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想訴苦,那就找個機車的朋友訴苦

現代這個社會,要找個人願意聽妳訴苦,還真是不容易!大家忙自己的事情都忙不完了,更何況,聽人訴苦等於是再吸收對方的負能量,原本的好心情可能會被對方的悲苦給感染,所以很多人寧可一個人在家無聊,也不願意聽別人訴苦。所以,那些在妳難過的時候,還願意跟妳吃頓飯、喝杯咖啡、聽妳訴苦,這肯定是好朋友啊!

 

所以妳說,能找到這樣的人就很不錯了,還挑呢?

 

不不不,做人千萬不可以這麼將就,有時候妳得換個方式思考:既然聽人訴苦可能是一件痛苦的事,那更得小心挑選那些願意聽妳訴苦的人,因為他們的「付出」,可能會期待有所「收穫」──他們聽妳訴苦,但妳跟他掏心掏肺講了所有的秘密,最後全都成了他傷害妳的把柄,妳才剛說完,沒過兩天所有人都來問妳:「還好嗎?」因為妳所信任的好友,在妳一轉身馬上將妳的遭遇告訴全世界,一傳十、十傳百,原本妳只是想低調訴苦,最後居然眾所皆知,還加油添醋,與事實相差甚遠。

 

那個人用妳的秘密,換取了他人的注意力,甚至,交換到了其他人的八卦。

 

妳看,挑選訴苦的對象,不可不慎!

 

能否值得信任,其實是要深交方能知曉。然而很多人寧可向陌生人訴苦,因為他跟自己的世界,可能此生中只有這次的交集,免除了萬一訴苦的內容被說出去,讓自己人生越來越複雜的狀況。還有,傾聽者得態度,本身也是一個參考值。找到了好的傾聽者,不但可以卸除內心的重擔,還可以是突破盲點的機會。

 

一般而言,傾聽者的態度有三種:

 

1. 冷靜傾聽,不發言

 

這種傾聽者很少,而訴苦者也不喜歡找他們傾聽,理由很簡單:這種傾聽者不會表示意見,像個海綿一樣一直吸收,卻不吐半句,訴苦者感覺不被認同,甚至會有一種「他是不是覺得我很討厭」的感覺,自然在他面前很多想講的話都自然被吞進去了。

 

不過,這樣的傾聽者其實非常值得信任。首先,因為他們冷靜,不會隨風起舞,也因此在外頭散步秘密的機率會降低;再者,訴苦的時候的確就只需要人傾聽,在需要訴苦得當下,心情肯定相當混亂,而自己的痛苦,自己肯定也得附上一點責任。傾聽者或許聽到了妳的盲點,但是當下不想戳破,於是只提供了「傾聽」的基本功能。而人要訴苦,其實也只是想把肚子裡的苦水給兔出來,並且有人接收而已。所以他們該給得都有給,其他外掛就暫不顯示,等妳冷靜之後再一一對你表達。能夠如此控制情緒的人,肯定相當理智。跟他訴苦,肯定是最好的!

 

2. 跟妳一起扛起刀槍、同一陣線嗆聲的閨蜜

 

人們最喜歡跟這樣的人訴苦,相約到餐廳酒吧,你大聲罵人、大口喝酒,她們也跟妳陪嗆、跟妳乾杯,好像妳的是就是她的事,妳的痛就是她的痛。

 

跟這種人訴苦,感覺就是一個字:爽!只是妳也知道,訴苦完畢,問題不會就此解決,壞情緒不會因此歸零,但是她們的支持,似乎就只到了昨夜。太陽升起,又是美好的一天。妳的問題,從來也不是她的問題。

 

反倒妳,失落更深了。激情過後,冷靜以後,妳發現自己的支持者一哄而散,自己處境更加孤獨。

 

劉凱西
先天基因與工作需求造就了堅硬的外在:高大、直爽、辛辣、一針見血,卻長久以來自認有個柔軟的內在。此一落差造成某程度的人格分裂,相信世界上能見的外表下,必存在虛實難測的精神暗流,而這也成為一切故事的根源,值得凡人窮盡畢生去探索,於是在熟女之齡,決心以文字釋放身體裡的幻想界,希冀能以此為生命完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