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不合適的,我們就別再堅持了

我們有太多不一樣。

 

睡眼惺忪的我像往常一般聽見浴室裡你正在淋浴,

水豪邁地落下,觸碰到你的身體接著散開,

濺出去,打在浴簾上,掉在浴缸裡。

 

我伸了個懶腰,

隨即以大字形趴躺回床上。

 

一切看似平和且平凡的日常,只是序幕而已。

 

交往第三個月,那時我的理性還沒走丟,

於是察覺到即便世界上沒有一個人的性格是完全相同的,

有些人甚至能互補彼此間的關係,但是我和你就像是背道而馳各自打轉的圓。

 

 

就算如此,就算知道有天我們一定會各自走遠,

但是仍舊忍不住向對方靠近,那個時候我太喜歡你,一直到很後來也是。

 

「我們就這樣算了吧」

「不要」

 

「可是我已經受夠整天吵架了」

「我可以改,我們都可以改」

 

懵懂如我,深情如他,一句話說得真真切切,兩個人就以為誰也離不開誰了。

 

因為我明白我們之間的差異,所以我對於衝突總是一忍再忍,都是自己選的,我不想怪自己,就只好把委屈都吞進心坎裡,那裡有個小暗房,只有我自己才看得到,笑著流淚的臉有多勉強。

 

不只聽過很多人說,連我自己從前也是這樣覺得的,「沒有什麼適不適合,只有願不願意改變。」所以說,個性不合而分手的人都只是在找藉口搪塞罷了;聽起來多麼地灑脫啊,甚至能夠想像得出說這句話時,一定要用著堅定語氣帶出一股帥勁。可是,之後我發現這個世界真的沒有一個絕對。

 

我很愛他,只是我們不合適。

 

我認為這樣的情況並不會在交往很久很久以後才發現,其實我們都心知肚明,在過程中隨著時間過去,這麼多、那麼多你知道肯定還有更多的差異便一個個露臉,不過就是一個愛陷得太深,愛給得太多,於是走到這般田地很容易就會不知如何收手,或許該說,是我們自己都不願意放手。

 

多年後的現在,我回想從前那段眾人唱衰自己卻拼命堅持的愛情,

已經想不起當初究竟是為了什麼,要讓彼此都那麼辛苦的撐著,最後傷痕累累。

 

只是大概這就是愛情最真實的樣子,沒有理由的、純粹的、盲目的,但是感到幸福的。

 

長大後,我試著讓愛不如從前一般,以緩慢的速度復出,溫和並且溫柔。

如此一來,我們就能更加清楚彼此間的差異,然後適當的時候到別,可能不至於瀟灑,但至少不那麼狼狽。

 

睡眼惺忪的我以為還能聽見你的聲音。

 

我伸了個懶腰,

隨即以大字形趴躺回床上。

 

Ash愛寫字

Instagram

 

 

 

-城市記錄者- Ash/艾許,有選擇恐慌症的天秤座,沒有鄉愁的台北人。 想要用著有溫度的手,輕輕的,慢慢的,為青春留下一些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