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飄洋過海來看你

文/空中老爺(資深座艙長) 

 

「你是台灣人嗎?」

 

從東京飛往關島,飛行時間大約是三個半小時,乘客以日本人居多,其中又以第一次出國的日本人為主,因此,上了飛機後對每件事物都感到新奇。但他們要求並不多,而且又特別守規矩,幾乎是天使般的乘客,對我們大部分的組員來說,可說是輕鬆的航班。

 

這一趟,我是當班的座艙長。由於這架七七七型的飛機只有兩個艙等:三十二個座位的商務艙及三百一十二個座位的經濟艙,因此我在做完商務艙的服務後,馬上前往經濟艙協助。

 

走進經濟艙的時候,有位日本同事幫忙拿了一樣東西給我,我調皮地用中文說了句:「謝謝。」

 

這時,我感覺到好像有人在盯著我瞧,轉頭一看,發現坐在附近十八B的亞洲籍婦女正上下打量著我。但我沒想太多,專心進行手邊的服務工作。

 

過了一會兒,我經過了十八B,她突然一把抓住我的手,說:「You, Taiwan?」(你是台灣人嗎?)

 

我望著她,左看看、右看看,感覺是來自家鄉台灣的旅客,於是用台語回答:「我是台灣來的。」

 

頓時她一副如釋重負的樣子,嘆了一口氣說:「不早講!嚇死我了。我正擔心整架飛機都沒看到半個可以跟我說中文溝通的人,真的擔心死了。」

 

可以感受到這位大姊的不安,畢竟整架飛機除了我以外,沒有任何人是和她講同樣的語言。

 

大姊說她需要我的協助,於是我邀請她到廚房,進一步了解她的問題,以及我可以怎麼幫她。

 

「馬靴兒」在哪裡?

 

一進廚房,大姊便急急地告訴我:「我要去馬靴兒啦!可是我不會英文,也不知道要怎麼轉機,就連馬靴兒在哪裡,我也不曉得。我只知道阮尪(台語)在那裡等我。」

我聽了很疑惑。「馬靴兒」?那是什麼地方?

 

請大姊出示她的機票及訂位紀錄,仔細一看,原來她的目的地是「馬紹爾群島」(也叫「馬歇爾群島」),而不諳英語的她念成了「馬靴兒」。

 

這位大姊是美枝姊,五十多歲,來自屏東。一早從高雄搭了飛機到日本東京成田機場,然後等著我們這趟晚上九點的航班飛去關島。

 

隔天凌晨兩點抵達關島後,接著她要等到早上八點多,再搭「跳島航班」(關島─特魯克群島─彭貝島─科斯雷島─布裘斯空軍基地─馬紹爾群島,起飛降落,起飛降落,共要費時八小時十八分鐘,飛行於密克羅尼西亞的小島航班)。

 

也就是說,美枝姊到達關島後,要在機場等待六個多小時,然後再飛行八個多小時,才能到達她的最後目的地──馬紹爾群島。而這樣飄洋過海到那裡,就是為了見她的「尪」。

 

二十年的遠距離婚姻

 

美枝姊和老公武雄哥已經結婚二十年了,兩個小孩也都上大學了。武雄哥是個跑船人,在遠洋漁船工作的他必須長年在外打拚,夫妻倆相聚的時間用腳趾頭數都數得出來,距離上次夫妻倆相聚已是一年半前的事。我很好奇,這樣的遠距離婚姻怎麼可以維持?

 

美枝姊嬌羞地說:「我一生就想和武雄哥相依,而且兩人有共同的生活目標,雖然是遠距離,但彼此少了一點揣測,卻多了一點信任。只要熬過這遠距離,就覺得沒什麼事能打敗我們的感情了。而且我們彼此是真心相愛著,飄洋過海來看他都是因為愛。雖然路途很艱辛,但是因為愛,所以這一切辛苦也都是值得的。」

 

我想到周遭一些已婚多年的朋友,剛結婚時老公是「北鼻」,老婆是「甜心」;而結婚幾年後,老公變成討厭的「死鬼」,老婆卻變成嘮叨的「黃臉婆」,同住在一個屋簷下,天天見面卻形同陌路。

相形之下,美枝姊和武雄哥這對二十年婚姻、遠距離夫妻的感情卻依然恩愛如昔,更是令人羨慕。

 

都是為了「愛」

 

了解了美枝姊心中的不安,我答應她,下飛機後,一定會把她親手交給地勤人員,請他們協助她轉機。

我還替美枝姊準備了一張小紙條,上面寫著:「My final destination is Marshall Islands.」(我的目的地是馬紹爾群島),若她在轉機途中迷失時,可以派上用場。以防萬一嘛!

另外,因為轉機時間會很久,我也準備了一些機上小點心及兩瓶水讓她帶下飛機,以備飢餓時可以食用。

 

班機抵達關島後,我實踐了承諾,把美枝姊親自交由地勤人員協助轉機。

美枝姊原本一臉不安的表情,此時已轉為喜悅。雖然她還有一段很漫長的轉機時間,但是她知道,她與心愛的武雄哥的距離是愈來愈近了。

飄洋過海來看「你」,都是因為「愛」。而擁有真愛的我們,不需要飄洋過海,是不是更該好好珍惜眼前的幸福呢?

 

本文出自《空中老爺的日常》寶瓶文化出版

 

 

 

【看更多請到博客來】

 

寶瓶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