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寧願當後備,也不想和他從此只能夠友誼永固。

文/Middle 

 

他其實只想和你成為最好的朋友,

而不想把你當作一個最佳的後備。

但有時你會寧願自己當一個後備,

也不想和他從此只能夠友誼永固。


————————————————-

 

你知道,

他心裡還有其他喜歡的人。

就算和他有多親近,

你也沒把握,有天可以成為他的另一半。

即使近來,在他最軟弱的時候,

他都會第一個告訴你;

即使昨天,在他最失意的一刻,

是你想方法讓他轉憂為喜。

 

為了令他展露歡顏,

你做過很多以前你都不會做的事情,

伴他去喜歡的地方,

送他很難找得到的小禮物,

放下重要的事情只為陪他一會兒,

通宵不眠和他短訊就盼他可以安然入夢⋯⋯


漸漸對這些事情,你都變得很在行,

 

就算旁人會取笑,何必為一個人而如此卑微,

但你還是希望可以做更多更多,

來為自己建立及累積一點點兒自信;

只因為,你始終無法習慣適應,

他忽然對你的若即若離,

他看著你,眼角埋藏的勉強,

慶祝狂歡時,他始終不太投入盡興,

應該會笑的驚喜,你知道他其實未笑得開懷⋯⋯


 

偶爾你會想得太多,

以為他正在看著的人並不是你,

而是過去再得不到的那個他;

偶爾你會惶惑不安,

如果那天他們和好,他還會來找你嗎,

自己是否還有可以待在他身邊的位置⋯⋯

 

因為你試過,他會突然因為一通來電,

而暫時終止和你本來的約會,

你也試過多少次,收到你其實不喜歡的禮物,

和他沉默同遊了幾多舊街或海角。

 

有人說,怎樣也好,

你始終也是這些日子以來,

陪伴他最多、和他最親近的朋友,

累積了這麼多情誼與回憶,

他應該也會感動會感謝,不會如此輕易就離開;

 

只是你會想,在於他而言,

其實真的是非你不可嗎,

在最初,自己只不過是一個他剛好可以依靠的人,

即使自己並無乘虛而入的意思,

你還是感到這些日與夜裡,

自己只是為他替補了某一個失落的身影。

 

哪一天,他可能會終於清醒,

不應該再為一個舊人而沉溺下去,

應該要重新開始再尋找,

原本快樂自信的自己。

到時候,他就會記起,

他其實只想與你成為最好的朋友,

而不想把你當作一個最佳的後備。

 

是這樣吧,這樣對他來說才是最好;

因此在那天來到之前,

自己應該緊記不要有半點越界,

去支持他鼓勵他祝福他,

不要破壞打擾他復原的旅程,

就等他記起,你是他最好的朋友,

就算他偶爾會表現得,他有一點為你動心,

他曾經對你的認真,有過一絲喜歡或幸福⋯⋯

 

但有多少次,你還是會感到難耐。

太多的若即若離,太多的情緒波折,

令你變得再沒信心,

繼續飾演這個角色直到白頭。

 

你知道,他心裡還有其他喜歡的人,

只是你仍會希望,

他有天會真正喜歡眼前的你,

不是朋友,不是後備,

而是本來喜歡他的你。

 

你寧願親手打破此刻表面快樂的約會,

寧願以後再沒有偶爾難得的曖昧甜蜜,

提起最後的勇氣,

去和他說清楚你埋藏的感情。

 

求的,不是希望將來有天,

他會為你的付出感到內疚、

會親口跟你說聲對不起,

而是只求一次了斷,

不想再如此無了期地單方面奉獻、

不要再麻木地感覺卑微更多,

到哪天都完全忘記追求快樂的需要,

直至被其他新的人新的故事所掩沒。

 

早一點讓他和你看清楚,

彼此一直逃避面對的答案,

即使後來你們可能有多少日子不會再見,

 

也總好過,

繼續飾演一個沒有自信的後備,

連自己的笑臉也不再復見。

 

本文出自《等心息》三采出版

 

 

 

【看更多請到博客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