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不」放手,是對自己的善待

「我原本以為我已經走出來了,那段生不如死的日子。 直到前幾天,從朋友那裡得知它和那女的穩定交往的訊息,我心裡面某一塊偷偷地剝落了。可是我不懂,都已經過了這麼久,為什麼還是會這麼在意他?都已經過了這麼久,為什麼還是走不出來?於是,我又跌入以往的那種循環當中,開始追蹤他們兩個人的臉書,看他們有去哪裡玩、過得都開心,然後從他們每一次的開心當中,心痛地發現原來沒有我的世界,他也可以過得這麼好⋯⋯」她說,在往天王寺的電車上,他她還在掛著台灣的臉書,雖然一群人一起出來玩,但可以看得出來她根本沒有把心放在旅程上面,我想大阪的太郎都會替她嘆氣⋯⋯

 

當初提議一起到日本旅行是我的餿主意,因為最近我們重新整理之前收集有關於分手療癒方式的資料,在1694位研究參與者當中,最有效的兩個方法是「旅行」、還有「整理丟掉舊愛的物品」,不過看來,他只是身體在日本,心卻還留在台灣,或者說,還留在那個曾經有他的世界裡面。

「為什麼我到現在還會在意他?」

 

最難的是「要」自己放手

 

心理師趙舒禾曾翻譯國外的「不執著量表」(non attachment scale)[1],雖然我們都希望能夠放下,但並不是每個人都能夠做到真正的不執著,不信你可以問看看自己下面這些問題:

 

-當有好的事情發生的時候我會很開心,但我並不會想要抓住它

-我不會想要佔有我的人際關係

-當重要的人離開我,我會順其自然,不會強求他留下來。

 

放手雖難,不過真正困難的不是放手本身,而是明明還沒有辦法放下,卻要強迫自己放下。

 

「我人生的目標是心無掛礙,雖然還不見得能夠做到,不過目前我盡量能夠嘗試去做的是『不二』,嘗試不要讓自己的心,分成兩個相反的力量互相拉扯。」我很喜歡金樹人老師在某次研討會講的這段話,雖然記得不是很清楚內容,但我覺得這或許是學會「放下」之前,我們可以先做到的事情。

 

 

讓你一直跟自己說 該放手了、該忘記他了、不要再去看他的臉書動態了、不可以再被他影響了,可是內心卻還有一部分的你,當然很在意他、很關心他目前的狀況,很想知道他和現在這個bitch到底走到哪裡了,那麼你的心裡就會產生兩個不同方向的力量,這就是金老師所說的『二』,原本的你已經好不容易站起來了,可是這個『二』卻會再削弱你的力量。有趣的是,當你開始練習「其實我可以不用放下」的時候,或許改變就會產生。這就是傳說中的「第二序改變」[2]。

 

在還無法放手前,你可以做些什麼?

 

「A子一直以來都很困擾自己的房間非常髒,每次只要進出房間,她就要再重新打掃一遍。但讓她更困擾的是,每一次有這種很髒的想法出現的時候,她心裡會有另外一個聲音跟自己說『不可以這樣』⋯⋯她看了很多斷捨離的書,也去心療科看診,但這個狀況不但沒有改善,還越來越嚴重,內心兩個聲音常常一直在打架。後來她來找我,我跟他說,要不要試試看只要那個很髒的感覺的聲音出現的時候,就跟自己說:『好喔,今天就一緒仁努力打掃吧!』,然後捲起袖子好好幹活。很神奇的是, 當她不再跟那個責備自己的聲音對抗,她也開始漸漸『懶得』打掃房間了。」我們拜訪了一個日本同行,她中日夾雜地說:「這也不曉得是好還是壞」然後我們幾個都大笑了。

 

有些時候,越是要自己放下,越是會讓自己痛苦,雖然旅行、清理前任的物品是一個有效放下的方式,但當斷捨離讓你更難離的時候,或許你可以試試看讓自己「不要放下」。當你開始練習聽你的腦筋鬆綁,這樣的放鬆,或許就能讓你看到另外一個天堂。

 

延伸閱讀

[1]趙舒禾與陳秉華. (2013). 不執著量表在台灣之中文化信, 效度分析及其與心理健康之關係。教育心理學報, 45(1), 121-139.

[2]第二序改變心理治療的理論淵源與實務作法

 

 

海苔熊

 

 

>>看更多本周HOT ISSUE斷‧捨‧離 減法人生:放手,更美好

在多次受傷之後,我們數度懷疑自己是否失去了愛人的能力,殊不知我們真正失去的,是重新認識與接納自己的勇氣。 經歷了幾段感情,念了一些書籍,發現了解與頓悟總在分手後,希望藉由這個平台分享一些自己的想法與閱讀心得整理,幫助(?)一些跟我一樣曾經或正在感情世界迷網的夥伴,用更健康的觀點看待愛情,學著從喜歡自己開始,到敏感於周遭的重要他人,最後能用自己的雙手溫暖世界。 研究領域主要在親密關係,包括愛情風格相似性,遠距離戀愛的可能性,與不安全依戀者在網誌或書寫中所透露出的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