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在愛情中受過的傷,一定會有人來將我們治好

Share

要如何忘記一個人,

這一課我學了很久很久。

時間會帶走一切,其實是說對了一半。

我愛上一個人的速度很緩,卻是很紮實的;我對於愛情一直有著過度浪漫的幻想,於是在一開始總會挑剔的透徹,但只要日子久了,喜歡他的全部這件事,對我來說是淺移默化,自然而然的。

他的習慣漸漸也成為了我的習慣,我習慣有他在一起吵鬧的生活,就算過程中有失落難過,但是不如此就好像自己從來就沒愛過。

隨著時間軸線的拉長,我對他的了解也跟著越來越透明,他的一個皺眉、眼神、語氣,我都能從中略知一二,也由於這樣的了解,當他離我越來越遠時,我心中總會出現一個聲音,要我別再堅持了,我清楚明白沒有人能為誰而改變,他也不是非我不可,只是我就是非得要他。

我放下一個人的速度漫長到自己都感到汗顏,而且從來都不乾脆、徹底;一段感情走到後期時,對我而言是種最最可怕的精神折磨,我不會像有些人在對方面前歇斯底里、大哭大吵、偶像劇般地求他不要離開,那些波濤的情緒,那些劇烈疼痛的感受,那些難以言喻的不捨等等感覺,都基於自尊而被囚禁在心裡,於是我聽完他說,「我不愛你了」、「對不起」「分手吧」這些等等之類的話,就只是說了一聲好。

只是房裡他送的禮物沒有一個被扔掉,牆上的照片依舊被安放在原位,還是去兩人常去的咖啡店,他說過的承諾不斷環繞腦中;接著一連串的「為什麼」、「我是不是哪裡做的不夠」、「是不是給他太少自由」諸如此的問句,伴我度過每個輾轉難眠的晚上,即便這樣也不曾打過一通電話或是傳一封訊息去打擾那個沒有我的他的生活。

於是以淚洗面都是真的,於是食不下嚥真的一點都沒有感覺,無論生理或心理都像是被打了一劑最強最強的麻醉劑;隨著藥效漸退,開始能夠展露笑容,能夠和朋友出去玩樂,只是還是有某個部分依然感到麻麻的痛楚和空白。

相關文章

時間會帶走一切,其實是說對了一半。

真的過了很久很久了,我們之間的承諾和對話都已經像是泡過水的書頁,回憶模糊難辨,無論是好的或壞的。

我還是偶爾會夢見他,還是會想起某個片段,只是當初的痛都轉變成了緬懷,緬懷那個時期愛的全心全意無所謂是否有未來的自己。

要如何忘記一個人,

這一課雖然我學了很久很久。

但最終,痛真的都不再痛了。

我們每個人,

都有被時間治癒的能力,

也一定會有人來將我們治好。

Ash愛寫字

Instagram

Advertisement
Ash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