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傷心的總和,終將成為幸福的可能。

文/P’s

 

每經歷一次挫敗的感情,你總是感嘆著這世界好不公平。

 

過去你從沒想過,有一天,分手竟會變成你的專長。你自認不是愛情高手,年輕的時候也曾做過終結感情的那個,即便你從未刻意想要去傷害誰,但愛情的緣起緣滅總有個誰被定義為壞人。

 

偏偏「灑脫」不是你做得來的事,所以總是只剩下「內疚」。你在轉身離開後,卻仍頻頻回頭,對方的眼淚讓你輾轉難眠,也好幾次求自己能不能再試一次。但心沒有回音,只能咬著牙、狠下心做出決定。

 

你這才明白,做壞人,也是需要本事的。

 

於是你不再貿然縱身,只要心裡有些許的遲疑,你就會停在曖昧的面前,躊躇猶豫著或只是點到為止。你告訴自己,必須要等到那一刻,可以全然確信自己深愛著對方才會緩緩伸手碰觸。你不想再讓哪個無辜的人傷心,所以閒置一些時間也不算可惜。

 

後來,他出現了,你一直在等的那個人。

 

你精挑細選了人海中的他,說什麼都要不顧一切去愛。而他給你的回饋,也足以讓你著實地確認,等待是值得的。你很有信心,不用再去怨恨自己過往戀情的半途而廢,而你們的未來,長遠到就算墊起腳尖也看不到盡頭。你才懂得,這就是愛一個人愛到不遺餘力的過程。

 

可是,他在某個叉路,選擇獨自轉進路口,沒有再見、沒有揮手。

 

原來被甩開的感覺,就是如此。忽然你想起某個被你留下的情人,他們眼淚的形狀,和此刻掛在你臉上的如出一轍。那時你內疚的痛,根本不及現在的千分之一,如果世上真的有報應,或許這就是了。你不懂,為什麼別人談感情總是可以這麼輕易,而你卻愛也錯、不愛也錯。

 

在難過了很久之後,你又戀愛、然後失戀,又再戀愛、然後再受挫。就像是一種規律的準則,逃離不了傷心的窠臼。

 

直到某天,你聯繫上那個你曾經傷害的人,他過得很好,好到已論及婚嫁,而你還是形單影隻。

 

他不恨你了,他現在的幸福,某種成分來說也是以前的你給的。他說,當時的你糟蹋了他的真心,你根本不懂得愛人;他說,他也是熬過了多少個傷心日子,才學會愛人的道理。他還說,從幾次破碎的愛情裡,他撿拾起不夠好的自己,一片一片黏貼成現在的自己,而他更喜歡當下這樣的自己了。

 

你才明白,原來,所有的傷心,都有它的意義。

 

過去,你不懂得這道理,只會在反覆的傷心裡看著彼此從彩色變黑白,然後笑著自己活該,沒有反省、沒有將心態更改。

 

誰不會失戀?誰的傷心不是痛徹心扉?可是,每段心碎的過程就如同除塵滾輪一般,必然會沾黏塵埃、毛屑,再次撕下便是全新的自己。而這過程,全都取決於那些傷心的代價。

 

我們沒那種福氣,能不受點風寒就在愛裡平步青雲?然而我們都要有不認輸的勇氣。即使被錯的人對待,被不對的人傷害。這是控制不來的事,但我們可以在挫折中累積,讓哭過的眼淚結晶。

 

未來,當有一個人走向你,明白你是這樣苦過來的,也知道這好長一段時間你是如何在傷心裡腐朽、又在傷心裡重生,他會緊握你的手,讓你曉得,辛苦過了,幸福終究會來的。

 

P.S. 傷心讓人成長,成長過程勢必也會包含著傷心,但如果沒有經歷過這些,幸福都不會成立。這是定律,不管你信或不信。

 

 

本文出自《比起說再見,我們更擅長想念》悅知出版

 

 

【看更多請到博客來】

悅知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