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快要結婚的妳

幾年以前的妳沒有想到,妳會很快就幸福了。

 

那時候的妳可能,還在一段很脆弱的關係裡面。多說了或者少說了什麼、多愛了或者不愛了一點點,妳就會失去這個人。妳很隱約地知道,自己在強求快樂。他有時候找妳,妳想要以為那是想念,他還會想到妳呢!他有時候對妳好,妳努力原諒他的過分:他讓妳寂寞、他對妳不耐煩、他聽到妳哭就掛掉了電話。

 

妳為了他說好話,說到後來都心虛,不敢告訴朋友你們又和好了,和他在一起的時候不敢接朋友的電話。妳在他身邊的時候,好像還是一片荒涼,因為妳輕聲細語到低聲下氣。不愛和不被愛,到底哪一個比較寂寞?

分手的那一天,妳才知道是他說了算。他說不要了,分手才不會是氣話而已。

 

妳又來了、妳又搞砸了。妳都那麼聽話了,愛情到底還想要妳怎麼樣。三十歲以後的傷心,每個人都是各自療傷,好手好腳了以後才出來見人。妳好不容易回來了,坐在一群朋友裡面,笑起來的時候,感到自己老了。

 

沒有想到遇見新的他。

 

他在陽光燦爛的街頭,順手牽起妳的手,妳跟著他跑過一個綠燈倒數的路口。他讓妳放心打電話給他,也想聽到妳的聲音,妳發現原來手機電池的續航力好低,開始帶著行動電源出門。他等不及吃妳煮的菜,「也太好吃了吧!」原來妳會被讚美。

“ She said YES.”  他跟妳求婚的那天,他在臉書放上妳戴著戒指的照片,設定為公開。

 

妳會不會跟我一樣,也幸福到有點恍惚呢?搭公車戴上耳機聽到那首歌:「曾經我也痛過我也恨過怨過放棄過,在自己的房間裡覺得幸福遺棄我……」傻傻地哭了出來。傻裡傻氣的,也有禮物啊。原來我們都要排隊,等著領到自己的那一份。

準備婚禮的時候,我已經不想要華麗。談過太多鋪張的愛情,最後都是場面話。我們拍了婚紗照,訂下一個讓所有人都玩得很開心的場地。誠惶誠恐地邀請想要祝福我們的人,都是陪過我們的人。慌亂了以後,又是我們兩個人了。

 

婚禮的前一天,他熨燙襯衫、擦拭皮鞋;我敷著面膜眼膜,拉起棉被躺在他旁邊:以後要生活在一起了啊。

(謝謝Aveda寄來婚禮面膜,推薦給來不及做臉、害怕隔天會浮粉的朋友,隔天醒來會亮澤飽滿。婚禮眼膜也很不得了,眼周細紋減少很多,早上醒來就有光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