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姐不只是狂一時,姐還要狂一世。

Share

身為女人,妳要抗戰的東西很多,工作上的、容貌身材上的,當然還有很多其他。

但最令妳疲憊的是整個社會那永恆不變、宛如吞了塑化劑般的價值觀:到了一定年紀的女人身價是暴跌的,沒有結婚的女人要不是個性有問題,不然就是條件很糟糕,不然可能是別人的小三,某些女人是恐龍、某些是母豬,反正就是有哪裡不對勁,人們嘴巴上對妳說著:「OO也沒有什麼不好。」但妳仍然聽到他們對於其他女人的評價,總是帶著一些同情與慶幸,同情對方孤家寡人、長相不優,慶幸自己不屬於那個族群,結論總以對方應該就此孤老一生為結論。

妳有時真想寫張履歷表掛在自己身上,言明自己的學歷專長興趣,以及蒐集家人親友、同事前男友包括樓下超商店員的評價,妳生活是單調了點但絕對不無趣呆板,講話可能有時機歪但絕不傷人,妳看了很多書可能不下於一座圖書館的藏量、妳喜愛動物關懷弱勢,脾氣溫和痛恨婚外情,總而言之除了還是單身,妳完全是一個正常人,甚至可以說是社會的好公民,妳非常想說踏媽的,不要用我子宮的功能衡量我的人生, 但可惜沒辦法,妳只能學著笑著應對以及練習不去在意別人。

有人告訴妳:「會在意別人的看法是幼稚與沒自信的表徵。」妳覺得困惑,如果真的不用在意別人的眼光,我們何必談吐得宜穿著整齊,索性穿拖鞋上班豈非更自在,但妳總不能與整個社會抗衡。那是女權鬥士去做的事,而妳只不過是個俗人,每天做著俗事,妳沒時間救世,只能半社會化的過好小日子。

相關文章

如果回到二十五歲那年妳會怎麼做?有時妳會自問,結論當然是政治正確的去選擇現實而非愛情,不過那樣也就不是妳了,我們是看紅樓夢與張愛玲的人,喜歡馮內果與保羅奧斯特,有時候妳偏激地想著這類的書都該燒掉,至少應該限制女子閱讀—如果社會對女人的需求僅止於貌美聽話,那麼何苦讓她們有太多思考?

例如最近自殺死去的女作家大概就是知道太多想了太多,看透了這些虛偽,倒不如從小女孩開始人手一本美容工具書,或者學韓國那樣,從小便帶去整容,甜甜的乖乖的,像是精心包裝好的蛋糕人偶,從父母再到丈夫手中,她會45度側面調整最好看的自拍角度,當男人說話時,她會仰起頭托下巴好崇拜的凝望他,當她變成母親時就隱起性徵與性格成為影子,成為某某小朋友的媽媽,她的自我系統被update為媽媽程式。

但妳知道,雖然那種人生也很好,但就不是屬於妳的style,所以當小開求婚,但條件是要遵守三從四德的時妳選擇分手,所以那些邀約當情婦的妳只是一笑,

朋友問:靠自己雙手賺錢很辛苦,這樣不怕以後後悔嗎?

但妳只想說,誰知道未來的事呢?姐年輕時很狂堅持作自己,現在還打算繼續狂一世,姐不靠別人為我的人生負責,姐對自己負責。

凌茜粉絲團

Advertisement
凌茜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