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妳先提分手,可是妳卻最難過

幽暗的房間裡, 一盞孱弱的小燈泡在角落偷偷發光, 有意無意的將你們的合照照亮。

 

於是那天晚上妳做了一個夢, 這是第5次,妳和他又合好了,就像從前一樣。

 

是妳先提分手的, 然後妳卻也成了最難過的那個。

 

我有個男生朋友在聽了共同朋友轉述他的前任還在為了分開而痛苦糾結的時候,脫口而出的說:「是她先提分手的啊,我只是說好而已。」

 

我立刻皺眉地回道:「你明知道她不想分手,只是別無他法了,她知道說其他的你都不會感覺到太多了。」 於是他臉色一沉說:「其實我也知道啦…」。

 

我想這種經驗或許很多人都有,在一次次的以為只是在磨合,到一次次的試圖要溝通,再到一次次的說服自己「我們不是不適合,只是要再努力一下。」

 

 於是妳發現不管軟的硬的,對方都沒有太多反應了,妳做了幾件平常不會做的體貼事,妳大吵大鬧的要他好好跟妳談談,他都沒有興趣,他都冷眼旁觀,好像這段感情就只有妳一個人在演一齣崩潰了的獨角戲,一切都與他無關。

 

他像是個不小心多了幾場戲份的臨時演員,待上了妳一整個青春,戲還沒殺青他就說片場待膩了,要去尋找其他的夢想。

 

妳說什麼他都不肯了,從前的那些不過就是照著劇本,日久生情還是會發生,可是一個臨時演員無法待在妳的身邊到很久很久以後。

 

我相信很多說分手的那個人,才是最不想走開的人,只是做什麼都覺得力挽狂瀾。坐下來好好談變成僵持不下的爭吵,最後轉為最令人無法接受的冷戰;妳只要一提他就會嘆氣表示不耐煩或無奈。

 

 可是妳又要怎麼辦呢?辛苦太久有天還是會累倒,所以妳搬出自認為的最後一張王牌,「提分手」,說之前有多怕他就這樣答應了,結果他還真的什麼也沒問的就說了聲「好」。

 

 妳的世界就此崩塌,當時會敢用這樣的問句試探他,都是因為堅信對方還是愛著妳的,可是原來,原來他一直在等著這句,總算讓他等到了。

 

沒有人想做壞人, 妳的別無選擇成全了他的解脫。

 

之後妳傷心了太多,太久,是因為明明就還愛著那個人,明明一直都在努力著,最後卻像是自己將自己把什麼都斷送了。

 

已經是大人了,我們都明白一段感情的結束,其中的還愛不愛跟誰先提分開很多時候並無相關。

 

 於是那晚上我做了一個夢, 這是第5次,我和他又合好了,就像從前一樣。

 

白天醒來, 我親手砸碎那盞可惡的燈泡。

 

 

Ash愛寫字

Instagram

-城市記錄者- Ash/艾許,有選擇恐慌症的天秤座,沒有鄉愁的台北人。 想要用著有溫度的手,輕輕的,慢慢的,為青春留下一些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