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別讓愛情被想像力毀的體無完膚

Share

有男嘉賓上非誠勿擾節目。他第一條自我介紹的片子放完了,女嘉賓開始提問。

女嘉賓:“男嘉賓你平時不上班的時候,有什麼愛好?”

男嘉賓:“我喜歡買鞋。”

女嘉賓:“你喜歡買鞋,那是不是表示你喜新厭舊啊。”

有一種邏輯,叫神邏輯。黃菡和黃磊覺得這種類比簡直讓人瞠目結舌,兩個人一問一答的開始造句起來:

黃磊:“我喜歡嘗試不同風格的衣服。”

黃菡:“你是不是喜歡嘗試不同類型的女孩?”

黃磊:“我喜歡冒險運動。”

黃菡不饒人:“那你在感情裏是不是喜歡追求刺激?”

黃磊:“拳擊是我喜歡的一項運動。”

黃菡裝作很擔心的大呼:“那你會不會對我實行家庭暴力啊!”

看的神邏輯女人腦洞那麼大,還自以為自己正確的樣子,我倒是覺得現在的男孩和男人,real不容易啊。

非誠勿擾還有一期,上來了一個男嘉賓,短片裏介紹自己說平時喜歡鍛煉,別看身材瘦,但是脫衣還是很有肉。

女嘉賓說:“男嘉賓你說你穿衣顯瘦脫衣有肉,可以給我們展示一下嗎?”

來參加節目是找對象的,每個男嘉賓也就二十分鐘展示時間,要想帶走一個女生,各方面都不能踩雷,之前很多人來,女嘉賓提出這種要求一般人都會象徵性的展示一點,姑娘高興,現場氣氛也好。但是明顯這個男嘉賓有點為難,因為他如果要求你展示你不展示,你就是小氣,不尊重我,我還完全有理由懷疑你說自己身材好是騙人的,啪一下滅燈,表示姑娘心裏不痛快了。

但是如果換成男嘉賓說,我遠遠看到女嘉賓你身材真好,你能給我展示一下嗎?

那就是耍流氓,就是不尊重女性。

所以蔡瀾說,現在男人最要命的就是太遷就女人。服侍女人也不是,不服侍女人也不是。就像是替洛杉磯女人開車門一樣,她們會毫不領情的問:我自己不會開?是不是歧視我們?

最近我的哥們兒呂得水覺得很鬱悶。他來找我喝咖啡,有些苦悶的說,剛開始和自己的女朋友在一起的時候,覺得很放鬆,她體貼、寬容,帶點傻乎乎。但是現在交往了兩年,他變得越來越神經緊張。

從來不查他手機的她變得喜歡看他的手機了,看到有可疑的聊天窗口,馬上點開來看。什麼都沒有還好,如果發現他們之間多說了兩句,臉色立馬由晴轉陰,半天坐在那不說話,問她怎麼了,委屈的搖頭說什麼事也沒有,軟磨硬泡再三逼問,女朋友才囁嚅著說:“你和那個叫小胖球的什麼關係?男人真是沒有不好色的!”

呂得水立馬繳械投降,忙去哄她。

和女朋友約著看電影,正看到燈光暗淡、氣溫低寒,男女主角馬上將被命運推入永恆的輪回之時,她湊在呂得水耳邊悄聲道一句:“晚上跟我回我媽家吃飯哦,昨天已經打電話讓她備上了。”

呂得水稍作遲疑,馬上吃了女朋友一白眼:“跟我回家,要你的命啊。”

從電影院出來,姑娘心中嘀咕,臉上悶悶不樂:跟我回家一點也沒有興奮的表情,是不是不愛我了?如果再被姑娘發現呂得水竟然看了一眼飄然而過的美女,那叫做罪加一等,一切崩潰。

神邏輯的女人會想,你是不是不愛我了?是不是我最近變醜了?是不是又想起你那個高高瘦瘦的前女友了?既然感情不在了,今天的飯還吃什麼?晚飯都不吃了,那還去我媽家幹什麼呢?既然我媽家你也不想去,乾脆分了算了!

其實呂得水想的真的是很簡單。他看美女,不代表他不愛她,他只是覺得那件上衣很好看,也想給她買一件;他遲疑,不代表他討厭准丈母娘,他只是已經預定了晚餐的地點,這樣看來電影散場就要趕快打電話取消了。

不要讓男人和你們在一起的時候感到緊張和小心,大多數愛情和婚姻不幸,都是被荒謬的想像力摧毀。

其實想想,男人每一步都過得步步驚心,十幾歲的男孩知識不夠廣博,二十幾歲的男孩不夠運動並且缺乏生活情趣,有時候常常哀歎女神都被熟男收割;三十幾歲的男人物質觀念太重,要背負起養家的重任,他們打包垃圾,抄水錶,為了記住還房貸日子往往忘記結婚紀念日,他們有目的的出去應酬,對於炫富曬孩子的同學會唯恐避之而不及。

男人和女人不一樣,女人難過了有很多排遣的辦法,比如購物,找閨蜜傾訴。可是男人不一樣,男人是一種高度自閉的動物。當他遇到挫折的時候,經常很難向別人去傾訴和發牢騷。他把所有不快樂都藏在心底,這樣的結果是,他要麼沉默,要麼憤怒。

比如在工作上,他的想法和上司不同,說出來,怕得罪長官,他挫折;不說出來,窩在氣管深處,他也挫折。

所以日本作家渡邊淳一在《鈍感力》一書中,他以自己的臨床的經驗發現,同一個母親生下來的一男一女,女孩從小睡眠就很好,既是周圍有吵鬧,也不會因此而驚醒,對於女孩子來說,鬧肚子、感冒的事情也比較少發生。但是男孩子就不一樣了,對一切事情都很敏感,比較難撫養。成年之後的男女,在遇到大出血的情況下,撐不住的一般是男性。所以他寫道:“弱者,你的名字叫男人。”男性看起來強大,其實內心更需要愛護。

女人喋喋不休的纏住男人,要他們說,即便是打了肉毒素,我依然愛你。男人要的也是一樣,他們希望聽到即便是他什麼也不做就在泥漿裏打滾,他依然是你的蓋世英雄。

男人就很像西西弗斯,一生都是推著一塊石頭上山頂,推的上氣不接下氣,一輩子不能停下來;當然不能停下來啊,停下來老婆的包,孩子的輔導費,老人的療養費,去哪裡找呢?

大部分女人都不能夠體會男人的辛苦,他們認為這都是理所當然的。女人常常提出而要求超過男人的負荷程度,可是他們終其一生都在努力達到女人的標準。

可是很少有人能夠體會他們的辛苦,總覺得他們做的還不夠好,跟誰誰誰的老公比,還是差上一大截。朋友圈裏的黃老闆和他的太太兩個人是白手起家,九死一生創下這個公司很不容易,老闆感念他老婆的知遇之恩,公司估值一個億的時候給老婆買了一輛路虎作為禮物。路虎開了一兩年,看黃太太最近在朋友圈裏面分享的圖片,都是比路虎高級許多的車,看樣子是暗示老闆該換車了。再看看黃老闆的朋友圈,經常是晚上一兩點還發最後一條朋友圈,給自己加油打氣說明年會更好之類的。

大多數男人認為,讓女人滿足,使他們的天職。諷刺的是,大部分女人都不能夠體會男人的辛苦,她們認為這都是理所當然。女人常常提出超過男人負荷的要求,男人也願意做出天真爛漫的承諾,並且終其一生都在努力達到女人的標準。

可是往往是,他努力了半天,女人絲毫沒有領情。有些傻女人做自己伴侶終生的差評師,她的存在就是為了提醒他這一生活的有多失敗。

絕大多數的男人,都要背負家庭沉重的包袱。

他曾經向你的父母保證,會讓你成為最幸福的女人,現在眼看著就做不到,他挫折;沒他努力的升遷了,他挫折,比他懶惰的公司上市了,他挫折;人家兩年抱仨,他一個也沒有,他挫折。

每次當他快要撐不下去的時候,還要被望夫成龍的女人踢一腳說,你之前不是說讓我當上大房子的女主人嗎,都是騙人的!

你覺得他作為真正背負烏龜殼的人,他的挫敗感,只會比你多,不會比你少。

我問呂得水,男人為什麼而活?他想了想說,為女人而活。他們終其一生的努力都在希望得到兩個人的肯定,一個就是老婆,一個就是老婆她媽。當他這個目標達到了,他心裏才會好受一點,否則他會有無限的挫敗感,因為男人愛面子,怕失敗,尤其是害怕最親近的人也說他失敗。

同學聚會,我問男士們,假如這個世界上沒有了女人,是否還會像現在這樣拼命。所有人一致回答說,肯定不會。豬肉白菜豆腐皮兒的那麼燉著,小酒盅那麼一捏,花生米那麼一嚼,窩在沙發裏有滋有味的過一天,多有意思。不過一般人都將一生獻給了家庭和孩子,唯一希望的是,換來一點理解和笑容。

古希臘有神話說男人女人本來是一體的,但是天神將他們撕裂成兩半,所以每個人終生都在尋找另一半。如果你們找到,在愛情當中,在婚姻當中,常保持耐心,生氣也不要氣太久,明白,最好的溫柔是不離不棄。

永遠記得,愛是唯一的救贖。

林韻(正經嬸兒)粉絲專頁

林韻(正經嬸兒)微博

林韻全新作品《愛情,不過就是理解複雜,選擇簡單》時報出版

【看更多請到博客來】

Advertisement
林韻(正經嬸兒)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