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我無法笑著說再見

每次突然大雨時,就會忘記帶傘,晴天時一把多餘的重量就會靜靜出現在我的包包裡,事與願違在我的生活中經常上演。

 

忘了你送的杯子不隔熱,裝了沸騰的水就握著杯身,啪踏一聲,杯子和熱水全碎在地上濺在我的腿上,因為驚嚇而往後跳開,接著卻有種十分複雜的情緒開始湧現。那是你唯一留下的東西。

 

站在原地的我一句話都沒有說,就是傻楞楞的站著。

 

就跟分開的那天一樣,其實我想說的有好多好多,說就算你現在沒錢我也願意陪你一起努力,說不如我們下個月一起出國玩吧,說你喜歡吃的那個海苔我已經訂了,說你出去喝酒時可不可以不要關機,說我雖然不常開口但是我很愛你,說我們再試試看好不好拜託……。

 

腦海中劃過好多字句,卻沒有一句發得出聲音,全都轉成淚水,就像是被拆解的珍珠項鍊,斗大的眼淚在水泥地上留下深淺不一的痕跡,一個字就會有一滴。我最後脫口而出的竟是:「還是分手吧。」

 

有時候,我會想著,如果那段青春沒有你,我是不是會更加完整,是不是會更加幸福一點。

 

戀情多好發在無邪的學生時期,那時懂得太少,愛得太多,構成了刻骨銘心的原因。

 

有許多當時鬧的彆扭、氣憤難消甚至破口大罵的事情,畢業了之後、出了社會以後,才知道跟生活比起來,原來那些誤以為能使自己感到痛苦的事,其實根本沒那麼有能耐,其實都是不足掛齒的小事,原來。

 

可是也因此,愚蠢成了見證人,見證了我們的天真、坦承、熱情,所以不用覺得扼腕的,只希望不聰明的時間能再久一些,那麼我就能夠像從前一般,不計代價的好好愛一個人,雖然蠢,但是很快樂。現在總是想得太多太多了。

 

之後我是愛過幾個人沒有錯,他們都比你更愛我,不會說謊、不會冷落我、不會丟下我。只是有個隱性的缺點總是困擾我——太過執著。於是,越是刻意想要忘掉,就會更加想念。

 

有好幾次我羨慕那些分手時鬧到不堪難以收拾的人們,恨一個人或許還比較輕鬆。

淡淡地、平靜地說分開,隨之而來的巨大傷痛因為無處釋放,所以就緊緊牢牢地跟著我。

 

站在原地的我一就什麼話都沒有說,撿拾碎片的手被劃開而緩緩滲出血,即便過這麼多年,你總還是有辦法傷到我。

 


Ash愛寫字

Instagram

-城市記錄者- Ash/艾許,有選擇恐慌症的天秤座,沒有鄉愁的台北人。 想要用著有溫度的手,輕輕的,慢慢的,為青春留下一些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