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女人,靠自己雙手掙的麵包吃起來才踏實

Share

清代人的筆記小說裏記載過一件事,某次,有一個書生蹲在草叢裏觀察兩只螞蚱正修煉陰陽和合大法,正看著入迷,突然竄出來一只碩大的蛤蟆,伸出舌頭把兩只行為不端的螞蚱全吃了,書生就地領悟了一個道理,搞婚外情是不對的,蛤蟆是代表上天來審判他們的。

這是一則淺顯的道德寓意,表明了那個時代的人對於婚外情咬牙切齒的態度,援引小S的話說,就是:“第三者都要死!”不過現代人早已經不這麼想了,在這個時代,做道德上的君子已經不會得到尊重,經濟上的軟弱才會被人嫌棄。

而且我們都已經心裏有數,這個社會可以容忍行為不端,但是早已經容不得貧窮。金錢和地位可以讓一切黯然失色,而如果沒有這兩樣,只能等著被社會遺棄。

朋友的妹妹小周知道我去出差,告訴我她要去接我,跟我嘮嘮嗑。我說好,我還是在上次的馬路牙子邊等你。按照小周上班的方向,根據上次我們見面的印象,她應該騎著小電驢沿著非機動車道自南向北駛入我的視線。

我剝開一顆口香糖,塞進嘴裏,然後密切注意著打我眼前經過的任何小電動。

想起上次她趕來見我,還是去年冬天,她秀美的臉蛋被風吹得滿面通紅,長髮因為咧咧寒風的關照而打結,薄薄的耳廓帶著點冬霜。還記得那時我說——“你買一個代步的車吧。”她說——“一個月兩千來塊錢,請個領導吃飯就快沒了,買什麼車呀。”

等了二十多分鐘,她給我打來電話,說,“有點堵車,馬上就到。”我說好,我已經到了。

不一會,一輛黑色的賓士E230停在了我面前,裏面的人兒沖我使勁揮手道:“快上車呀!”

我驚得差點把口香糖吞了。

我坐了進去——真皮座椅,高檔內飾,環繞身歷聲交響樂,一只愛馬仕黑色小號皮包靜靜的立在副駕駛座位上,很難讓人覺得不是在炫耀著什麼,又像是在訴說著故事。小周轉過臉來跟我聊天,我發現她的臉蛋比之前紅潤許多,像是又吃胖了些,整個人喜氣洋洋的。

小周說這車是一個有婦之夫送給她的。那人說自己和髮妻沒有感情,只有和小周才是久別重逢的真愛。他在工作中指導她,誰是董事長小舅子,誰是投資人女朋友,總監忌諱聽什麼話,經理又有哪些軟肋。業務考試哪些題必出,巴結誰才會被快速拔擢。這個人也偶爾代表公司高層到小周的辦公室露露面,表揚這個新來的女同志有能力,有眼色,必須重點培養。半年時間裏,曾經對她頤指氣使的小官僚再不敢隨意呵斥她了,過去沒事就踩她幾腳的同事腆著臉過來套近乎。

小周現在和那幫一起入職時灰頭土臉的大學畢業生已經有雲泥之別。她是周總監,是公司最年輕的中層管理者,是伸直手臂就能夠得著最高決策者的大紅人,是開賓士拎愛馬仕的優質白富美。

她的成就讓新人嫉妒,讓老人憤怒。她有時想到這些也會害怕,不過她必須要把這些不愉快的念頭從腦海中排擠出去。

“你現在有什麼感覺?”我問。

“沒什麼感覺。不過之前陷害我,不甩我的那些人,我動動手指就能讓他們遷到一線工地去。”

“那你還會找男朋友嗎?”

“現在他們都不敢找我啊,覺得我又有錢又厲害!不過和大叔在一起後,我再也看不上同齡人了,他們簡直太幼稚了。”

後來我們彼此分開,再後來,我在另外一個場合聽到了關於小周的另一個版本,他們都說小周的生活看起來疑點重重,她不到二十五歲,卻有著三十五歲的老練;她每月掙著白領的工資,卻享受著與地位不相匹配的財務自由。

再後來她跟我說,她晚上睡覺不得踏實,總覺得哪一塊空空的,即便是賓士鑰匙放在梳粧檯,愛馬仕包躺在床腳邊。

我說,“你趕快全身而退。”

她想了想說,“不能了。這段關係已經不是我能夠控制的了。”

不少人年輕的時候都嚮往著高級的虛榮,金錢、特權,美酒,名牌。穿著貂皮大衣,挽著價值不菲的手袋,露出蒙娜麗莎的微笑,所到之處全是山呼萬歲,這樣的日子才是年輕女孩該過得日子。可是這些東西常常不能夠通過短暫的努力而獲得,只好去尋求有爆發力的捷徑。

威廉·霍爾曼·亨特有一副名畫叫做《覺醒的良心》,畫中的女子是一位已婚男士的情人。有一天,在男士富麗堂皇的家中,男士彈著琴,姑娘坐在他的腿上,耳朵裏傳入曼妙的樂曲,卻無心欣賞。窗外的陽光灑進窗棱,她突然意識到自己的身份有些邪惡。

姑娘,你要知道,天下沒有免費的午餐。當你在享受與年齡不相符的繁華,就意味著用青春和良知同魔鬼做交易。而年輕時做選擇腦子裏進的水,恐怕會要用漫長的一生來贖罪。這是一個很多人都玩過的遊戲,而在這個遊戲中,沒有真正的贏家。

1880年葡萄牙作家埃薩·德蓋羅斯在當地的報紙上連載了一部名叫《滿大人》的虛構小說。在小說裏,男主人公特奧多羅本是卑微的政府抄寫員,有一天,魔鬼給他了一個改變現狀的機會——他只需要搖動一下鈴鐺,就可以殺死遙遠中國的一位垂死的滿大人狄金福,獲得萬貫家財。特奧多羅搖動了鈴鐺,他變得富可敵國,可是狄金福那穿著馬褂、咯吱窩裏夾著風箏的影子卻一直陰魂不散。後來特奧羅本受不了精神折磨終於自殺,把財富全部獻給魔鬼,在生命的終點寫下這樣一行遺言:只有靠我們的雙手掙來的麵包吃起來才舒服。

如果別人說你幼稚,就去增長見識;如果有人看不起你,就去證明自己的實力。不要在唾手可及的虛榮前沉醉,也不必在辛苦的生活中感到憔悴。我絕不是要女孩子們在年輕時候安於不鹹不淡的清苦,也不是說對於金錢和位置冷淡,只是說,趁著還年輕,少調皮,多奮鬥,想要麵包,自己去掙。

永遠要記得,不要為了麵包去殺死滿大人,更要記得,自己掙得麵包比別人給你的吃起來更踏實。

因為男人的心理就是這樣,當你接受他的錢、車、房的時候,你的價錢便是可以計算出來,你在他心裏的位置,便無可挽回的輕了下去。

承認失敗,接受碰壁,虛心在暗中等候,未來會是美麗的。

林韻(正經嬸兒)粉絲專頁

林韻(正經嬸兒)微博

林韻全新作品《愛情,不過就是理解複雜,選擇簡單》時報出版

【看更多請到博客來】

Advertisement
林韻(正經嬸兒)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