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要男人愛妳,妳也得先顧好自己

他們交往了許久,眼看大學同窗的紛紛步上禮堂,她卻還在原地打轉,她就暗自著急。原本有出國進修的想法,為了他說捨不得她而留下來,但日子一天天過去也不見他提出任何計畫,她鼓勵他一起存錢買房子,他滿口承諾卻老是跳票,還是繼續玩樂吃喝,當個快樂月光族。

 

她其實厭倦現在毫無成就感的工作,一直想換個比較有興趣的行業,他卻拼命勸退,一直跟她說這份工作很安定又能準時下班:「妳喜歡的那種工作都是要加班,以後生了小孩怎麼辦?男人苦命才要在外面拼事業,女生穩定好好照顧家庭就好。」

 

她願意當他口中的好命小女人,讓他當個大樹撐起一片天,但都到了三十好幾,總不能這樣一直耗下去,要不然就安定,要不然就放手一搏。可是他從不提結婚,迂迴的試探過幾次,他的口吻卻總是若無其事,既沒有否定,卻也看不出一點積極的態度。

 

終於她再也不想等了,於是直接找他攤牌:「我們年紀都不小了,親友也常問我究竟什麼時候要嫁,你有考慮過結婚的事嗎?」

 

他眉頭皺起,不聲不響好一陣子,才說:「有想過。」然後又沒了下文,但這次她決心問個水落石出:「那然後呢?我們要討論一下結婚日期嗎?」

 

「嗯.. 喔…,可是妳和我們家宗教信仰不同,我怕以後我們家祖宗牌位沒人拜,我媽年紀大了,總不能一直交給她弄。」他吞吞吐吐的說。

 

她聽了不由得心中三把火,早在剛認識時,他就知道她的宗教信仰為何,卻在這個節骨眼突然擔心起以後祖先牌位沒人供奉,她忍著氣說:「我的信仰從不干涉你,你自己也可以準備祭祀吧,我不拿香但可以幫忙。」

 

「可是準備三牲四禮也很重要,而且若不是媳婦準備,我媽會說話。」他瞬間振振有詞了起來,「好,如果真的有需要,由我來供奉祖先牌位也沒問題,反正這是盡孝的表現,我相信教會的牧師也會同意我這麼做。」她乾脆的回答,就想聽聽他還有什麼說法。

 

他似乎沒料到她這麼輕易的妥協,又支支吾吾了老半天,才說:「可是結婚後要住哪?我家沒地方,我們的存款也買不起什麼房子。」「那不是說好要存錢嗎?」「唉,靠那一點死薪水要存到什麼時候,都是政府的錯..。」她不讓他叉開話題,接著說:「不然先租房子也可以,不一定要買房才能結婚啊!」

 

「嗯…, 那婚禮怎麼辦?我爸媽一定會想辦台式婚禮,搞不好還會搞個熱鬧的流水席,但妳家那邊應該會想請牧師證婚吧!」「我覺得這是小事,牧師人很好的,請他到流水席證婚也未嘗不可。」

 

「呃…嗯..。」他跟著又不說話,拿起手機開始滑動,她冷眼旁觀,忍不住說道:「你一直要我為結婚做準備,讓我放棄出國跟換工作,但我想問婚期到底會在什麼時候?今年?明年?餐廳要提早訂,婚假也不能說請就請。」

 

他楞了一陣子,忽然把手機一扔、發作起來:「妳不要做什麼決定都攤在我身上,妳也可以拒絕啊!別再逼我,我壓力很大!」

 

在我看來,每個人都有權利選擇自己想要的生活,因此並非不結婚就是不負責任或是爛人,比起胡亂承諾,這樣還好上許多。但是最怕會滿口承諾卻跳票,女人常為了準備進入婚姻放棄原本的理想,比方說有人就辭掉工作去幫男友顧店、只領基本生活費,最後卻發現男友根本無心經營,最後美夢依然是空談,浪費的只是你的人生。

 

為愛付出非常棒,組織一個家也要兩人攜手共進,但前提是妳要先顧好自己,好的愛情不應該建立在某人的犧牲配合上,當妳自己都沒了能量,要怎麼給予?

 

凌茜粉絲團

 

 

>>看更多本周HOT ISSUE別讓愛情綁架你的人生

 

 

生於香港長於台灣,從事文案和企畫多年,做過不少跨界的事情,但不脫人文、藝術、文化的範圍。最近幾年離開朝九晚五生涯,成為自由工作者,除持續從事企畫工作外,亦朝寫作與影像創作努力。 性格既靜且動,即使生活在繁忙的都市,仍然保有心中一片花園與海洋,希望不久的將來能移居到安靜的小鎮,最嚮往有天能到阿拉斯加或北極親眼目睹極光。 和兩隻貓一起生活,母貓重達七公斤,正為了牠的體重持續奮戰中。 著有:《不管你捨不捨得,許多事遲早要放下》、《當你不能享受孤寂,你注定無路可去》、《支撐你的, 往往也是讓你崩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