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親密關係中最美好的部分,是我們願意為了對方而成長

Share

文/洪仲清

Advertisement

比較常感覺寂寞的人,其實可能花在他人身上的時間不少,也可能朋友數比較多,只是大部分屬於不熟或者陌生的狀態。比較少感覺寂寞的人,會把同樣的時間,拿來跟少數彼此了解的人,進行比較深入的互動。

也可以說是否寂寞,除了人際關係的數量,品質更重要。

親密關係中最美好的部分,是我們願意為了對方而成長

有一個部分我想區分清楚,為對方付出,委屈自己,跟藉著關係中的動力,讓自己變好,有些不同。

我們所不喜歡的犧牲自我式地討好,那很可能踐踏了自己,又慣壞了對方,這是沒錯。可是,讓自己變得更會溝通、更懂得照顧人的情緒以及認識自己,這些變化,如果同時對對方與自己都有好處,這個就要把握住。

我認識一位年輕人,為了心儀的女孩子,願意常到圖書館念書。我認識許多家長,看了不少坊間的教養書,實際陪著孩子遊戲,慢慢磨出一套屬於自己的人生哲學,身段變得更柔軟,又懂得堅強,用在其他的人際關係,常也有助益。

這些美好,是我經常能見證的。不能說關係的結果不好,或者不如預期,就一概否定這些過程,那真是自己把自己逼到了絕境。跟人互動,要深刻、要細膩,就要試著從過程的一點一滴去看起—包括自己曾經做了什麼努力,有什麼樣的收穫與心得。

有時候,常常是關係結束了,讓我們像浴火重生一樣,整個人又再升了一次級,讓大腦裡面的軟體有突破性的更新。我們是不想要關係結束,或者連結變淡,不過,既然已經是事實了,或者是擋不住的趨勢,我們更是要讓自己更好,以面對下一次關係重新連結的時候,或者準備經營下一段關係。

尤其是親子,常常一個階段一個階段地看,我們常在失去什麼,我們也常重新收獲。不過,是不是收穫,那得要我們懂得解讀。只聚焦在失去,接下來的人生都自怨自艾,這種長輩我們也見過。

不是為了關係,只為了自己,更是要成長。失去是常態,但成長的心態能永續,不怕沒有美好再臨。

建立關係,重點常在當下。

有時候,不是我們做了什麼,接著要求他人靠近,而是我們讓與自己處在什麼心境,能讓他人歡喜親近。

最棒的關係,是你在他面前,無懼地成為了自己,卸下了掩飾與武裝。

愛一個人也可以學習,常從愛自己開始。注意自己正面的地方,花時間充實自己,學會調整自己的心情,會讓自己有價感,進一步肯定對方的價,肯定關係的價。這能生一種溫和的堅定,讓自己在關係裡面,願意試著爭取對方的支持,共同面對必然出現的難題。

「災難四騎士」的說法。是講到四種溝通方式出現,代表關係面臨重大的考驗。讓我們檢視我們最在意的友誼或愛情,有沒有下列的狀況?

□ 批評

涉及人身攻擊,對人不對事,想讓對方閉嘴,就算只是一時情緒,也傷害了對方,更無益問題解決。

□ 輕蔑

無法以尊重平等的方式互動,看不起人、嘲諷、不屑,搞不清狀況就先否定人。

□ 防衛

犯錯時不認錯,惱羞成怒,找各種理由扭曲事實,甚至把黑的說成白的,好像自己才是受害者,別人都是加害者。

□ 沉默

該溝通表達的時候,透過沉默,可能表達生氣、拒絕、或者忽視,特別是在討論雙方都需要參與的事務時如此,讓我們自己決定也不是,不決定也不是。

說心裡話是有風險的

不是對每個人都可以講我們的心裡話,遇到其實不太熟,但又一直跟我們講心裡話的人,其實我們會緊張。他到底想幹嘛?會不會是要我們幫什麼忙?要講多久?要怎麼不傷和氣地打斷他,告訴他其實我們等一下還有其他的事要做?

有些朋友,真的是連好好說心裡話的人都沒有,這是我的猜想。所以有時候我的職業,會給予人一種想像,也許是第一次見面,但一些不敢對人言的心裡糾結,就一股腦地對我全盤托出,讓我惶恐。

遇到惡意的對象,藉著我們說過的話,背叛、中傷,這大概是很多人的共同對象。可是,就算對方是值得信任的人,他當時的狀態,也不見得接得住我們的心裡話。

在講心裡話的時候,我們越投入、衷心,我們越是讓自己進入一個敏感而脆弱的狀態。這時候,對方不知道怎麼回應,或者狀態沒那麼好,閃神、疲憊,我們可能就因此把負面的能量,投射在對方身上,可能變成關係中的裂痕,或者是一條從此難跨越的鴻溝也說不定。

不知道各位有沒有一個經驗,有個人突然對我們講了很深的心裡話,但沒多久之後,就連絡不上他?或者就算第二天見面,像是什麼事都沒發生過一樣,關係突然變得疏遠?

要講心裡話,真的要看彼此的信任關係有多少。因為耐不住心中的苦悶,隨意講了心裡話,結果反而是自己防衛了起來,拒絕進一步的探問與關懷,這也是會出現的狀態。

更別說,語言常會讓我們誤解,也會因為各自的成長經驗不同,讓我們有不同的解讀。換句話說,只要情感投入達到一定的深度,說者與聽者,都算是進入了一場冒險。

「語言和文字真的是不可執取的東西,當一句話說出來或者寫下來,它就不是你的了,你必須允許別人任意解讀,甚至誤讀。所以我最想說的話,其實在我開口的那一剎就已經說完。」~扎西拉姆.多多

我很喜歡這段話,所以我很喜歡自己說話給自己聽,不管是語言或文字,我最希望的是,我能懂得我自己。至於其他人能不能懂,真是不能強求。

或許是我的經驗,常讓我感覺,這是個孤獨的時代。太多人怕孤獨,所以要找關係依附,結果,卻在關係中感受到更深刻的孤獨。

「人是沒有孤不孤獨之分的,只有對孤獨害不害怕之分。對孤獨害怕,不過是因為對這世界的龐大森然有所畏懼,畢竟在與世界的比照之下,人太微薄渺小,一生又太短暫。這樣的人喜歡用拼命付出感情或者拼命索要感情的方式來映照自己的存在,給自己以希望和慰藉。結果卻往往只是更加深刻地證明了生命的本質孤獨。有時候甚至尷尬到有話想說的時候無人可說,有人可以說的時候無話可說。」~七堇年

想要有知己好友,想要被人懂,所以關係總是不輕鬆。我更在乎的,是不知道怎麼跟自己說話,要說什麼話。這時候,用文字對自己說說話,或許相對於找人說話,心裡輕鬆一點,也更深刻。

本文出自《療癒誌》遠流出版

看更多請到博客來】

Advertisement
遠流出版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