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橘子/我曾經想為了你勇敢一次

文/橘子

 

遺憾不美,但也不壞,

遺憾讓妳不必親自走進現實裡的缺,

還讓回憶因此變得唯美。

 

《康熙來了》宣布熄燈的那一陣子我想起妳,想起我們最後一次通電話是好幾年前的事情了,而那次妳打來電話為的就是說他正在上節目的這個消息,那集的主題妳在電話裡有說但我一直回想不起來,只隱約記得是那種大堆頭的素人來賓;電話裡妳聲音輕輕柔柔的笑著要我趕快打開電視:

「正在播他和小S的對話,很好笑喔。」

 

好可惜當時我和朋友還在外面聚餐,是那家店名叫作「青蛙」的墨西哥餐廳,不知道為什麼反而這件事情記得倒是清楚,果真老是搞錯重點的記憶模式;之後我始終忘記要找重播來看,可能是那時候我已經不怎麼看《康熙來了》這節目,於是便這麼順理成章的忘記,直到好多年後看到宣布即將停播的這新聞時才又突然想起那通我們最後的電話,而聊的話題是他。

 

他是我少少的辦公室生涯裡的老闆,年少得志、性格急躁,十分挑剔但為人大方,總是穿著西裝梳著油頭皮膚白皙身材高大並且相當痛恨別人在他面前說英文,是那種脾氣一來就會不留情面直接在辦公室裡罵人的壞脾氣,而很少出現在我們辦公室這點則是我們唯一覺得此人的可愛之處,當時為了方便講他壞話並且不被別的部門同事聽見於是我們還幫他取了個小旋風的代號,而小旋風永遠是我們午餐時刻的熱門話題。

講老闆壞話一向是增進同事情感的絕妙處方,這是我短暫的職場生涯裡最大的偏差心得。

 

那是我極少數的工作經歷之一,想來,那好像也是妳大學畢業之後的第一份工作。

那時候我們有沒有輕微擔心妳這麼一個明顯社會新鮮人氣質的小女生會被他嚇跑氣跑?但確實妳上班的第一天就見識到了他暴君排場,那天妳效率極佳的把預定工作交出之後便無事無聊的玩著電腦小遊戲打發時間等待下班,然後,突然的,他出現在辦公室裡,當著大家的面好兇的把妳臭罵一頓。

託了妳的福,大家於是知道原來辦公室後方裝了監視器。

暴君,控制狂,更多更多的午餐話題。

 

話題。

 

隔天妳如常上班,但開始油條的學會工作效率不必太好,這是妳社會化的第一步,接著不久,妳驚訝的發現這份工作妳相當得心應手,然後妳開始明白,這個暴君雖然修養欠佳其實心胸寬大、實事求是,不記恨也不針對,並且,他也看見了妳工作上的好表現。他跟別人提起妳誇讚妳,他是個活在當下看著未來的男人,而且他居然其實才大妳一歲,妳聽到這點時好驚訝,但同時理解了為何這個管理整個公司的靈魂人物有時講話會無法掩飾也從不掩飾的孩子氣。

 

不掩飾。

那次妳的企畫創下好成績,而人正在家裡休著喪假的妳並不知道也無心在乎,只是納悶他幹嘛要同事一直打電話聯絡上妳?

妳那時候還不明白自己的價值,但他已經看見;銷假上班的第一天,他反常的一大早就出現在你們的辦公室裡,他看來神情激動相當興奮,他顯然情緒很滿但結果卻只是衝著妳說:「幹得好!繼續加油!」然後就這麼旋風似的走出辦公室,姿態還相當帥氣。

就只是為了當面跟妳說這個?妳覺得有點好笑,甚至有點覺得他其實還滿可愛的,反差的真可愛。同時妳提醒自己他有女朋友了,他的女朋友就在公司裡別的部門擔任主管,妳還不明白提醒自己這個是幹嘛?妳自己甚至也很愛跟同事講他壞話。

 

開始在變。

你們被換了辦公室,由原來被孤立的獨立樓層搬到他的那一樓,你們愁雲慘霧還有點想死,你們開始會動不動就看到他的身影在辦公室裡穿梭罵人,而這下他可不必再透過監視器就可以直接看到你們上班時刻是如何鬼混;你們的應變時間縮短了,以前還有道門他得推開,而現在連門也沒了,他會直接走過來,腳步還風一般的快,你們只能變得更油條了。

可是從來沒有人告訴你們、為什麼辦公室突然要搬。

 

開始在變。

你們是公司裡最會遲到的單位,每個月薪水都因此被扣好多,可是你們好像並沒有想要在乎的意思,這點他在早會時曾經當著全體員工的面直接點名,但老油條的你們反應卻只是低頭笑笑;你們直接隸屬他管,這點讓他很沒面子,可是他好像也拿你們沒有什麼辦法,你們還是依舊遲到,上班時假裝認真但其實各自做著兼差的外務以及閒聊天;他對你們似乎特別睜眼閉眼,他還容許你們做一些別的部門不可以做的事情,對此他自有一套解釋:創意部門本來就比較不一樣。

這在別的部門傳開耳語,連人資主任都發現這點,可是你們不在乎,你們本來就不怎麼跟別的部門同事說話往來,可是同事們拿你們也沒辦法,因為除了他之外、沒人能奈何你們。你們活在自己的小宇宙裡,而他,罩著你們。

他的確真的比較喜歡你們,他在你們部門的歡送會上坦率承認過這點,還有一次,他讓妳看見了男人的脆弱,強者的脆弱。

 

 

開始在變。

他待在公司的時間越來越少,他開始變成直接打電話交辦給妳工作事項,可能妳工作績效可能妳讓他感到放心,但妳其實覺得有點奇怪,畢竟妳不是小宇宙裡頭最資深或最年長的,妳開始有點懷疑是不是他比較喜歡妳,而或許,不是只有妳這麼懷疑。

 

耳語不只是在別的部門而已。

他開始在早會時說些沒頭沒腦但妳好像有點能夠聽懂的話,他看企畫案時會直接彎腰圈住妳和妳的辦公椅,而那確實是有點親密的距離,他好像只有對妳才這樣。大家都默默的看在眼底。

看破說破的反而是妳那極要好的同事提醒,她以大姐姐的姿態提醒著妳千萬不要愛上他,於是妳驚訝的發現自己好像有點不想被提醒,妳跟自己承認確實妳也享受被他偏心的寵愛感,他還是持續對每個人生氣可是他好像開始不太敢對妳生氣,還有幾次他明顯就要生氣了但看著妳臉卻又強忍了下來,妳好喜歡他的那個表情,彷彿是專屬於妳的表情。妳曾經聽說過他是個工作上連女朋友都曾罵哭的公私分明性格。

更多更多,情生意動,蛛絲馬跡,不能說破。

員工旅遊。

生日快樂。

眼神流轉。

無聲默契。

 

然後,妳發現自己,想要為了他,試著勇敢一次。

變。

他在早會上宣布即將在上海成立分公司的消息,他自嘲說道之後待在公司的時間會變得很少,可能全體同仁會因此變得比較快樂。

「你們會想念我的。」

他笑笑的說了這句,然後話題一轉,宣布公司往後將由女朋友代為管理負責;而同一天,他召開部門會議,他問你們願不願意和他一起去上海?

無限的想像在妳心中滋長,妳想著幾年前是女朋友陪著他打下這片江山,而這次,同樣的角色可能會換成是妳。

你們沒有相遇太晚,你們好像還有可能,新的可能,或開始。

可是該不該?值不值?妳開始會在心底這樣問自己。

 

變。

後來,他幫妳加了薪水,但妳卻決定離職。

是什麼改變了妳的決定?讓妳放棄那個想要為他勇敢一次的衝動?是始終沒有說出口的什麼?出現別的追求者?還是妳想起了〈愛的可能〉這一首歌?

親口說出的承諾都可以被推翻,白紙黑字的誓言都可以銷毀,更何況是從沒來沒有真正說出口的什麼。

妳其實沒有自己以為的傻。

妳也看見了自己的價值,妳決定了為自己勇敢一次,而不是為他。妳想要過別的人生了,很清楚很明確的那種。

 

提出離職的那天,他和妳單獨在會議室裡對談,你們坐得很近,而他想留妳下來,還想,帶妳去上海。在那彷彿被回憶凝結成為永恆的畫面裡,妳再一次看見他的脆弱,妳還是期待著他會開口,不只留下來,或者跟他走,而是,而是別的什麼。

可是他依舊沒有說。

他沒有說出口,但他的眼神,卻看得妳心疼痛。

而這一次,妳沒問自己該不該或值不值,給不了就轉身,得不到就放手,於是妳,選擇了妳自己,和自己的夢想。

 

 

本文出自《我曾經想為了你勇敢一次》麥田出版

 


 

【看更多請到博客來】

 

麥田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