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演慣悲情瓊瑤戲,連怎麼笑都會忘記

Share

  常常有朋友會問:「我不確定我們適不適合繼續交往耶?」

Advertisement

這個問題再簡單不過了,只要問問自己,快樂有沒有多過不快樂。

有人結婚是為了生小孩、為了具有法律效力的配偶關係,但談戀愛不一樣,談戀愛不過是兩個人喜歡對方,想要快快樂樂陪伴彼此。

一段眼淚多於微笑,爭執多於問候的感情,繼續下去有礙身心健康。

我的朋友「雪華」之所以有這麼瓊瑤的外號,就是因為她十次提到男友,有九次會落淚,一次沒哭通常是在撂狠話要分手,基本上隔天又可看到她在臉書放閃。

見了「雪華」的樣子,讓人驚心,原來不對勁的愛情、不恰當的對象能將一個人折磨成那樣。

男人嫌雪華在旁邊追劇吵,戴耳機總行了吧?想不到男人更暴跳如雷,對著雪華嚷:「跟我在一起很無聊就是了?!妳要戴著耳機追劇不會滾出去看,幹嘛來我家?」

交往紀念日,雪華盛裝打扮到了訂位餐廳門口卻不見男人影蹤,line不讀不回,打了電話過去卻被轟了一頓:「等一下會死嗎?我在忙!」

等一下,一等等了三個半小時,餐廳早就準備打烊,男人姍姍來遲還一邊滑着手機打遊戲,說剛剛在家解任務,很忙。

「可是他對我很好。」每當旁人勸分,雪華總是含著淚辯解,「我生理期的時候,他會主動買巧克力給我喝。」

「其實妳養條狗,牠除了沒辦法去買巧克力之外,其他應該都比那男人好。妳到底還對他有什麼期待?」

「我覺得他是好人,只是有時候脾氣不好。」

看來雪華的擇偶條件超簡單,只要不是作姦犯科的雜碎都可接受。

  雪華的委屈和眼淚沒有換來男人的疼惜或不捨,感情總是很弔詭,當其中一方表現得愈像受害者,另一方就會對號入座愈來愈像加害者。

這場悲情瓊瑤戲,雪華愈演愈入戲,不管旁人勸,把一個哭哭啼啼的委屈女子演得入木三分。

某天雪華和男人去看電影,好端端的男人又發飆,雪華捧著飲料爆米花在後面追趕,看見櫥窗上映出自己和另一對情侶的倒影,好像天啓提醒她,這場戲該喊卡了。

其實雪華只是看見另一對情侶有說有笑,女孩倒在男孩肩上,兩人快樂得像擁有全世界。而她自己,滿面愁容,臉部肌肉都忘記笑的時候該如何使力。

多麼可怕,她差點忘記生活可以是快樂的,愛一個人也可以不用時常淚流滿面。

我們都需要注目,也許扮演悲情女主角能夠好像有盞聚光燈打在自己身上,可是那終究不耐細看,太多眼淚令人生厭,當一個人懶得讓妳笑,更不可能在乎妳的淚水,那盞聚光燈只是妳不願面對現實的牢籠。

陳默安粉絲專頁

Advertisement
陳默安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