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導致分手的理由,也可能讓兩人繼續牽手

Share

文/奧斯卡‧郝茲貝克

跨年夜,M先生坐在廚房的餐桌旁,若有所思、思前想後,好久好久。接著,他為新的年度寫了幾句話,把單子交給他的新伴侶夢妮卡。她深受感動,因為每一個草草記下的願望都是為了她。「那時候」,她回憶說道,「我興高采烈,我覺得終於有一個男人在乎我、對我感興趣,他希望給我的,一定是最好的。」今天,與M先生結婚二十年後,她卻因為從未被真正的了解過而深感痛苦。她的丈夫倒是仍舊以為,他知道她要什麼。從前她覺得受到關心和照顧,現在只覺得一切都是束縛。

愛情中的失望和幸福感勢均力敵,說起來稀鬆平常。不巧的是,伴侶的特質,那個使他魅力非凡的特質,最後卻毀了我們的愛情,這個想法實在令人難以忍受。

但這個想法千真萬確,因為,我們在愛情中是跟著我們的感覺走的。就算是在我們的關係量表上獲得九十分的夢中情人,一旦熱情冷卻,也會讓我們呵欠連連。我們希望有所感受,希望被了解以及受感動。

愈深刻、愈強烈,愈好。當我們的內心因為被觸及,而那是我們最在乎的事情時,我們的感動最深。那多半是我們無意識中未獲滿足的渴望與需求,我們羅曼蒂克的感受如浪濤般拍打上岸,於是我們確信,遇到了將使我所有的夢想都成真的那個人。

如果我們像夢妮卡一樣,小時候無依無靠,很容易激發在生命的浪潮中堅定如岩石的人的熱情。然而,岩石並不特別會感同身受,於是我們沒過多久便發覺,他根本不懂我為何渴望有個依靠,因為他充其量只是一塊岩石,連他自己渴望、但沒有實踐,有個依靠的願望,都不曾感受過。

心蕩神馳不會把我們領到「對的人」面前,心蕩神馳把我們導向「重要的人」身旁。哪裡允諾給我們心靈解答,我們便往那個方向走。我們其實不清楚那個解答長什麼樣子,但我們會重新認出我們原生家庭那些再熟悉也不過的大小衝突。所以,我們都選擇了那個目標明確,卻一再挑錯男人的人當女友。也就是這樣,酒鬼的女兒,往往成為酒鬼的伴侶;父親缺席的女兒,偏愛父親形象的人。好一項艱鉅的挑戰,但這同時也是一個絕佳的機會。美國的婚姻治療師,如亨德立克〈Harville Hendrix〉,都喜歡強調挑戰正向的那一面。換句話說,我們總是找一個我們需要他一起成長的人當伴侶。

但是,假如我們沒有一起成長,把我們兩個人湊在一起的,就可能轉為導致我們分手的理由。

本文出自《愛情不很完美,但很珍貴》遠流出版

【看更多請到博客來】

新書伴侶關係講座【撥開情緒,窺見愛情】

Advertisement
遠流出版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