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我最喜歡你,因為你讓我活得最像自己

文/ 盧思浩 

 

兩人要保持長久的相處,需要的是互相傾聽、互相吸引和精神平等。可以有分歧,但也會理解對方;你們可以有不同的追求,但也都真誠地為對方鼓掌;可以互相吐槽,但不會心存芥蒂。他有成就你發自內心地開心,他落魄你陪伴身邊。而不是總要踮著腳怕低他一頭,尖酸刻薄,自我中心,步步為營和小心翼翼。

 

 

芋頭剛遇上小新的時候,剛從一個火坑裡爬出來,暫時沒有談戀愛的心思和準備。而且芋頭這個人有個典型的毛病,就是喜歡的男生都是同一類型。我一點都沒看出來靦腆的小新在這方面跟她喜歡的男生類型有什麼聯繫。

 

 

芋頭在生人面前就是典型的死人臉,愛搭不理。他倆第一次吃飯,也許是芋頭氣場太強,小新沒敢說上幾句話。

 

也因為這,幾個月後小新正式和芋頭在一起的消息傳來時,我還被小小震驚了一下。我還好,大頭的反應是瞠目結舌、不可思議,我們都難以想像小新是怎麼樣hold住芋頭的。

 

 

要說芋頭也不是從一開始就是現在這個性格,造成她如今性格的一大原因就是她的初戀。她和初戀從高中在一起,大三結束。幾年裡,芋頭幾乎一年一個造型,大一她學起穿高跟,大二她留起中分,到大三他們分手,芋頭已經完全被打造成了她初戀喜歡的樣子。

 

 

但她初戀還是毅然決然地跟她分了手,跟小三遠走高飛相親相愛,最好這兩個人永遠在一起,不要再來禍害他人。芋頭從此開始保護起自己,越來越十項全能,渾身散發著生人勿近的氣息。

 

 

這個幹練的姑娘,和當年那個穿著運動鞋跑天下的芋頭全然是兩個模樣,找不到絲毫共同點。

 

 

那之後芋頭也斷斷續續談了幾場戀愛,但都無疾而終。有時芋頭也歎氣,說不知道為什麼,想著乾脆繼續擺出一副死人臉,避免結束那就直接避免開始得了。

 

看著她和小新在一起了,我耳邊還能迴盪起芋頭說的這句話。

 

 

有一天聚會,我問芋頭:「妳喜歡小新什麼?」

 

芋頭沒有正面回答,說:「下回我們幾個一起吃飯,你見了就知道。」

 

我說:「你們的愛意這麼明顯?」

 

芋頭說:「你這麼聰明一定能體會到。」

 

我點點頭,說:「有道理……」心想,芋頭果然會說話,不愧是女神。

 

 

一週前,我約上小新和芋頭一起吃飯。

 

小新看起來絲毫沒變,芋頭也是,但我很快就發現了芋頭喜歡他什麼。

 

 

我和芋頭認識太久了,久到她在我面前該是什麼樣就是什麼樣。作為一路看著她改變的人,不管她的外表變了多少,性格加了多少強勢,我們聚會時還是該吐槽就吐槽。

 

如果你跟芋頭足夠熟,你會發現其實她最愛的不是那些抒情歌,而是〈最炫民族風〉。

 

如果你跟芋頭足夠熟,你會發現她是最標準的外冷內熱。

 

 

初戀後芋頭談戀愛,大多端著,倒不是說她喜歡這樣,而是她不知道怎麼表現完全的自己。也怕自己真實的一面會把對方嚇跑,她太明白後來喜歡她的人,大多喜歡的都是她表現出來的樣子。

她不想再體會一次不知所措,她開始習慣對一切先遠遠地看著,這樣才能看得清楚。所以她後來談的那些戀愛,她都告訴自己再等一會兒,再等久一點就把自己全部的樣子表現出來。可每當她準備投身進去時,對方說原來她不是他喜歡的樣子。

 

一起吃飯其實就能看出很多端倪,生活的細節能反映出兩人的相處。

我和她以及她前男友也吃過一次飯,能看得出來芋頭也是開心的,但終究還是缺了些什麼。

那時我突然明白芋頭缺的那種感覺是什麼了,是隨意。

隨意開玩笑,隨意吃喝,一點都不怕展現出自己的另一面。

高冷大多因為不熟,沉默大多取決於和誰相處,灑脫背後藏著不捨,能讓你看到全部的,都基於信任和感情。

因為信任,所以敢於讓你看到每一個樣子。

因為感情,所以彼此吐槽也不怕你轉身離開。

理智的人也有想任性的那些時刻,不是真的想任性,只是想偶爾放鬆一下;

一本正經的人內心也會有個小孩,都會不自覺地在愛的人面前展現出幼稚耍賴的模樣。

 

我最喜歡你,因為你讓我活得最像自己。

 

 

                              BGM: 王若琳 Can’t Take My Eyes Off You

 

 

本文出自《離開前請叫醒我》春天出版

 

  

 

【看更多請到博客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