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沒關係,我養你啊

 

 

窮的只剩下理想的男人,

說得最動聽的話不是我愛你,

是我養你。

但是,

願意養跟養得起還是有差別的。

 

和女朋友約會,某人跑來蹭一頓飯。吃完飯聊過天後,要接著去應酬客戶不陪我們,離開前把帳先結了,包含酒錢。此舉讓朋友很是開心,誇我嫁了一個大方的男人。

 

「妳知道嗎?上次有同事下班約我吃飯,男的。結束後竟然跟我AA? 有沒有搞錯啊? 他約我耶。」翻了個白眼順便喝了一口馬丁尼。

「所以妳覺得男生約妳吃飯就必須請客?  這意思嗎?」我問。

「不是嗎?  男人約女人吃飯不該有義務請客嗎?」朋友驚訝的說。

「那是『男人』約『女人』吃飯,妳有要給妳同事把嗎? 」我笑了。

「誰要給他把啊? 他對我也沒有那個意思。」

「這就對了呀,妳對他或他對妳都沒有往男女之間的方向去吃這頓飯,AA超正常的好嗎?」

「況且他主動提出AA就更沒有懸念了,普通朋友無誤」我補了一句。

「那他幹嘛約我? 」朋友問。

「就妳剛好有空唄! 」我說。

 

既然起了這個頭,我們也就順勢聊了下去。不管妳是文藝小清新,還是霸氣女高管,不管妳收入多少,家庭背景如何,是不是女權至上,約會時男人願意請客買單都是女人期待發生的事。這無關乎價值觀,無關乎教養,倒是長久以來男人與女人之間難解的感情糾結以及尊嚴問題。你以為只有中國社會才會有這樣的情結,其實西方社會也不少。而且越往戀愛方向走去,「男人買單」所代表的含意就越多元。從大氣,大方,體貼,有紳士風範,到值得託付終身。每買一次單,女人就會覺得是男人多愛了她一些。許多人以為這跟錢有關,卻恰恰沒那麼有關。女人總喜歡繞開錢的部分去談戀愛,真正遇到錢的問題依然用愛來解讀。即便現代女性多半能自己賺錢甚至比有些男人賺的還多,這個屬於女人「被愛」的傳統權利,還是沒有走出內心思維,也許還一代傳了一代。

 

所以總能聽見一些耳語是關於約會時男人究竟要不要讓女人付錢的種種討論。排除那些故意白吃白喝的投機分子,絕大多數的女人還是以此為由來判斷男人的優劣,而知道這個遊戲規則的男人能不給足自己面子嗎? 除非他真的對妳一點兒意思也沒有,以及他實在是太窮了。不是不想付,而是不夠付。付得了一次,付不了千千萬萬次。

 

無法替妳買單的男人,即使愛著,也有點無力。不能繞著錢打轉,卻真實的為錢所苦。不能撇開尊嚴,卻處處彰顯了自卑。妳進他退,妳退,他也覺得深深受到傷害了。

 

《喜劇之王》裡,尹天仇和柳飄飄度過一夜後來到次日清晨。柳飄飄起床替尹天仇蓋了蓋被子,便起身到窗邊坐會兒。早就醒來的尹天仇走到門邊看著無比美麗的柳飄飄,內心一陣喜,卻打了電話詢價。之後把自己所有的財產放在柳飄飄的外套上,繼續裝睡。柳飄飄回房見到百感交集,換好衣服拿走錢,道一句「謝謝老闆」便轉身離開了。追在身後的尹天仇在柳飄飄回頭看了兩眼後終於朝著她喊:

 

「去哪裡啊 ?」

「回家。」

「然後呢 ?」

「上班。」

「不上班行不行 ?」

「不上班你養我啊 ?」

尹天仇無奈的笑了笑,退了回去,任柳飄飄消失在視線。最後依然鼓足勇氣再次追上。

「又怎麼啦 ?」柳飄飄問,順勢點起了菸。

「我養你啊 !」尹天仇慎重的說。

 

海風把柳飄飄的長髮吹得滿天飛舞,也把尹天仇穿著老舊襯衫的瘦身板吹得寂涼。柳飄飄定了幾秒終究笑著回頭說:「你先照顧好自己吧,傻瓜」。

 

看過電影的都知道,鏡頭一轉,柳飄飄隨後在計程車上哭得不能自已。方才的毫不在乎轉眼變成撕心裂肺的痛哭。

 

於是,我們終於知道,跨越這道傳統權利的設限需要的不是勇氣,是自尊。

 

| 凱特謎之音|

 

複雜的永遠是人,

不是錢。

 

 

本文出自凱特王Kate

凱特王粉絲專頁

凱特王instagram

 

凱特王新書《時尚,只是女人的態度》時報出版

 

  

 

【想看更多到博客來】

 

台灣人在北京。從事化妝造型工作超過10年,同時是一名Blogger。分享日常穿搭,並與小品散文結合。聊時尚與生活,聊心情與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