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沒有了多巴胺之後,愛情才剛剛開始

Share

看過韓劇我叫金三順的,可能會對裏面一段臺詞有印象:“男女到了愛情階段,就會分泌出多巴胺和血清胺,多巴胺是在愛情中最重要的物質,能讓人一時處於瘋狂的狀態,會讓你無法意識到對方的缺點,會擋住你的視線。”

這話說的不錯,而且發現了這個生物機制的科學家還在2000年獲得了諾貝爾獎。因此傑克和露絲在船上剛認識,傑克便能把生的機會讓給她;羅密歐和朱麗葉為了能在一起,喝毒藥抹脖子說來就來;梁山伯和祝英臺不能在一起,都覺得生無可戀。

在多巴胺的作用下,熱戀中的人都很任性。

不光是人,動物也是有多巴胺分泌的,它們在那期間完成愛情和交配。少則幾個小時,多則幾天,之後便分道揚鑣,像是從來沒見到過。雄性就去尋找下一個正在被多巴胺所操縱的雌性,而這位雌性則要獨自承擔起生養後代的重任了。

科學家已經研究出來,人類的多巴胺分泌從波峰到波谷的整個時間是兩年時間,而數據顯示結婚後最容易離婚的時間分別是兩年後和七年後,巧了,剛剛好和多巴胺的衰變期吻合。

童話故事裏,王子和公主結婚後就結尾了;浪漫電影裏,男主向女主求婚後就殺青了;傳奇小說裏,男青年和女青年看對眼之後就私奔到月球了。

可是之後呢?王子會不會又愛上別國的公主了?男主會不會反悔了?女青年會不會奔到月球又哭哭啼啼回來找親媽了?

以兩年為大限的多巴胺是我們人類無法擺脫的動物性,那之後該怎麼辦?

如果受不了這樣的悶,就趁早離開。我有一個朋友,他和女朋友剛剛和平分手,理由是交往一年多之後,她感覺不到在愛著那種感覺了。

然而對於更多的情侶卻是,既不能夠想像離開對方的生活,也不能夠好好的在一起。

“我剛跟你在一起的時候你每次都到地鐵站接我!”

“你那時候還化化妝修飾一下,你看你現在,臉都沒洗就跑出來見我,褲衩背心穿的跟大老爺們兒似的!太隨意了吧!”

這樣的對話在交往一兩年之後的情侶之間會經常的出現,而且會發現愛人沒有剛開始的時候那麼願意為對方犧牲了,也更加心安理得的拒絕對方的要求了。

從生物學意義上來說,這都是多巴胺水準降低在作祟。你或者去醫院打一針,把流失的多巴胺補充上來;也可以從當下來改變相處的方式,好好來維護你們之間的愛情。

照料愛情的方式有很多,也可以很具體,比如改變一下說話的語氣,由“你去把垃圾倒了,屋裏臭死了!”變成“去把垃圾扔掉好不好?我們一起下去。”

比如把你的不滿換成具有可操作性的意見告訴對方,由“你跟我的哥們兒出去拉個臭臉讓我沒面子死了,以後你別去了!”變成“你今天跟我的朋友出去辛苦了!如果你哪一點感覺不舒服,儘量克制一下,保持微笑就好了。”

比如保持對於愛人的同理心,尊重對方當下的感受。比如她說“今天去行政大廳辦事,那個辦事員蠻橫的不行,氣死我了!”這時,你要說“太過分了這些人!”而不是說“那不然怎樣,還要開個貴賓室讓你坐著?”

愛是視愛人如家人。這是最高的褒獎,也最有可能產生利他行為。有一天,我的姥爺在飯桌上喝酒時,不知怎麼的回憶起了他的父親。他說:“那個老頭兒真好哇!抗美援朝的時候他工作的鐵路讓他去朝鮮,他不願意去,但是又不能不去。不去就是不服從安排,會連累家人;去了就是好同志,但有可能會死。走的時候他跟組織請求說,如果他沒回來,請組織把大兒子的工作安排了,這樣一家人也不至於餓著。”

他咂了一口酒,又說:“他出去打牌贏了兩塊錢,都要回來交給你太姥姥。”

這不也是很浪漫嗎?

之前我們都錯怪了愛情,以為怦然心動的瞬間,一刻也不能等待的思念才是真身,其實愛情它本尊恰好包裹在這奪目的糖衣之下。

沒有了多巴胺之後,愛情才剛剛開始。

林韻(正經嬸兒)粉絲專頁

林韻(正經嬸兒)微博

林韻全新作品《愛情,不過就是理解複雜,選擇簡單》時報出版

【看更多請到博客來】

Advertisement
林韻(正經嬸兒)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