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要走一輩子的人不能將就

上個星期的家庭聚會,

去之前我就有了預感會被問到什麼。

 

表姊的孩子一歲五個月,不算親人但聽到掌聲就會呵呵笑著。

冷靜好幾年的屋子裡於是再度充滿歡笑聲,那小小的身軀晃到哪裡都是眾所矚目的焦點。

 

果不其然,經典問句出現。

「哪時要交個男朋友嫁人啊?」

 

長輩說的時候好像因為之前實在也問過太多次而有些不好意思,

我其實也沒有不耐煩,就是一陣尷尬而已。

 

其實,若一切都照著我從前所計畫的走,現在的我應該就也快結婚了吧。

只是計畫趕不上變化是我太晚才明白的事,原先預估婚前自在的兩人世界,在現實生活中的那段時間軸卻標滿了爭吵、冷戰、眼淚和無奈,到了最後的最後舊也分不清楚自己是真的鼻酸亦或是不甘心。

 

那時候,我也有想過自己會跟他結婚的。

 

總之,分開了以後很不幸地,先前也沒發現自己的療傷期總是太長,青春正沸騰的時候傷新個一兩年無傷大雅,而且更是顯得自己真的有深愛一個人的能耐,就算太多也無妨;只是現在的復原能力若是太差就會趕不上肌膚老化,那麼現實的東西我想都不願意想。

 

那時候不僅長輩,就連身邊的平輩都要我別浪費這段青春的大好時光,於是紛紛介紹對象,我也曾點頭跨出去過,只是那些對象都沒有我從前的那個他好,我無法愛上他們像我愛著他。

 

於是,我接受了自己在愛情裡的過於固執與專一,要走一輩子的人怎麼樣都不想有任何一點的勉強,我不願意為了年紀而趕路,不願意為了生育而急著說未來,我寧願相信順其自然。

 

可能在接下來的幾年我還是會被問到「哪時要結婚啊,年紀不小囉~」諸如此類這樣的問句。

但是,我還有太多事情想要做,我還有很多自己的生活還沒享受,我還沒有遇上一個他愛我跟我愛他一般多的人,這樣子也可以嗎?

 

如果可以,我們何嘗不想早一些得到幸福。

別人口中說的擔心都比不過自己的焦慮,那些問的人睡一覺就會忘了這問題;「我是不是這輩子都沒辦法找到對的人?」,這樣的憂慮卻時時刻刻都在自己心裡,越想忘記就越被提醒。

 

表姊的孩子一歲五個月,不算親人但聽到掌聲就會呵呵笑著。

 

我看著那小小身軀到處晃,心裡想著,

若一切都照著從前所計畫的走,現在的我應該就也快結婚了吧。

 

 

Ash愛寫字

Instagram

 

-城市記錄者- Ash/艾許,有選擇恐慌症的天秤座,沒有鄉愁的台北人。 想要用著有溫度的手,輕輕的,慢慢的,為青春留下一些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