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你是沿途向後疾逝的風景,不斷離我而去

我不情願的醒來,匆匆換了衣服抓了包包就出門,公車一路搖搖晃晃的,真想再多睡一下。

 

昨晚,又夢見你了。

 

忍不住伸出手指計算我們分開了幾年,才發現一隻手還不夠,原來已經過了這麼久。

 

他留下的曾經,就像是在每天搭上公車後,沿途向後疾逝的風景,一直不斷地離我而去,又會一再相遇,日復一日的,我以為自己的生活在前進,卻原來還是會走回同個路口。

 

或許有些人、有些事想不起,不是因為被忘記,而是太想記得了,於是我們用最小心最怕弄傷它的力氣,把段段回憶收藏在心裡最深最安全的一隅,放的時候動作太溫柔太輕,就連自己都忘了,它其實從沒離開過。

 

我還記得他在我的夢裡笑容依舊好看,跟從前一樣好看,笑得像是我們之間什麼傷害都沒有,所有的一切都好好的。

 

那像著孩子般的傻裏傻氣,濃密的眉毛有著男人的陽剛氣息,但白皙的皮膚卻比少女都還要吹彈可破,當時看著他纖長的手指還想著,不去彈鋼琴真的太可惜了。

 

他的一切我都記得,不知道為什麼,就算最後他沒留任何後路給我走,我們再也不可能了。

 

 

我刪去了他的號碼,我略過了他從臉書上傳來的好友請求,如果可以的話,我希望他一輩子都別再看到我。

 

但是我還是會去從前常一起去的咖啡廳,我會無意識的停在他說喜歡我的那個路口,我會一個人去,說好要一起去的地方。

 

偶爾會想著,是不是因為還愛著,才會時不時就讓他出現在夢中,即便我生活那些關於他的一切,都抹掉得很徹底;是不是或許真的有一種可能,我們會愛著一個人,卻不想再與他有任何交集。

 

可是我非常明白的,恐怕是那一次的分手毀了我對愛情的憧憬,那一次的分手告訴我相愛不一定會天長地久,那一次的分手讓我像是被甩了一個耳光般地真正地長大,然後成為一個不痛不癢的孤獨患者。

 

可是那段美好、青澀又無畏的愛情,是我替自己的天真青春所留下的證明,所以太過深刻,於是都還記得清晰。

 

還牢牢記得的不一定都還愛著,可能只是某段太過重要的回憶,關於青春、關於憧憬、關於受傷、關於振作,關於曾經深深愛過的你。

 

你就像是每天公車上沿途向後疾逝的風景,一直不斷地離我而去,又會一再相遇。

 

 

 

Ash愛寫字

Instagram

 

-城市記錄者- Ash/艾許,有選擇恐慌症的天秤座,沒有鄉愁的台北人。 想要用著有溫度的手,輕輕的,慢慢的,為青春留下一些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