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也許我們都會有一個,漸行漸遠的好姊妹

自從上個月參加完最好的姊妹淘的婚禮,米娜就一直很不爽。

 

兩個伴娘都是親戚,新娘表示不能讓最好的姊妹淘當伴娘,是她人生最大遺憾,沒有之一,所以堅持給米娜在喜宴上排一個最好的位置。結果那晚米娜旁坐著的是新郎的同事,整場大獻殷勤,事後米娜忍不住對好友抱怨,新嫁娘卻說:「我是在幫妳製造機會,妳怎麼不懂得把握?」

 

先斬後奏還自以為是為你好的事最討厭,米娜沒好氣地回:「我們認識多少年了,妳不知道我喜歡哪一型的嗎?」

 

結果新娘回:「他人很好!妳就是這麼挑,才結不了婚!」

 

「妳說她有必要這樣嗎?換個位子換個腦袋?」事後米娜憤憤不平的抱怨。

 

我看米娜一眼:「其實這話她以前就說過,妳確定換了腦袋的不是妳?」

 

有些話,是幽默還是挖苦,端看從誰的嘴裏說出口。當我們同是天涯淪落人,取笑對方等同於取笑自己,沒什麼了不起,但當其中一人已經脫離行列,還說一樣的話,到底是說者高高在上,還是聽者心裡有鬼?

 

「妳的意思是我小心眼?」

 

「妳們只是開始站在不同的角度看事情。」我拍拍米娜:「她已經結婚了,當然認為結婚好,換個位子換個腦袋雖然有點那個,但要是換了位置還不換腦袋,那位子恐怕也做不穩,遲早要滾下來。妳總是希望她婚姻幸福,對吧?」

 

「那當然,我希望她白頭偕老早生貴子。」米娜想了想,又道:「她老公喜歡小孩,可是婆婆好像不願意幫忙帶。」

 

「See,我相信妳是真心為她擔心,不過我僅代表『嫁不出去』方發言。」我聳聳肩:「要是我已婚有子,說不定聽妳這話,就像是見不得別人好的忌妒。」

 

男人都說老牌影集慾望城市教壞女人,近幾年我也越來越覺得,這影集展現了一個過於美好的世界──不是關於華服與帥哥,而是關於女人的友情。過了某個年紀以後,女人大多覺得愛情沒那麼可信,再怎麼愛,也留了個心眼,相較於男人,我們更願意相信好朋友。然而在妳失戀時永遠站在妳後邊、比妳還火大的姊妹淘,一但有了更急需守護的東西,再也無暇站在妳身後時呢?

 

愛情需要時間培養,其實友情也是。平時聊天打屁看似無意義,其實正是蓄積重要時刻願意互相拉一把的能量。念書時我們會在意朋友重色輕友,取笑那些有了男人忘了朋友的女孩「沒有自己的主張」,然而隨著年紀越大,反而越樂見朋友在自己的感情上花心力,這不是友情或愛情哪個比較重要的比較,而是人一天就是只有24小時,一週就是只有兩天假日,分給這個人多些,另一個人自然就少些。漸行漸遠漸無書,並非無情,而是人沒那麼多力氣。

 

其實這樣的變化我們從小經歷。國中畢業紀念冊上寫著勿忘我的朋友,上了高中再怎麼努力寫信,卻不知道要說什麼;一起苦哈哈熬著起薪22K的朋友去了外國打工,送行宴時還依依不捨要你一定去找他玩,轉眼FB發文全是螞蟻一般的外語,Take著他新認識的夥伴;說好要一起住老人公寓的好姊妹,轉身有了論及婚嫁的男友,什麼都是「老公說」甚至「婆婆說」,還語重心長勸妳結婚、幫妳介紹……,有些人氣惱變卻故人心,有些人感嘆故人心易變,然而我們都清楚,沒有共同的生活經歷,自然就會越離越遠,除了不捨,也許更多的是害怕,一直攜手相伴的人如今不再能陪著你了。真正的現實是:我們已經不是一條路上的人了。

 

人生其實很辛苦,所以總希望有人一生一起走,當彼此選擇了不同的道路,希望對方幸福的祝福當然真心不換,頓時覺得被丟下的孤獨害怕也並非是假,然而,以前最懂得安慰你的人,此時成為你需要被安慰的原因,當你笑笑地假裝自己沒事的那一刻,任憑你再如何不想承認,這份感情也已經變了,以前在這個人面前,你從不需要假裝。

 

據說文章必須要有樂觀的結尾。我相信世界上一定有長久的情誼,然而,長久的定義或許並不是永遠不變,而是接受彼此走向不同方向的事實,然後彼此祝福。我媽最近一個月開三次國中同學會,這群幾十年沒見的叔嬸阿姨現在都是退休年紀,樂得歡聚,十來個加起來近千歲的老同學嘻嘻哈哈,晚上抱著手機講免費LINE通話,什麼誰喜歡誰、誰看誰眼神有點曖昧、誰的兒子未婚女兒未嫁,要不要湊一對。當年有過的齟齬現在重新洗牌,以前誰當值日生不擦黑板的摩擦都不算,現在他們是彼此最現成的伴。

 

也許人生是一條只能自己走的道路,同路時風雨同舟,走岔時雖然不捨,也得別過頭繼續往前走。與其在這裡躊躇拉扯、互相耽誤,不如好好彼此祝福,只要腳步不停,縱然人生無不散,然而山水有相逢,下一個岔路口,有緣,我們就會再遇見。

 

 

 

密絲飄的臉書專頁
密絲飄新書 愛情專線1999

 

七年級前段班,日金牛,月雙子。一針見血道出都會男女愛情故事,引發網友共鳴 。做人講究禮義廉恥,寫起文章卻寡廉鮮恥。暗黑系兩性寫手,擅長描寫都會男女戀愛時的小心機及陰暗面,以快狠準的風格深受網友喜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