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分手後,他一直傳訊息來聊天是什麼意思?

相信心理系的同學都有一個共同的困擾是,和高中同學聚會的時候,別人問起你念什麼系,你回答心理系,他們通常就會冒出一句:「那你可以猜中在想什麼嗎?」

 

天哪,我們念的是心理系又不是通靈系(引自 我想要討厭你5分鐘),有時候都不知道自己在想什麼了,怎麼有可能去猜中別人在想什麼?當然,我可以想像問這個問題的人一定有一些猜想,所以才想知道「對方是在想什麼」,但畢竟我們都不是他,所以沒有辦法真的知道他腦袋裡面裝什麼。

 

不過,如果從理論上來看,當兩個人分開之後,其實大腦還沒有完全分開,有一些激素持續在運行當中,例如催產素(Oxytocin),他主要掌管依戀和兩個人之間的連結的感覺,用凡人的話來講,就是可能兩個人還沒有習慣分開的生活。所以他可能會持續在一起的時候做的一些習慣柯永河,1994,持續做之前會做的事情。

 

向下箭頭術


在認知行為治療上面一個常用的方法叫做「↓」(downward arrow)(R.Corsini、D.Wedding,2000Sharf,2013西多昌規,2017),你可以在紙上面寫下你問的這個問題,然後畫一個↓,在箭頭的下方寫下這個問題背後,你真正想問的是什麼,例如可能是:「他是不是還對我有意思?」,如果可能的話,也可以繼續往下追問,再畫一個↓,「其實我想知道的是,他是不是還愛我」、「其實我想知道跟他還有沒有機會」。

 

 

 

 

 

所以這個問題可能只是一個表面的問題,更深層的問題才是你真正在乎的事情。倘若你真正擔心的是不曉得自己和他還有沒有機會,那可能可以去處理自己失落的情緒(諮商中心是你的好朋友)、跟朋友分享、或比較猛的藥,直接問他「你這樣聯絡我,是什麼意思?還希望我們可以在一起嗎?」(關於下「猛藥」的作法和理由,其實背後有一些他的意義,可以參考許皓宜心理師的觀點。)

 

分開之後,我們很容易把焦點放在對方身上,包含他這樣做是什麼意思、他還愛不愛我、為什麼他要這樣對我,這的確是一種方法;不過另外一種可以嘗試的方式是,可以把焦點鏡頭拉回來到自己身上,問問自己「他的這些行為勾動了我的什麼情緒」,或許,你就(R.Corsini、D.Wedding,2000Sharf,2013)能夠看到以往你所看不到的東西。

 

延伸閱讀


R.Corsini、D.Wedding(2000)。 認知治療 (朱玲億等 譯)。載於 當代心理治療的理論與實務。(頁 361)。 台北: 心理出版。

Sharf, R. S.(2013)。 認知治療 (馬長齡、羅幼瓊、葉怡寧與林延叡 譯)。載於 諮商與心理治療。(第 2 版,頁 370-372)。 台北: 心理出版。

西多昌規(2017)。情緒鬆綁:跟自己和好的 44 個方法。台灣:今周刊。

柯永河(1994)。習慣心理學–寫在晤談椅上四十年之後(理論篇)。台北:張老師文化。

 

 

海苔熊

 

 

在多次受傷之後,我們數度懷疑自己是否失去了愛人的能力,殊不知我們真正失去的,是重新認識與接納自己的勇氣。 經歷了幾段感情,念了一些書籍,發現了解與頓悟總在分手後,希望藉由這個平台分享一些自己的想法與閱讀心得整理,幫助(?)一些跟我一樣曾經或正在感情世界迷網的夥伴,用更健康的觀點看待愛情,學著從喜歡自己開始,到敏感於周遭的重要他人,最後能用自己的雙手溫暖世界。 研究領域主要在親密關係,包括愛情風格相似性,遠距離戀愛的可能性,與不安全依戀者在網誌或書寫中所透露出的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