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愛就是在一起說很多很多廢話

 

 

 

1

那天看一本雜誌,演員張靜初接受採訪,問她理想的愛情是什麼樣的。她說自己也不太清楚,但是她拿這個問題問過自己的好閨蜜,閨蜜的回答讓她印象深刻。

閨蜜說,在一段好的感情關係裡,兩個人像是最好的朋友一樣,可以晚上蒙著被子在被窩裡聊天,一直聊到很久很久。

這個答案深得我心。

 

 

2

說一個我朋友的故事。裴笑笑經介紹和一個男生認識,第一次見面,是在北京文青聚集地,名字叫做藍色港灣。當時他的外表並沒有給她留下什麼特別的印象,小平頭綠毛衣,挺斯文的感覺。

 

他們約在巴黎貝甜咖啡廳見面,男生訂的地點。裴笑笑以為會先喝點咖啡聊一下,然後找個正式吃飯的地方。結果男生自己點了一份漢堡,裡面有兩個迷你漢堡,只有手掌心那麼大。裴笑笑看這意思,就是在麵包店吃一頓簡餐了。當時她還發短信跟我吐槽這個男生,說“太小氣了吧,這麼小的漢堡也叫晚飯嗎?”

 

而且當裴笑笑因為不知道要吃什麼,要點和男生一樣的漢堡時,小平頭男生讓人很想翻白眼地來了一句:“還是另外選一種吧,這樣咱們倆可以換著吃。”

 

裴笑笑從這句話判斷,這個人又摳門又古怪,第一次認識,就交換食物,我們很熟嗎?單看初見的感受,應該就不會有然後了。

 

不過她最後還是接受了他的提議,買了一份巴掌大的三明治,再對角線一刀,自己吃一個,分給男生一個,就沒了。

 

他們坐下之後就開始聊天,據裴笑笑事後補充,二人意外的聊得特別投緣。小平頭男生跟裴笑笑講他到歐洲上學的各種見聞,聊禪修。他們聊哲學,聊經濟,對很多人無從說起的話,到了他們這裡聊得格外順暢。

 

這頓飯吃得並不稱心,但是不影響他們吃完飯之後繞著藍色港灣遛彎,走了三圈都還沒聊完,快十點了裴笑笑要回去,不然趕不上捷運,男生送她,又聊了一路。一路上,他們聊得天南海北,唯獨,裴笑笑沒有問男生一月賺多少錢,在北京有房沒房,男生也沒有問這是裴笑笑第幾次相親,家境如何。

 

如今,小平頭男生和裴笑笑在一起很久了,而且是在一起之後,才瞭解到彼此都是徹底的無產階級。但是沒有關係,他們在一起的理由就是兩人喋喋不休到了相同的頻率,既聊得來蠻不正經,又扛得住嚴肅認真。雖然小平頭男生後來被證明確實是個精打細算的主,不過在愛人眼裡,已經被算作會過日子的加分項了。

 

所以愛就是在一起說很多話吧,我拿我的故事來和你分享,希望你願意來探索我的故事,瞭解,懂得,並且慈悲。

 

3

打我有印象起,就覺得我外公是個話嘮(譯註:打開話匣子就停不了的人),不過他話嘮的對象僅限我外婆一個人,跟別人聊天他沒那麼健談,沒那麼愛聊。

外婆開火做飯,他就搬張小板凳坐在廚房門口,講各種各樣的瑣事,什麼A超市的芹菜比B超市便宜3毛錢,門口藥店的香砂養胃丸比隔壁街的那家藥店貴5毛錢,辦卡還能打折……

外婆到陽臺澆花翻土,他也搬著小板凳挪到陽臺,什麼老李年輕的時候偷吃生產隊的餅乾,老張最近又被傳銷坑騙,老王天天打電話找他下棋但是不想去怎麼辦……

 

如果我在家,外公會跟我聊上幾句,如果我、外婆同時在家,他肯定視我為透明,外婆在哪間房裡忙,他就牢牢地黏在哪間房裡。他有時候會反覆地講著老段子老故事,外婆忙著,聽著,有梗的地方就笑,沉重的地方他們一起緬懷過去,就好像聽到新的故事一樣。

等到家裡有客人來,他立刻切換到國家情懷頻道,舉手投足都特別符合他退休老幹部的身份。

 

我們每天都說很多有用的話,跟老闆說話,要準確簡練,要擲地有聲,不然分分鐘要你好看;跟同事說話,要拿捏分寸,相敬如賓,不然就讓你見識到什麼叫作禍從口出。

我們把成熟和體面都留給別人,所幸的是,可以把傻話和廢話都留給愛人,因為在這些人面前,我們不必逞強,不必事事懂事。

有好些話,有想說的衝動,可是到了嘴邊,又硬生生地吞了回去,因為覺得矯情,覺得不會被理解,覺得傳播負能量挺不應該。說給愛的人,無需刻意,永遠不用擔心他們覺得你傻你蠢。

 

 

4

有一次主持人侯文詠採訪馬英九,問他,當時是怎麼追求太太周美青的?

馬英九說,就是那天我們一起參加露營,兩個人在帳篷外聊了一晚上,就決定在一起了。主持人不依不饒地問:聊的是什麼話題?

馬英九想了一下說:“忘記了。就是上學時候遇到的一些瑣事。但唯一記得,聊過之後覺得這個女生很有意思,很想繼續交往下去。”

真是個溫馨的故事。所以,感情裡很好的狀態就是在一起吃很多的飯,說很多的廢話。

 

不說話的時候,相對並不尷尬,在這春風四起的時節,聽一曲《梅花三弄》,南風知我意,吹夢到西洲。說起話來,喋喋不休,靈感爆棚,告訴你今天發生趣事、瑣事、傻事、混事,然後一起展望更好的生活。

就以這樣的形式走下去,真真是極好的。

說不清眼前是不是苟且,也顧不了未來的詩和遠方,讓我們此刻只談論水果和蔬菜,不關心改變世界,只關心這一個你。

 

據說大S和汪小菲在晚宴上認識,然後聊天聊了四天四夜,然後就去領結婚證了;趙又廷接受採訪,問到他和圓圓如何相處,他說,我們的狀態就是狂聊天;張愛玲和胡蘭成最初在一起的時候,聊天聊到男廢了耕,女廢了織,才知道什麼叫作山不厭高,海不厭深。

 

聽過一句話,是在說,你無法保證和一個人永不分別,但你至少可以努力做到,讓你們的離別配得上你們的相遇。

 

天冷多加衣,吃飽好幹活。有什麼事情比生活的瑣碎本身更重要呢?

又因為有愛,所有的煩惱和傻氣,都變得可以言說,可以理解。

對於那個陪我們一起瘋,一起犯傻的人,無以為報,唯有倍加珍惜。

而且,如果愛,就請深愛吧。

 

林韻(正經嬸兒)粉絲專頁

林韻(正經嬸兒)微博

 

林韻(正經嬸兒)

林韻,中國人民大學歷史博士,台灣政治大學交換學生。在四季分明的北方長大,祖籍福建漳浦。

 

民國78年出生,屬相蛇,有時溫和寬厚,有時刻薄較真,不解風情。

 

本來是學藝不精的學術宅女,以為全部人生就是在歷史的海洋中學到人書俱老,一眼看到盡頭。

 

一年前開始在博客上寫作,沒想到漸漸的被冠以“情感勵志作家”頭銜,出版了兩本書,加印三次,賣了五萬冊,有十萬關注者,閱讀轉發超百萬次。誠惶誠恐,一路狂奔至今。

 

依舊是這個世界微不足道的人,養了一條流浪狗,一隻暹羅貓,用心生活,認真表達。

 

在真實世界里拼搏,在文字江湖里藏身。這裡有情感有勵志,有關於這個宏大世界的小小觀察。既然來了,說請坐太客氣,稍坐一會兒再走吧。

FB:https://www.facebook.com/linyun0313/

微博:http://weibo.com/u/5447658262?is_hot=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