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那個化煙燻妝的保守女孩

世事是一場無止盡的輪迴,寬直筒喇叭褲又回到街頭,每到過年前網路上總會出現一堆「好媳婦妝容教學」、「長輩最愛,好女孩穿搭」這類的文章,我一篇篇瀏覽,大抵不脫無害平眉、清透有神的眼妝、自然紅潤的唇色,粉嫩不招搖的腮紅……,那一張張無殺傷力讓人覺得與世無爭的美麗臉孔,看起來真的像是逆來順受的「好媳婦」。

 

    我忍不住想,難道就不能化平常最愛的煙燻妝去拜年嗎?或者不能擦上流行的土色唇膏跟男友父母吃飯嗎?如果真的做了,會怎麼樣?如果長輩見到歐美高挑眉,真的就在心裡mur mur「這女孩子不好搞」又如何?

 

    平眉、清透眼影、粉嫩唇色……像是一張張標籤,彷彿貼上愈多張,自己就真的能成為讓長輩疼入心坎的「好媳婦」。

 

    很久以前碰過一個女孩子,初見面那天,她化了深灰色煙燻妝以及深紫色口紅,穿著一身黑,聊天之後才發現她非常害羞,而且對男女關係相當保守,與外表呈現超大反差。

 

    「妳看起來真的跟個性差很多耶。」我忍不住說。其實我也犯了給人上標籤的錯誤,好像她那樣的妝扮就該作風大膽。

 

    化妝是粉飾,也是偽裝。我並不認為給長輩好印象不重要,不熟識的人之間,本來就需要一些幻象,一些幻想,就像自己打扮成好媳婦贏得好印象之後,也順道擁有了「他父母很喜歡我」的幻想。

 

幻想生來就是為了被現實打破,人性本賤,若一開始表現得好,妳就只能表現得更好,勉強維持持平分數;反之如果一點不慎,馬上被扣分到底,誰在乎妳的妝有多楚楚可憐。

 

    當「好媳婦」沒這麼容易,也不是人人當得起,遇見開明長輩那是妳八字好,不需委屈自己雙方都開心;難搞長輩眼中的「好媳婦」,八成都得委屈求全眼淚往肚裡吞還不准吭出聲。

 

    年少時跟某任交往對象的父母第一次吃飯,我不免俗地也換上非常端莊的衣服,還不敢把眼線畫太粗,圖的也是個好印象。

 

    餐桌上大家客客氣氣,未料長輩卻私下說,我臉上的某顆痣不好,脾氣來的時候擋都擋不住,要不考慮去點掉吧。

 

    從那刻起我就明白了,甚麼清透妝容啊、好人緣穿搭都是拿來騙自己的浮雲,只要頻率一個不對,對方眼中就只有妳一點不順他意的地方,就像人們只會在意白紙上的墨水點。

 

    當然最後我留下了那顆據說壞了面相的痣,也當不成他們家的「好媳婦」,可是一點也不覺得可惜。

 

    直到現在,有時想換換口味時,我也會化個所謂的「好媳婦」妝容,但不是為了給誰好印象,純粹化自己開心,或者是購物慾熊熊燃燒時,找個藉口添購幾件新衣服。

 

    一個人的價值本來就不是一抹眼影或一款唇色可以定義,化妝最重要的是過程開心,完妝更有自信,而不是討好別人的工具。

 

 陳默安粉絲專頁

陳默安,喜歡聽故事,認為只要真心訴說,都是動人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