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我想起簡單的愛情,就會想起你。

在往你家的那條路上,轉角二樓那戶人家的陽台上,有著滿滿的杜鵑花,每到三月了它們就恣意盛開著,天氣好時走過,一抹粉嫩隨著陽光灑落,映在我的臉頰。

 

 

今晚下起了大雨,風一吹刺骨的寒風就從袖口竄進心裡。

 

好久不見的舊同事姍姍來遲,一到就連聲的對不起對不起啊!路上司機開錯路了……。

 

她還是老樣子,我們最要好的時候是大學一起打工的日子,兩個鬼靈精怪的女生,總是逗著對方哈哈大笑的。

 

久違的晚餐,我們說的話題已經不同從前,講的是工作,說的是誰竟然要結婚了,然後一道驚呼著那個說討厭小孩的朋友現在懷了一對雙胞胎。

 

「怎麼覺得才畢業幾年,身邊的人就都急著結婚了啊?」我邊喝下有著檸檬果肉的水這樣說。

 

「對啊,可是我還想再多做一些自己想做的事情,現在談結婚太早了。」她說完後,我在對面點頭如搗蒜。

 

想當初,我們在共度青春的時候,一點寒流算什麼,照樣是短裙露肩的穿著,現在她抱著及膝的羽絨外套告訴我,她穿了五件發熱衣在裡頭。

 

她說,她很懷念那個時候簡單的愛情,在還無憂無慮的學生時期,除了怕太過平淡所以時常任性之外,整體而言可以說是最輕鬆愜意。

 

那個時候我們離單純不算太遠,離世故還有段距離,也開始逐漸理解了真正愛一個人的感覺。

 

「我發現這幾年自己變了好多。」她語意不詳的說。

 

「那裡變了?」

 

「我竟然開始對於甜食沒有興趣!從前一次要拿兩三塊蛋糕才能滿足,現在經過蛋糕櫃,我就只是走過去……」她說完便咕嚕咕嚕地喝下杯裡的檸檬水。

 

「這個嘛……我連甜的飲料都喝不下去了!」我給了她一個燦笑然後擊掌。

 

原來啊,原來這就是告別青春的前兆,從前喜歡的現在都失去了強烈的吸引力,刁蠻不羈的脾氣也都被打包成為過去,更明顯的是傷心時的情緒也不再驚天動地上演,而是內化為「大人」的一部分。在心裡受傷在心裡結痂痊癒。

 

有時我也會想起那簡單的愛情,接著就想起你。

 

三月了,在往你家的那條路上,轉角二樓那戶人家陽台上,滿滿的杜鵑花,不知道開了沒有。

 

 

Ash愛寫字

Instagram

 

 

-城市記錄者- Ash/艾許,有選擇恐慌症的天秤座,沒有鄉愁的台北人。 想要用著有溫度的手,輕輕的,慢慢的,為青春留下一些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