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若你看見我的悲傷(下)

Share

文/雪倫

若你看見我的悲傷(上)

醒來,已經是隔天晚上。我還在酒吧的洗手間裡,準備開店的工讀生看到趴在馬桶上的我,以為發生命案,大聲尖叫才讓我醒過來,然後開始打電話給昨天打烊的工作人員,質問他們為什麼沒有把我處理掉。

離開酒吧時,我隱約記起一些片段。我記得三個人喝得很開心,記得我很久沒有那樣笑過了,記得昨天晚上我重新感受到:啊!有未來的感覺真好,雖然只有幾個小時。

酒醒了,回到現實中,我仍是個什麼都沒有的人。

我還是繼續住在狹小的套房裡,過著失意的日子,偶爾接點插畫案子來糊口,偶爾走到巷口雜貨店買幾瓶酒,走到對面公園喝著酒。不知道有多少個晚上是直接睡在公園裡頭,醒來時,一旁的空罐子裡頭還有好心的人塞一百塊給我。偶爾看著眼前人來人往,卻覺得自己好像死去化成的靈魂一樣,沒有人看到我。

直到有一次,忽然想重新感受那天晚上短暫的快樂,所以我又去了同一間酒吧,看見茉莉和丁熒正站在門口。

她們看到我,又驚又喜,同時對我說了一句,「終於等到妳了。」

我才知道,那天過後她們兩個會輪流到那間店找我,因為她們並沒有放棄開工作室的計畫。這天剛好兩人都有空,同時到酒吧等我,在門口巧遇。五分鐘後,我也出現了,就是這麼恰巧。

像注定的一樣。

丁熒把她的規畫書拿給我看。她告訴我,服裝有季節問題,容易造成大量庫存,有種衣服是每個女人都會穿,也不會省錢的,就是內衣跟內褲。我和茉莉非常認同,於是我們決定往這個方向去走。

我開始大量閱讀和查找關於內衣設計的書籍,茉莉則是著手找工作室地點和處理相關成立文件資料,丁熒負責找合作廠商及想辦法開發通路。

半年的時間,我們邊打工,邊進行工作室成立的事。茉莉的組織和數字運算能力很強,就由她來控制成本及訂立工作流程。丁熒的業務和行銷點子也很驚人,讓品牌在短短一年內能見度大增。雖然離成功還有很長一段路,也算是走在成功的路上了。

我們一年內已回收當初的投資成本,甚至從三個月前,已有盈餘可以分紅。

我知道她們都很強,但可以好好上班嗎?

我把包包放好,打開電腦,準備開始工作時,茉莉進來了。

「早安。」茉莉手上掛了一堆從洗衣店拿回來的衣服。

我看了一眼,是男生西裝。茉莉乾笑了兩聲,「那個,阿泰學長晚上要參加朋友的婚禮,我去幫他拿衣服。」

我點了點頭,不予置評。

「湯,上次妳做好的新樣本,那件粉紅色的內衣,可以先給學長的姊姊嗎?她想在上市前……」

我抬頭看著茉莉,「隨便。」

以她對阿泰學長這種排山倒海的愛意來看,哪天連公司都送給他,我真的一點也不會意外。女人為了愛會去死這件事,我深信不疑。

「謝啦!」茉莉得到我的應許,鬆了一口氣。

丁熒頂著一頭看起來剛睡醒的亂髮,一副快死了的樣子出現,進門時還撞上了玻璃門,「咚」地一聲。

茉莉嚇了好大一跳,對丁熒說:「小心一點啦!那扇門要上萬塊耶。」然後走到門旁,小心察看玻璃有沒有損壞。

不愧是會計。

丁熒撫著撞疼的額頭,這一撞似乎讓她清醒不少。她坐到自己的位置上,茉莉重複著每天的動作,為她獻上一杯蜂蜜水解酒,我則是連看都不想看,繼續準備新產品設計稿。

「每天都這樣喝,妳都三十了耶,以為自己才十八喔?」茉莉在丁熒額頭上擦了萬金油,頓時工作室內一陣涼涼的味道,嗆得我打了幾個噴嚏。

「啊,湯湯鼻子會過敏,抱歉。」茉莉愧疚地看著我說。

「沒關係。」

「還能喝時不多喝,死了喝什麼?」丁熒絕對是及時行樂這四個字的最佳代言人。

「妳們知道昨天跟我喝酒的是誰嗎?是貝里詩百貨的樓管主任。我本來打算色誘他,然後讓他在床上簽約,降抽成趴數,不錯吧!」丁熒喝了口蜂蜜水,清了清喉嚨。

「神經病。」茉莉罵了丁熒。

丁熒憤恨地繼續說:「可是我沒有成功,因為他是 gay,長那麼帥為什麼是 gay?身材練得那麼好,為什麼是 gay?老天爺為什麼要懲罰我這個異性戀女子?為什麼異性戀男都一堆怪咖,why?」

那些異性戀也會覺得丁熒才是怪咖。

跟他們吃飯、看電影、上床,卻不跟他們交往。丁熒的愛情名言只有兩個字:掌控。

不能被她掌控的人,都不要碰。

一種愛情強迫症。

這種症狀,我也有,叫走開,愛情都走開,離我遠一點。

「所以約簽了沒?」茉莉問。

「當然沒有啊!那個趴數就是做白工啊!我們幹嘛浪費時間?」丁熒在位置上刷起牙來,茉莉遞上濕毛巾讓她擦臉。然後丁熒踢掉拖鞋,換上座位底下的高跟鞋,快速抹了保養品,化了妝,綁好頭髮,總算準備要工作了。

我望了一眼電腦上顯示的時間,中午十二點十分。

「酒一醒就餓了。我想去吃牛肉麵,一起去?」丁熒整個人精神氣爽。

「好啊,也到吃飯時間了。湯湯,一起去嗎?」茉莉突然叫了我的名字,我抬起頭,還沒開口,丁熒就代替我回答了,「別叫她了,她啥時跟我們吃過一次飯了?」

我看著丁熒,丁熒也看著我,我們四目相接,卻沒有相同頻率。

「我還不餓。」我說。

丁熒望了我一眼後,便拉著茉莉離開,出門前對我說了一句,「我下午會去談新的合作案,機會頗大,妳手上現在的設計要儘快收尾,不然趕死妳。」

我點了點頭。

丁熒走了出去,茉莉跟在後頭唸著她,「妳幹嘛這樣啊?搞不好湯湯真的會去。」

「算了吧!我們都認識多久了,連她家有什麼人都不知道,明明就是同甘共苦的夥伴,也不知道在搞什麼神祕,有把我們當過朋友嗎?妳幹嘛熱臉去貼冷屁股?」丁熒的聲音越來越遠,我卻聽得很清楚。

她的指責是真的,我反駁不了。

她們對我來說,就是同事,工作以外的事我什麼都不想多說。沒有愛情、沒有親情、沒有友情的這些年來,我還是活得好好的,而且很好。

很好……吧?

電腦螢幕上倒映出我苦笑的臉。

我沒有懷疑過丁熒的工作能力,所以我加快了設計的腳步,畫了擦、擦了畫,拿著各種材質比對,找資料、找靈感,還要維持品牌理念。

突然一個便當放在我桌上。我從忙碌的工作中抬頭,茉莉正朝我微笑著,「還沒吃飯吧!幫妳帶了一個雞腿飯。」

「謝謝,但我還不餓。」我拒絕了茉莉的好意。

茉莉一愣,說沒有發現她眼裡閃過的失落是假的,但是我……真的不想接受,因為那很有可能又是一段失望的開始。不對任何人投入情感,是我保護自己的方式。

「那我先放旁邊,妳餓了再吃。」茉莉把便當放到我的另一張工作桌上後,走回自己的位置,也開始工作。

工作室裡,我們各做各的事,有鍵盤聲、有寫字聲、有紙張磨擦聲,還有茉莉接各種電話的說話聲,可是氣氛安靜得很嚴肅,和我的心情一樣。

「湯湯,我先下班囉!」茉莉走到我桌前對我說。

我再抬起頭時,才發覺天已經黑了,燈也不知道是什麼時候打開的。我朝茉莉點了點頭說:「再見。」

茉莉給了我一個微笑,「早點回家休息,別太累了。」然後轉身離開工作室。我又繼續回到工作中,直到飢餓感快將我吞沒時,才決定結束今天的進度。

我收拾桌面,拿了包包,關好工作室的燈和門。下樓時,剛好遇見紅娘所的聚會解散,我被一群恨不得小孩快結婚的爸媽擋住了離開的路,只能站在階梯上,看著阿紫奶奶和那些父母開心地聊天。

阿紫奶奶常說,不被家人祝福的感情,只有死路一條。

所以解決對象問題之前,要先解決對象的父母,所以要讓這些希望自家小孩順利結婚的爸媽認識跟聊天,交換照片,彼此滿意了之後,才會再進行下一步。如果看不滿意,就再找別對父母聯誼。

至今透過阿紫奶奶的紅娘所介紹而結婚的夫妻,沒有任何一對離婚。

紅娘所成了那些感情上魯蛇男女們父母的燈塔,每次舉辦聯誼會,都是場場爆滿。

阿紫奶奶看到我,開心地揮手,對我大喊,「湯湯!妳快過來,這位先生是富二代,他兒子是富三代,妳嫁過去就不愁吃穿了!」

那一秒,所有爸媽的眼神都掃向我。我丟臉地低下頭,快步穿越人群,阿紫奶奶的聲音仍不停傳來,「湯湯,妳走那麼快幹嘛?先認識一下啊!幹嘛跟我客氣?妳不要嗎?不要我就給別人了喔,湯湯!湯湯!」

直到我上了車,關上車門,阿紫奶奶的叫喚還迴盪在我的耳旁,我嚇得趕緊發動引擎離開。感謝她對我們的終生大事這麼有熱情,三不五時就拿著報名要配對的資料來給大家挑選,要我們翻牌。

培秀姊總是平靜地帶著微笑,執著於煮咖啡的手從來沒有去翻過一張。丁熒則是猛點頭說想認識,但忙著回各個男人簡訊的手也沒有時間去翻過一張。茉莉是連看都不看一眼,愛學長的心意忠貞不移,那雙只為學長服務的手,作夢都別想她去碰過一張。

愛得這麼失敗的我,更不會去翻,連經過二樓都跟逃命一樣。今天只是稍微放鬆警戒,就被阿紫奶奶抓到了。

回到家附近,我停好車,走到巷口雜貨店拿了幾瓶啤酒。我把錢放在桌上,對著在裡面專注看鄉土劇的老闆娘喊,「錢放在桌上了。」

老闆娘轉頭看我,「少喝點啦!吃飯沒?我晚上煮了水餃,要吃嗎?」

我禮貌地微笑搖頭,轉身離開。

「別又在對面公園喝到睡著了!」老闆娘在我背後叮嚀。

從大學畢業找到第一份工作後,我就一直住在這裡。曾經有過離開的念頭,但最後都作罷,因為,傷心的人不管去哪裡都會傷心。

有些回憶,我不願忘記,不是因為美好,而是因為痛苦。活著,有些痛得要銘記在心,那是上天給予的教訓。

要我記得,小心別付出太多。

回到家,洗了個澡,泡了兩碗麵,一碗牛肉麵、一碗炸醬麵。再把啤酒擺上,想讓餐桌看起來豐富一點,想讓自己感覺吃了一頓好的,想讓自己覺得,自己是幸福的。

我吃著麵,打開廣播聽老歌。家裡沒有電視機,被我砸壞後,就再也沒有買新的。這屋子裡的許多東西都曾經被我狠狠糟蹋過,櫥櫃掉了半片門,玻璃桌面有一個破洞,我現在坐的這張椅子連椅背也沒了,因為都被我拿來砸過某個男人。

這些我都留著,這些也都得要留著,才能用來證明我不是一個被愛的存在,好讓自己斷了對所有情感的妄想。

麵沒有吃完,酒已經喝了三瓶。配著那些英文老歌,看向窗外星月隱沒的天空,我覺得好寂寞卻也好平靜。

桌上的手機突然震動,喝完的空啤酒罐,也跟著滋滋作響,我看了看來電顯示,深吸一口氣後才接起。

「海若啊,我是舅媽。」

「嗯。」

「妳爸又打電話回來說要跟妳媽離婚了。」舅媽的聲音聽起很緊張。

「嗯。」

「妳媽她又……」

「不吃不喝關在房間裡。」我淡淡地接話。

「對啊,都三天了,妳舅舅很擔心。」

「上次在房間裡關了一星期,不也活得好好的嗎?」

「海若,妳別這樣,再怎樣也是妳媽啊!」

我平靜地向舅媽分析,「把我生下來就丟給妳和舅舅,她像一個媽嗎?畢業典禮是妳和舅舅來,我進入青春期,內衣和衛生棉是妳帶我去買的。我在思考未來感到傍徨時,她只顧著在思念那個在大陸包二奶的丈夫,她有放過一點心思在我身上嗎?」

我受夠了「再怎樣也是我媽」這句話。

「舅媽知道妳很辛苦,但看妳媽這樣,妳舅舅也很捨不得啊!」善良的舅媽帶大自己兩個小孩之外,還把我當自己女兒看待。而我媽事不關己,每天就是期待丈夫會不會有一天回到她身旁。

她全部的愛都給了她的丈夫,身為她的女兒,什麼都沒有。

「舅媽,妳放心,她不會怎樣的,她死都不離婚就是為了等她老公,她老公回來之前,她會好好活下去的。」

「唉,妳爸一直跟我們要妳的電話,真的不給他嗎?」舅媽小心地問。

我倒是笑了。「我有爸爸嗎?」我反問舅媽。

我念幼稚園小班時,他去中國經商,舅舅見我媽和我兩人生活孤單,就接我們同住。

原本每半年會回來看我和媽媽一次,後來變成一年回來一次,接著又變成三年、五年。最後一次看到他,是我十八歲那年,他一回來家裡,看到我的第一句話是,「婉儀?」

那是舅舅的二女兒,我表姊的名字。

他忘了自己女兒的模樣,卻記得表姊的名字。那次之後,我就再也沒有看過他了,我是單親家庭的小孩,只有名義上的母親,早就當父親已經死了。

舅媽為難地說:「妳爸都以為是妳媽阻止你們見面,對我們也很生氣,昨天打來還罵妳舅舅,覺得妳舅舅也是幫凶。」

「你們也別再接他電話了,把他的號碼設定為拒接吧!」

「可是……」

「舅媽,我好累,我想休息了。」

「好好好,妳快去睡,不用每個月匯錢給我,表姊她們也都會給我零用錢,妳就多留些錢在身邊,想吃什麼就買,知道嗎?」舅媽叮嚀著我。

「嗯。」對她的關心,我很難無動於衷,我在紅了眼眶之前掛斷電話。

國中畢業典禮那天,同學們和爸媽開心地拍照,家長之間互相寒暄,只有我是自己一個人。不懂事的我,還在期待母親會來,但她始終沒有出現,最後來的人是舅媽,買了一束很貴的菊花,抱歉地開口,「海若,舅媽來不及去花店買花,今天剛好十五,在菜市場買菜,就順手買了……」

我收下花,哭著對舅媽說:「舅媽,下輩子我可以當妳女兒嗎?」

舅媽紅著眼眶告訴我,「妳現在也像是我的女兒啊!」

原以為至少我還有舅舅、舅媽疼愛我,但表姊們對於這點不能諒解,為什麼是先幫表妹買電腦?為什麼是先給表妹買摩托車?為什麼我的爸媽竟然疼表妹超過自己?

為了不讓舅舅和舅媽為難,我和他們保持了距離,像是寄宿者般過著自己的生活,總是最後一個吃飯,自己洗自己的衣服,打工賺自己的學費。我連自己的母親也不願意依靠,畢竟在我戰戰競競過生活時,我的母親,還在等著自己的丈夫能回頭看她一眼。

現在工作穩定了,我能回報給舅舅和舅媽的,除了金錢以外,也想不出還有什麼了。

至於我的父母,我想不出我需要回報他們什麼。

人要真的被愛過,才會知道自己真的被愛,也值得被愛。

本文出自《若你看見我的悲傷》商周出版

看更多請到博客來】

Advertisement
商周出版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