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我悄悄地、自私地,希望你不要忘記我。

我悄悄地、自私地,希望你都會記得,不論是好的,是壞的。

 

 

台灣的盛夏,炙熱且黏膩,我們的手牽著牽著都出了汗,0.1秒的瞬間鬆脫往大腿側邊的牛仔褲一抹,又在一起了,我們就是那樣,那樣以為永遠都會在一起的。

 

說好的明天和以後,總是覺得就要來了,總不會太遠。

 

 

感情是件太複雜的事,而深深愛過的人大腦卻總是太愚鈍,為了要讓自己覺得光陰並未虛度,青春從未浪費,於是我們牢牢抓住每段記憶的細枝末微,就算很痛苦,但苦中依然帶甜,哭著哭著還是能夠笑出來。

 

執著的人特別辛苦,

專一的人特別走不出。

 

妳和他分開後沒有大吵大鬧,沒有找朋友姐妹出去說要喝到個爛醉,然後再一起大罵他,說他怎麼這麼沒眼光,怎麼就這樣讓妳走了。

 

妳只是坐在沙發上喝著冷掉的綠茶,想著原來冷茶怎麼會這麼苦澀,電視屏幕好像壞了,所有的畫面都被霧化,播報台的那位新聞主播好像哭了,桌上吃到一半的乾麵全都糾在一起,妳就連傷心都那麼內斂,那麼怕打擾別人。

 

越是說不出口的難過,才是最難過;從不曾提起的人,才是留在心裡最久的人。

 

然後妳告訴自己日子總是要過,活著的人不能不努力生活,所以埋頭工作,所以要自己假裝從未失去過什麼,這樣看起來就應該夠堅強,不算脆弱了吧。

 

 

沒有刻意記得他的生日,或者應該說是幾乎全忘了,要不是他的名字夠特別卻也夠常見,恐怕現在就也不會反射性地浮現腦中,可是妳還是在這天想起了他。

 

想起每次買給他的蛋糕都是巧克力口味,想起他說別浪費錢大肆鋪張,想起他奸詐的說已經想好下一次生日想要什麼禮物了,想起他說謝謝,想起他說再見。

 

我也會偶爾想起,無傷大雅的懷念。

 

學校附近已經拆掉的天橋、我家附近已經倒了的火鍋店、那隻我們餵過幾次的流浪貓、你喜歡的現在卻已經過氣的男歌手,全都消失了,跟我們一樣,曾經的蛛絲馬跡全被時間給抹去,可是記憶都還在我腦海中,不論是好的、壞的。

 

 

 

時間就像是浪,要緊盯著船上的人一路遠航,到很遠的地方,那個我們不會記得也不曾忘記的地方。

 

我卻悄悄地、自私地,希望你都會記得,不論是好的,是壞的。

 

 

Ash愛寫字

Instagram

-城市記錄者- Ash/艾許,有選擇恐慌症的天秤座,沒有鄉愁的台北人。 想要用著有溫度的手,輕輕的,慢慢的,為青春留下一些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