情很執著」,而重不重感情更不在於雙方交往多久。過程中很投入,結束後很灑脫,是我覺得相對比較舒服的狀態。不讓大量的閨怨詩把自己變成情感需求度很大但生活能力很差的群體,傷春悲秋全繞著一個人轉,而人生目標、女性獨立則淪為嘴砲。把全副精神都集中在愛情裡會有多可怕?不是閨怨就罷了,妳瞧,曹雪芹都寫了,敏感細膩卻又陰晴不定的林黛玉抑鬱成疾吐血香消玉殞,最後還不是讓八面玲瓏的薛寶釵撿了個現成的便宜。

 

要明白,妳不是誰的唯一,因為能取代妳的人太多太多。妳只能是自己的唯一。

 

|凱特謎之音|

 

截至目前,

我聽過怨念最深的閨怨詩就是:

妳值得更好的男人。


本文出自凱特王Kate

凱特王粉絲專頁

凱特王instagram

 

凱特王新書《時尚,只是女人的態度》時報出版



【想看更多到博客來】


台灣人在北京。從事化妝造型工作超過10年,同時是一名Blogger。分享日常穿搭,並與小品散文結合。聊時尚與生活,聊心情與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