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如果可以,請不要把我給忘記。

想看一場永不散場的電影,總望著一個永遠不會回頭的背影。

 

不太確定春天是否真的來了,天氣依舊忽冷忽熱,就像你。

會不會其實我從來都不懂你,隨著年齡增長越會開始質疑過去的愛情,總之,開始下雨了。

 

學校附近的天牆下旁邊還有一家50嵐,從前下課我總是會買一杯珍珠奶綠在那裡等你,顆顆珍珠沿著吸管不情不願的進到我嘴裡,通常還沒喝到三分之一你就會到了,你機車的原廠引擎聲不吵不鬧,我一聽就認得出來,就知道你來接我了。一開始我們的愛情是屬於彼此的秘密。

 

去年經過時卻發現,天橋早已經被拆掉了。

 

那個地方的回憶隨著被打成碎片的鋼筋混凝土,全被剷上了裝載廢棄建材的卡車上,接著就隨著時光荏苒,沒有終點的一直往遠方開去;天橋看似堅強的承托式結構,撐不起我們遍體麟傷的愛情,一次次的爭吵、大喊、崩潰、冷戰,都過了承重極限。現在若是有機會經過那裡,卻還是會忍不住多看一眼,看看那時候的我們。

 

其實感到困惑的是,坦白來說我和他之間多是爭吵的畫面,真正感到非常幸福的時刻可說是寥寥無幾,所以為什麼會那麼傷心,而且這一難過就是好幾年過去。我想一定是我漏掉了什麼十分重要的,是埋怨青春被浪費,還是恨他摧毀了我一直以來對於愛情的憧憬,又可能是當時的我愛他比愛自己多,以至於他走了,一部分的我就也被帶走,自此不管如何都覺得自己不再完整,我再也不知道要為了什麼而努力著。

 

覺得辛苦的是,堅強的我必須假裝不脆弱,念舊的我必須一派落落大方,明明從來都沒有放下,卻要跟大家說我都忘掉了,你的樣子都模糊了。

 

 

時不時我就會想你,想你是不是跟我一樣,一份陳舊的掛念放在心裡,即便過期也不願丟棄,亦或是你從來都沒有為我傷過心;可能我之於你,僅是人生中一幅走過時驚嘆不已,路過後卻覺得再也沒有理由需要想起的風景。

 

我的專一很倔強,對家人、對朋友、對小狗,特別是對你。

 

試過多種療癒方法後,發現最終學會的是愛上寂寞,如此一來就再也不用害怕會被誰遺棄,不需要一再重新適應獨自生活的感覺,儘管因此看起來總有一抹憂鬱藏在笑臉上的弧線,不過最重要的是我終於能和自己和平共處了,我們不再互相折磨。

 

這場雨還沒停,路燈下的雨水清晰不過你總是說話的眼睛,說你早已經把我忘記。

 

Ash愛寫字

Instagram

-城市記錄者- Ash/艾許,有選擇恐慌症的天秤座,沒有鄉愁的台北人。 想要用著有溫度的手,輕輕的,慢慢的,為青春留下一些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