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你知道,你該跟誰結婚嗎?

文/諾拉・麥肯納利・普莫  

 

        我真高興你問了!

        首先最重要的就是,跟有趣的人結婚。

 

不,等等。跟覺得你很有趣的人結婚,特別是你真的真的試圖做個風趣幽默的人。當你說完一個很棒的笑話,期待著哄堂大笑的時候,那個宣稱很愛你的人除了一個禮貌的輕笑之外什麼都沒有,沒有比這更慘的事了。   

 

        跟和你穿同樣尺寸的人結婚——把你的衣櫃擴充成兩倍,就算有一架子禁止接觸的T恤,他從高中時代留下來的,他還溫和地解釋這些衣服非常珍貴,他不希望妳伸長手臂去拿。晚點再取笑這件事。

 

        跟和你有一致喜好的人結婚,當然,不過更重要的是,跟你討厭同樣的東西。有些人會在對話之中抓住你的視線,用心電感應的方式讓你知道,是的,我有聽到那個在星巴克的渾球試圖對可憐的咖啡師吹噓,說他是國民樂團的朋友,還說他住在布魯克林, 好像那是某個遙遠又充滿異國風情的地方。我們等等會笑到其中一個人尿褲子。那會是妳,因為妳剛生過孩子,下頭還有點失控

 

        跟看過你醜哭樣的人結婚。

        跟你喜歡的人結婚。你願意在跨州的灰狗巴士旅行中坐在他隔壁的人,巴士沒有洗手間也沒有空調,而他是唯一有辦法從中取樂的人,也是會幫你打包零食的人。

 

        有個準則,我不會建議大家「跟最好的朋友結婚」。有人跟說我他們的配偶是他們最好的朋友時,我通會有點警惕,他們實際上最好的朋友發生什麼事了?大家都明白的,就是那個妳中學時一起打惡作劇電話給男生的人,還有在大學裡一起把啤酒倒在另外那個看不順眼的女生的頭上的人?她突然悲劇性地死亡了嗎?或者妳一找到夢中情人就馬上把她取代了嗎?我再怎麼強調也不夠啊,鄉親啊:妳需要有一個實際上最好的朋友,因為有時候妳結婚的對象跟妳沒辦法在數位錄影機的選擇上取得共識。或者更糟的是,他會錯點影音網站葫蘆(Hulu)的廣告體驗選項,然後妳會被迫觀看骨質疏鬆療法的廣告,但妳其實本來可以看著妳未來最好的朋友珍妮佛.安妮斯頓演出的身體乳液廣告。這時候妳能找誰?妳可以傳簡訊給誰?不理會妳在意的事,只顧著按滑鼠的動物嗎?

 

跟你會想在教堂或者畫廊舉行婚禮的人結婚。在船上,或者俄羅斯某間廢棄的工廠。某個你會想要帶著錢可以買到最大的血鑽石跟他結婚的人,或者帶著一小段綁在你指頭上的細繩。跟不在意餐桌擺飾或者婚禮小物的人結婚,除非你真的很在意這些東西,這樣的話,就是相反的。總之要待在同一隊。尤其是在你的大喜之日。

 

        跟勇敢的人結婚。「同甘共苦」代表著升職和孩子還有癌症和失去。代表著浴缸的水漏到地下室去了,因為側邊那個小的金屬玩意,而你們當中有人不知道不可以把水放得太滿?那是緊急排水道。然後它就壞了。

 

        跟會在你開車經過每個隧道時屏住呼吸的人結婚,就算開在前面的老婦人速度慢到危險的程度,只為了你們各許一個願,你們永遠不會告訴彼此,因為這樣一來可能就不會實現了

 

        跟總是選擇要跟你一起睡在病床上的人結婚,雖然事實上你們倆都太高了,就算睡在兩張併在一起的單人床都還是太短。

 

        跟你父母喜歡的人結婚。跟有著你喜歡的父母的人結婚。真的,這很重要,當你們需要一大群人聚在一起過感恩節,你會看到他們的笑臉,你會很高興你接受我的建議。還有,如果你們的家族不會聚在一起,而且你們都覺得自己是從垃圾堆中撿來的,那就別在意了。你正在組織自己的家庭,他們滾邊去吧。

 

        跟有耐性的人結婚。接受吧,你不總在公園裡散步。當你因為找不到鑰匙而他說「你檢查過你的皮包了嗎?」而發脾氣的時候,你會說「我當然檢查過了,你當我是個白癡嗎??」然後你真的檢查了你的皮包,結果你的鑰匙就在裡面,你會想要一個只是搖搖頭然後笑著,輕聲叫你傻瓜的人。充滿愛意。

 

        跟完美的不完美的人結婚,如果你曾經看過犯罪實境秀,你會知道「完美的」配偶最後總是會殺了你

 

        跟你欣賞的人結婚,不過更重要的是,對方也欣賞你。別像我一樣,用了大多數二十幾歲的時光追求別人,還得說服那些人我很棒。很遺憾地說,那是對我們擁有豐富膠原蛋白的、新陳代謝迅速的時光的浪費,那些人永遠都不值得我們的時間。那其中不會有人一覺醒來讓你覺得,爽啦,我跟這個人結婚了!

 

        你每天都值得一句「爽啦」。即使(而且特別是)你還戴著高中時的矯正維持器睡覺。那表示你專心致志而且十分節儉,是兩個非常好的人類特質。

跟很愛你的人結婚,更重要的是,最愛你,因為無論如何質比量重要。

 

 

本文出自《面對人生,我們都是毫無準備的大人》木馬文化出版

 



【看更多請到博客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