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認真對待感情,經歷沒有輸贏

Share

文 /王遠成

過年回家的時候,高中時代的好朋友開著車帶著我去逛街,在車裡聊到高中時候的朋友,我說:“那你現在還跟誰有聯繫啊?”他笑著跟我說:“吳剛,你還記得嗎?”

我說:“怎麼會忘,就是高中時候跟芳芳談戀愛,老師請家長怎麼折騰也拆不散的那個嘛。”

他面無表情地開著車說:“嗯,他倆離婚了。”

“怎麼可能?他倆那麼好,怎麼會說離婚就離婚?”

“可不是說離婚就離婚?難不成還要請示一下你?”他看我驚詫的樣子,有些無奈地笑了笑。

“不是啊,他倆為什麼啊?總不能無緣無故就離婚了吧?”

“我也不是特別清楚,貌似是劉芳芳出軌了。離婚前還發了個微博,說怎麼找吳剛這樣的,以她的條件應該有能力找個更好的啊之類的,被吳剛的一個表妹看見了,截屏發給吳剛了。”

我越聽越匪夷所思:“她不是挺正經一姑娘嗎?怎麼變成這樣了?”

“正經?高中時候咱們談戀愛誰不正經啊?別說你從外地回來的都這麼吃驚,我們這群朋友哪個不覺得吃驚啊。你也知道吳剛那個性格,本來就挺內向的,結果這離婚之後一蹶不振。哎,所以說這年頭,動什麼別動感情,認真你就輸了。”

我有些失望地坐在車裡,不再說話,社會真的是個大染缸,關於愛情,聽了越來越多認真就輸了的故事,那麼,我們還要不要認真呢?

工作第一年的中秋節,公司發了300塊錢的哈根達斯代金券。她在QQ上跟他吐槽:“真搞不明白為什麼不發點實用的禮品,發這種福利,採購部不知道吃了多少回扣。”

他在會議室開了一天的會,回到位子上看到消息的時候早已過了下班時間,闔家團圓的日子,大部分的同事已經匆匆離開,角落裡零零星星地坐著兩個加班的人。他手指飛快地在鍵盤上飛舞著:“挺好啊,你不是一直說想去吃哈根達斯嗎?”

消息還沒有發出去,就發現她的頭像早已經變灰。

回到家的時候,她說她把代金券賣了,公司裡有人7折現金收,“200塊完全夠搞定咱倆的中秋節,交給我。”她一臉得意,信誓旦旦。

最終,她用這200元在網站上團了一個湘菜館的牛蛙套餐,兩杯85度c的蛋糕和奶茶,兩張電影票。牛蛙滿滿一大盆,還送一紮酸梅汁,小姑娘一口藕片一口酸梅湯,辣得眼淚都出來了。他從兜裡掏出餐巾紙,給她擦嘴,然後把圍巾繞在她脖子上。她卻盯著手機螢幕,拉著他飛奔:“時間還早,咱倆逛一圈,剛好還趕得上電影。”

兩個人路過南京路的班尼路,打折櫃檯被擠得水泄不通,她擠進人群裡,過了半晌又從人群裡擠出來:“兩條160塊!看著品質不錯。”說完,一臉驕傲地對著他眨眨眼,把身上的包遞到他手裡,然後又沖進了收銀台的排隊長龍中。

眼看電影就要開演,她提著購物袋,牽著他的手在步行街狂奔起來,路過街邊的哈根達斯,陽光斜曬進餐廳,一對對男女優雅地坐在裡面吃著冰淇淋,她說:“你說,花這麼多錢吃兩個冰淇淋球是不是有病?”

他倆住在龍陽路附近的一套複式住宅裡,屋子被一名在讀研究生身份的精明二房東分割成五戶,生活著十多個人。他們的那間是樓下的一間12平方米的小臥室,屋子裡只有一張雙人床和一個老式的寫字臺,床邊的收納箱裡放著疊好的衣服,她把晾乾的衣服拿出來,一件T恤一條褲子一條內褲的摞在一起疊好,他早晨起來的時候隨手拿起來一套就可以換著穿。桌上有一個圓形的金魚缸,是他倆逛花鳥市場的時候買的,但他們天生不是會照顧別人的人,買回來的第二天魚就死了,她把魚缸洗乾淨,用來放大米,雖然不好看但是頗為實用。

隔壁的大臥室裡住著一對安徽情侶,女孩開了一家淘寶店,每天早晨去七浦路的批發市場裡掃貨,批發些衣服回來賣。一個不到一米六的小姑娘,扛著裝著十幾條裙子的大箱子上六樓,連拖帶拉地把貨物拖回屋裡,下雨的時候就躲在屋子裡給服裝拍照,她把音響開得很大,一有顧客諮詢,就會有淘寶旺旺的聲音。

“嘀嘀嘀。”

有顧客訂了貨就叫快遞來收貨,只是很長一段日子裡,快遞來得並不勤,生意似乎一直不怎麼樣。

女孩的男朋友長得蠻帥,個頭比姑娘高出一個半,但應該沒上過大學,他的工作不是很固定,週末的時候站在家樂福門口促銷洗衣粉,有時候在地鐵站發美容美髮的傳單,幹得最長的工作是在一家保險公司賣保險,穿著廉價但熨燙得筆挺的西裝,幾次下班的時候撞見他,都會有些靦腆而客氣地互相打招呼。

然而男孩的脾氣並不如他表現出的那樣好,三更半夜裡時常聽見兩個人吵架的聲音,兩人互不相讓,然後是女孩被扇耳光的聲音,女生大哭的聲音,女孩的頭被撞牆的聲音……他倆在這屋裡越聽越害怕:哎,咱們要不要報警?

再後來習慣了,畢竟女孩子不願意離開,人家的事,沒求助你你也就只能少管。

曾經他喜歡坐在馬桶上看小說,但因為屋子裡人太多,往往不久就有人敲門,烏雲蓋頂地說你要快點,抑或前邊上衛生間的那個人抽煙,滿衛生間煙霧彌漫,下水道堵著髒兮兮的衛生紙。

總之,那兩年好像沒什麼難得倒他倆。

相關文章

可是這一次,他們終於決定搬家。

那天兩個人都累了個半死才回家,在地鐵口遇見,相互抱怨著各自的工作煩惱,用鑰匙打開門,卻看見廚房門口一大群人在等灶台,那種連吃飯都不順心的煩躁,讓他把買來的菜扔進冰箱,拉著她說:“我們出去吃吧,今天我請客。”

兩個人一前一後地下樓,“去吃肯德基還是去吃麻辣燙?”他說著,若無其事地轉過頭,卻發現她哭了。

“我們搬家吧,我真的不想再在這裡住下去了。”再美好的生活,也在這資源掠奪中盡數耗盡。

據說無數北漂青年最懷念的,往往都是群租時候艱苦的日子,多年後想起那段時光,還會覺得那是兩個人經歷的一段顛沛流離的旅行。

那一年兩個人均跳槽進入新公司,一點一點地加薪,看著周圍的情侶,一對又一對的分分離離,好在,這麼多年折騰過後,兩個人還在一起。

那一年他們兩個人都拿著2000元的工資,曾覺得5000元工資遙不可及,有天兩個人下班一起回家的時候做了一個約定,誰能夠拿到8500塊錢的工資,就努力上班,另外一個人就辭職在家全職照顧家庭。多年之後再看這個約定,覺得幼稚而有趣,縱然兩個人的收入都超過了原先定的指標,可在這座城市裡依然只能苟延殘喘地活著。

這些年來,他們搬了若干次家,從十幾個人合租的樣板間到如今這個簡單的一室一廳,他們相互陪伴卻不離不棄,走到哈根達斯專賣店的時候時常開玩笑,當年吃個冰淇淋都摳摳搜搜的,是不是有點傻?

這些年,眼看著很多人受了愛情的傷,很多情侶被“門不當戶不對”的觀念拆散,很多男男女女因出軌、劈腿或婆媳關係鬧僵,當年懵懂的男生和稚氣的姑娘變成渣男和綠茶婊,關於愛情,有多少人敢認真?

只是,有時候正是因為感情中容易受傷,真愛難尋,追求一段好的愛情才有意義。不管那個人是賢良也好婊子也罷,你都不可否認,那個人教會了你蛻變,教會你改變不完美的自己,你願意付出,肯為了他/她去認真努力。

感情向來不是學來的,所有的對錯是非,都來自於經歷。不要害怕,認真的人確實容易吃虧,也容易受傷,但不忘初心的人,總是更容易幸運。而一段感情就是一段經歷,不管兩個人最終是否走到了一起,大家都應記得,我們曾努力為彼此改變自己。受傷的人覺得生活中所有的事情都是一場你死我活的比賽,一場硝煙彌漫的戰爭,甚至成了賭徒們買定離手的狂歡。兩個人的較量是不動聲色的,誰先動心誰就輸了,誰付出多誰就是Low逼。在愛情裡付出感情的、認真的人永遠是傻瓜,而這場遊戲的贏家,永遠是那些享受著關愛卻不主動、不拒絕、不負責的人。

但這種人對感情的看法,大多都只是暫時的。愛情是一場經歷,那句“認真你就輸了”,並不知道源自哪裡,也許一個人受了很大的傷,才會寫出這麼對別人和自己都不負責任的話來。但是,愛的最大神奇,就是擁有很強的自愈能力,自古至今,愛都是件美好的事情,能讓原本千篇一律、毫無活力的生活瞬間開出花來,能讓原本黑白色的生活變得色彩斑斕。

也許我們該暗自慶倖,幸虧持這種觀點的人,只是極少一部分人。渣男與綠茶婊終究是少數,絕大多數人的內心裡,還是想要做一個好人,這是人的本性。

談戀愛這麼美好的事情,你是在學藝,所以請不要在乎輸贏,也請你相信,也許你在受傷之後,覺得愛是最冰冷的殺人武器,但大多數時候,愛還是個溫柔又害羞的人,它最大的作用,是讓你放下對一個人的戒備。它是一面鏡子,你對它掏心掏肺,那你最終會遇見的人大多也是認真對你的人;而如果你最早的心態就是玩玩而已,那你最後都僅僅是在玩自己。

那麼問題來了,你配得上怎樣的愛情?

對於世上絕大多數人而言,愛情依然是苦難人生中遇見的最美好的事情,它讓兩個沒有血緣之親的人,變成一生一世的親人;愛情也是一個人一生中最重要的事情,它讓那些使你輾轉難眠的痛苦,都化成盔甲融進你的皮膚裡,讓你變得剛強,幫你抵禦今後可能遇見的寒風,讓你在絕望的時刻,看見黎明。

2016年第一天到來的時候,她跟他許了一個願,她說想跟他去趟烏鎮,那是上海周邊的古鎮,她說希望我們能放下工作,坐在一起喝一壺茶,說說新一年的計畫,不要過度沉溺於工作。他突然想起,這烏鎮之約,居然從夏天許到了冬天,他說,我下周一定陪你去。

他們都懷念剛來上海的那一年,那時候,他們拿著微薄的工資,穿著廉價的帆布鞋一起去上班,然後兩個人手牽著手去買菜,下班的時候路過85度c,買一杯海岩奶綠和一塊黑森林蛋糕,兩人一起吃。

我們都知道,那些夕陽下散步的日子,才是最好的時光。而不管你曾有過怎樣不堪回首的經歷,都該記得,結局始終都是美好的,如果不是,那就說明,還不是結局。

本文出自《老實說,你做過多少努力?》高寶出版

看更多請到博客來】

Advertisement
高寶書版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