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其實我一直都在等,等著自己不要再愛你了。

其實我一直都在等,等著自己不要再愛你了。

 

「有一天總會停止的吧」

早晨我在床上坐起身後,揉壓著微微抽痛的右方太陽穴這樣想著。

但回憶頑強地像是每天升起的太陽,日復一日不曾間歇過。

 

電影《女朋友男朋友》一句印象強烈的臺詞刻留觀眾心中,

王心仁對林美寶說:「妳先睡,睡一覺起來,台灣就不一樣了。」

 

好笑的是,我將它套用,卻在每日醒來後發現並沒有什麼不同;不論我在台灣、巴黎、倫敦、東京,不論在哪裡醒來都沒有不同;我的世界依舊少了你,你的生活也已經沒有我。

 

從有你的夢境醒來,往往不知道該說是惡夢或是美夢,你帶來的傷害以非常緩慢從容的速度侵蝕著我,卻也在那段青春裡滋養了我,於是仍舊止不住嘴角上揚。

 

 

記得他要去當兵前輕描淡寫地對我說,

「如果這段時間你遇見更好的,那就去吧。」

當時只是以為一向不解風情的他又在說著不好笑的笑話。

之後才明白了,原來當時的我早已經成了可有可無的那種,他給的愛變得那麼薄那麼弱。

 

 

失去他的日子,截自目前為止,已經超過我們當時在一起的天數。說要放下,時間已經足夠,也不曾再想著有天他會回頭,只是有很多事情還是不懂,不懂愛人與陌生人怎能一夜就成真。總之說完分手,我們再也沒了聯絡,我們再也認不出彼此了。

 

 

 

 

或許人都有著自虐的天性,尤其在感情中自討苦吃的層出不窮,

嘴裡喊著苦,臉上掛著淚,心裡卻又甘之如飴。

-城市記錄者- Ash/艾許,有選擇恐慌症的天秤座,沒有鄉愁的台北人。 想要用著有溫度的手,輕輕的,慢慢的,為青春留下一些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