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有擁抱也無法寬恕的胸懷,是種最悲傷的坦白

有沒有好多次,在忙完一天後、在交際應酬後,回到家攤在床上,衣服還沒換、襪子還沒脫,閉上眼腦海中就突然浮出一個問句。

 

「嘿…這麼辛苦是為了什麼?」

 

有人告訴我,多走路,走一走能讓思緒更清晰,就不會想的太多;可是,有時我卻總是越走越覺得迷惘,越弄不清方向。

 

還很小的時候,以後要做什麼事、當什麼樣的人,明明一下子就可以說出好多好多的;現在問身邊同齡的人們,各個都噤聲,只有酒杯互相敲響的回音在彼此心裡迴盪,那一聲聲都不長,寂靜之後剩下的只有失望和迷茫。

 

 

還記得小時候家裡的牆上掛著一塊大大的白板,還稚氣的我,在上頭畫上了一件花俏到不行的禮服,有著多到誇張的蕾絲和宮廷式的超長裙擺。

 

指手畫腳的跟爸媽說長大後結婚就要穿這樣,現在想起來,還是會莞爾一笑,大概那時是童話故事看太多的關係,才有這樣的想像吧;以為自己總會過上幸福快樂的日子,就如童話一般。

 

真的長大了,才發現愛其實比想像中的還要複雜,它以很多很多種形式存在著,不論好壞。

 

我聽過身邊朋友有人到最後才知道自己是第三者,卻還是執意離不開;有人和最好朋友的前男友在一塊,未曾想過朋友的心碎到拼不回來;有人交往十天就收到一枚訂婚戒指,既開心又擔心沒車沒房怎麼辦;有人無法忍受分開就跳進了海,留下悲傷餘生的家人與沒有內疚太久的負心漢與。

 

我甚至曾在咖啡廳裡無意撞見了正宮和小三的談判。

 

問著:「什麼時候開始的?」

 

她們不如電視劇裡的激動澎湃,反而是用著冷靜到令人鼻酸的語氣交談。

 

愛很美好是對的,卻也無可否認,有愛仍無法解決的問題確實存在,有擁抱也無法寬恕的胸懷是種最悲傷的坦白,它們都以一種緩慢地方式侵蝕我們要的簡單。

 

在最初,我們要的都很簡單,只是世界太不容易了,兩個人之間能被介入的因素實在太多太多,又或許是人與人之間的關係也都沒想像中堅強勇敢,隨便一個試驗啊,就什麼都沒了。

 

長大了,才發現愛其實比想像中的還要複雜,它以很多很多種形式存在著。

 

那時每天放學走進南陽街,樓下阿姨賣的60元滷味套餐是我們匆促的晚餐,多少份模擬試題伴隨著青春遠去,老師點名打瞌睡的同學起來罰站。

 

我懷念起從前那小小的、單純的,愛。

 

 

Ash愛寫字

Instagram

 

-城市記錄者- Ash/艾許,有選擇恐慌症的天秤座,沒有鄉愁的台北人。 想要用著有溫度的手,輕輕的,慢慢的,為青春留下一些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