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對的人在錯的時間愛了一回

 

 

每個人都很孤獨。

在我們的一生中,

遇到愛,遇到性,都不稀罕,

稀罕的是遇到瞭解。

——語出中國劇作家廖一梅的《柔軟》


《通往機場的路》正在台灣熱映,搭配這些日子以來一波波潮溼又陰晴不定的冷氣團,真的像極了結婚後10年的生活。

 

我想,這是很多結了婚的女人對此劇抱以熱烈企盼的主要心聲吧。重複的對話、動作逐漸變成習慣,日常生活像滴水穿石般,把兩個人的心都蝕出了一個缺口。他看著她,她看著他,忘記從什麼時候開始懶於梳理的一切,竟讓彼此都面目可憎了起來。

 

婚內出軌的戲不少,但像《通往機場的路》試圖給觀眾一個一個問答題的不多。《麥迪遜之橋》用三天的時間定了一生的約定後,各自回歸主流。這是誰都不得罪的隱忍,當然有人會理解成為了成全孩子,所以在愛情面前當一位有大愛的母親,而不是一個自私的女人。自此,凡婚外情戲碼,終究要有一方選擇「回歸家庭」以正視聽。例如日劇《晝顏》,韓劇《密會》,電影《再見,總有一天》、《男與女》、《外出》……,甚至連王家衛的《花樣年華》都只能含蓄的問:「如果多一張船票,你會不會跟我走?」

 

比較激進的應當就是《失樂園》了。如果婚外情就是需要披上道德淪喪的外衣,那麼我們就以死明志,對抗這個不被主流接受的身分。

 

但《通往機場的路》把這些都拋開了,尤其是道德觀。在細膩的畫面與演員生動到位的表演中,整部劇用文藝的慢步調,把觀眾拉進了一段因瞭解而相愛的關係當中。我們無法清楚的得知男女主角他們各自的婚姻在何時出現質變?或者當初究竟愛了有多深才決定結婚?劇情一開始的設定就著眼於他們婚姻裡的缺口,而彼此,則是能夠補齊這個缺口帶給自己溫暖的人。

 

 


 

有人說,在對的時間遇見對的人是一種幸運;在錯的時間遇見對的人,需要的是勇氣。那麼多婚外情的戲碼,最終探討的無非就是「承擔起錯誤的結果,才有資格談真愛」。

 

以正視聽選擇回歸家庭的人,某種程度上是不是缺乏直面錯誤,追求真愛的勇氣?許多人錯估了自己承受壓力的能耐,以致於在最後一秒回頭了。這個決定,或許才是讓婚外情變得醜陋不堪的主要原因吧?所以《通往機場的路》為我們示範了一種叫做「結束掉舊事物才能理所當然地享受好東西」的態度。不管如何,婚內出軌都是一種違背當初誓言的行為,但名存實亡的婚姻讓彼此都痛苦不堪也是一個不爭的事實。想要得到真愛,還是要先負責任的結束這段婚姻才行。即便結束的過程需要遭遇很多的為難與誤解,你也必須做。

 

與朋友聊起這齣戲的時候,她建議我去看看中國劇作家廖一梅的《柔軟》。《柔軟》是廖一梅「悲觀三部曲」中的完結篇。大意是講述一個性別錯亂的年輕人,在變性的過程中,與緋聞纏身的女醫生產生了難以名狀的情感,還有界定不清的性關係。她說這本劇作裡的金句很多,其中傳播最遠的就是「每個人都很孤獨。在我們的一生中,遇到愛,遇到性,都不稀罕,稀罕的是遇到瞭解。」

 

《通往機場的路》沒有用煽情的語言與肢體,僅僅用「瞭解」的眼神就說明了這個「稀罕」。所謂,一眼一萬年。也正因為用來描述「瞭解」的篇幅與畫面太多太美太撥動心弦,作為看客的我們才不忍直接導入不倫的關係。

 

再者,一些弦外之音我也從這齣戲裡看見了。表面上說的是婚內出軌的故事,卻也能讓未婚男女思考步入婚姻的前提是什麼?讓已婚的人檢視婚姻中出現的問題與失去溫度的關鍵是什麼?最後才是萬一出軌了該怎麼面對與解決。

 

只是,《通往機場的路》終究是理想型的結局。它或許低估了很多人根本不想成全只想掐死對方那份寧為玉碎的心。

 

|凱特謎之音|

 

 

在對的時間裡都遇不到對的人了,

更何況在錯的時間裡?

 

 

 

本文出自凱特王Kate

凱特王粉絲專頁

凱特王instagram

 

凱特王新書《時尚,只是女人的態度》時報出版

 

   

 

【想看更多到博客來】

 

台灣人在北京。從事化妝造型工作超過10年,同時是一名Blogger。分享日常穿搭,並與小品散文結合。聊時尚與生活,聊心情與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