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四種愛訴苦卻又顧人怨的類型

身為一個兩性作者或經常扮演朋友間耳朵的角色,很習慣每個人都有心情不好壓力大的時候,也會跟朋友訴苦,但是在扮演垃圾桶的時候,有些人的垃圾我很歡迎,甚至覺得對方願意和我商量是我的榮幸。有些卻會讓我逐漸敬而遠之,甚至最後不相往來,以下就是會讓我受不了的類型:

 

一、我聽你說的自私鬼

 

那種自己最重要,別人都是屎的人。聚會節日永遠想不到妳,失戀了工作不順或需要幫忙才出現。這也就算了,當換成我心情不順時想找人傾訴一下,才講沒兩句他就開始不耐煩,連聽都不聽搶話講,甚至反過來說一頓。

 

比方說他自己可以抱怨二小時上司陷害他、同事都是喜憨兒,然而你才抱怨兩句工作很累,他卻板起了臉教訓:「我是覺得妳可以想一下為什麼會累?會不會是自己能力問題?」跟他唸一下待遇不夠,他就說:「現在這個時代有工作已經很幸福了,妳是人在福中不知福。」但是妳絕對不能夠的吐槽他,否則馬上就會翻臉生氣。跟這樣的人相處久了身心靈都會很疲憊,直到不再和對方往來後,才發現人生比較美好。

 

二、排山倒海般的負面能量

 

其實我自己蠻能接受負能量的,而且我還很愛看每天來點負能量的圖,可有的人一開口就是沒完沒了的抱怨。抱怨工作抱怨社會抱怨人生百態,甚至連一些明明是好的事情,看在他眼中也是別有意圖,不知道是危機意識太強還是防衛心太重。比方說有人認養流浪動物他就覺得只是裝慈善,有人禮讓老人他覺得虛偽,反正世間的一切都虛假,只有他本人最真,除非你們打算手牽手一起當恐怖份子,否則其實也只是停留在不滿裡。

 

 

三、永遠在抱怨同一件事

 

比較常出現在愛情之中,尤其是鬼遮眼的愛情,因為我自己也曾經鬼遮眼所以對這類比較有同理心,我知道當事人遲早會離開,只是時間還沒到。但通常安慰到最後會沒梗,所以如果只是想傾訴不要求我很專心沒問題,如果要我非常認真聽而且給建議就沒辦法了,有時候這會惹朋友生氣,覺得你沒在關心她,可是事實上同樣的內容如果已經重複聽了幾年,已經把能講的都講過了還能幹嗎呢?

生於香港長於台灣,從事文案和企畫多年,做過不少跨界的事情,但不脫人文、藝術、文化的範圍。最近幾年離開朝九晚五生涯,成為自由工作者,除持續從事企畫工作外,亦朝寫作與影像創作努力。 性格既靜且動,即使生活在繁忙的都市,仍然保有心中一片花園與海洋,希望不久的將來能移居到安靜的小鎮,最嚮往有天能到阿拉斯加或北極親眼目睹極光。 和兩隻貓一起生活,母貓重達七公斤,正為了牠的體重持續奮戰中。 著有:《不管你捨不捨得,許多事遲早要放下》、《當你不能享受孤寂,你注定無路可去》、《支撐你的, 往往也是讓你崩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