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單身是個運氣問題

 

 

 

從前單身的人,大家給他們一個頭銜是“單身貴族”,現在單身的人,旺旺被人稱為“單身狗”。因為此,自從人們對於單身人群的稱謂,從單身貴族下降為單身狗之後,隨著世風日下,獨自一人在這個社會生活就開始有越來越多的不方便。

 

出去吃個飯,服務員恭恭敬敬的開門,鞠一躬說:“請問您幾位?”

 

“一位。”我老老實實說。

 

“哦,一位。”

 

然後就把我帶到角落單人桌,正對著收銀臺。

 

——謝謝你體恤我一個人吃飯。

 

不過是想好好吃一頓牛排,卻被“32號桌買單!”“21號桌加水!”“48號桌客人開發票!”

 

吵吵的食之無味。

 

放下餐具去上洗手間,怕東西會丟提著包,回來的時候發現盤子飲料都被撤,連桌子被擦乾淨了。

 

“我還沒吃完啊!”

 

正收拾餐具的服務員一臉抱歉的說,“我看這個位置沒人,我以為你走了……”

 

多麼痛的領悟,可是我還是分身乏術。只得匆匆吃完,匆匆離開。

 

尤其是一個人吃自助餐,上個洗手間回來發現東西全沒了。每次獨自用餐都把我吃的緊張兮兮的。下次去吃飯,要麼先去洗手間,要麼自己帶塊牌子,上面寫:“沒吃完,勿收,謝謝。”

 

在食堂吃飯,經常被問:“請問你是一個人嗎?”

 

說不是吧,不想騙人;說是吧,已經預感到事情不妙。果然,問話的人不一會就端著餐盤咣當一下坐在對面,我一直覺得,和一個全面不認識的陌生人一起吃飯是一件無比尷尬的事情。當然,尷尬的感覺也常常是促使我吃得飛快的動力。

 

這年頭,自己吃飯就意味著跟別人拼桌,坐角落。為了解決這個問題,據說丹麥開了一間EENMAAL,所有的食物都是一人份,所有的桌子都是單人桌。創始人很酷的表示,即便你是一個人,也有權利在一張單獨的桌子前,享用一份只屬於自己的大餐。

 

那年冬天我去日本,神奈川飄著小雪。在一條小街上,隨便找了一家烤肉店,坐下,點餐。一個年輕人獨坐屋中一張四人臺,左手持一本書,右手放一杯鮮榨紮啤,休閒的讓人羡慕。屋內煙氣氤氳,人聲鼎沸,菜沒送到,我拿餘光看他,他呷一口啤酒,翻幾頁書,食物用盡,把碗筷擺放整齊,正正衣冠走出去。

 

我一直記得那份氣定神閑,而且看起來舒服極了,一點也不孤單。

 

 

我的好朋友張雯雯,已經單身五個年頭,即將向第六個年頭大步邁進。在這漫長的單身時間裏,她只有三個月時間,在所謂的男女朋友關係當中,其餘期間都是百分百單身狀態。

 

我說的百分百單身是她沒有地下情,沒有做影子情人,沒有曖昧,就老老實實的單著。

 

她單身五年,那天我們發微信她說:“今天我哥生日,他打了好幾次電話讓我去,我沒去。我去幹嘛呢,我哥事業有成,家庭幸福,還有可愛的一兒一女。我有什麼呢,熱鬧是他們的,我什麼也沒有。”

 

為了擺脫單身狀態她一直在行動,她喜歡運動型男生,每個月都會報名騎行和穿越,把自己打扮的跟花一樣的出去,最後灰頭土臉帶一身土回來。

 

然後她經常告訴我說,這種活動裏面所有的女生都喜歡裏面顏值最高的男生,所有的男生都會喜歡裏面顏值最高的女生,最後的結果往往是顏值最高的男生和顏值最高的女生速配成功,剩下他們這些盧瑟們互相鄙視。她鍥而不捨的參加穿越活動許久,這個背景板當得賣力,但是收效甚微。

 

親朋好友對於她的努力從來都是不吝嘲諷。可是她還是有收穫的,她交了好幾個知冷知熱的好哥們兒,都是參加活動認識的,現在的關係還很好。

 

為了增加遇到運動型男生的概率,她每天都到操場上跑步。五年時間,她找的人不喜歡她,喜歡她的人她不喜歡,不過堅持跑步把她變成了一個特別有毅力(hěn zhòu)的人。

 

不少人心疼的勸她降低標準,說這麼杵著早晚成齊天大剩,但是張雯雯每次都以一種大無畏的姿態,拒絕妥協。

 

我說我覺得張雯雯挺棒,不將就的姑娘都輸得起,而且一定會贏得漂亮。去年耶誕節,她在微信裏放了一小束花,我不用問,就知道她已經準備好擁抱遲到的愛情了。

 

 

 

我在高鐵上認識了一位老大哥,他就坐在我旁邊。65年生,一個人過。他說單位裏的年輕人都喊他劉哥,我也是年輕人,也可以隨著叫劉哥。

 

他長得很像《瘋狂的石頭》裏的黃渤,吊梢眼,大眼泡,牙齒黃黃的,都是茶漬和煙漬。腮幫子有些鼓,看人的時候斜著看,思考的時候還會無意識的抖腿。

 

他跟我講他到這個城市是為了跑客戶來的,他在這呆了三天,很幸運的遇到了一個好老闆,有90%的可能性要跟他的公司簽合同了,60噸的材料,他作為業務員能提不少錢。

 

他這個人特別愛聊,把他之前怎麼一事無成,到這個單位是怎樣重頭再來,而且到現在為止運氣還不錯,整個給我講了一遍,三個小時的旅途,我都在聽他嘚吧嘚中度過了。

林韻(正經嬸兒)

林韻,中國人民大學歷史博士,台灣政治大學交換學生。在四季分明的北方長大,祖籍福建漳浦。

 

民國78年出生,屬相蛇,有時溫和寬厚,有時刻薄較真,不解風情。

 

本來是學藝不精的學術宅女,以為全部人生就是在歷史的海洋中學到人書俱老,一眼看到盡頭。

 

一年前開始在博客上寫作,沒想到漸漸的被冠以“情感勵志作家”頭銜,出版了兩本書,加印三次,賣了五萬冊,有十萬關注者,閱讀轉發超百萬次。誠惶誠恐,一路狂奔至今。

 

依舊是這個世界微不足道的人,養了一條流浪狗,一隻暹羅貓,用心生活,認真表達。

 

在真實世界里拼搏,在文字江湖里藏身。這裡有情感有勵志,有關於這個宏大世界的小小觀察。既然來了,說請坐太客氣,稍坐一會兒再走吧。

FB:https://www.facebook.com/linyun0313/

微博:http://weibo.com/u/5447658262?is_hot=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