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我以為我們會結婚

每個女生,對於結婚都有一種憧憬,

尤其我是個特別愛作夢的人。

 

在很小的時候,忘了為什麼家裡有個像是補習班教室裡那樣大的白板,我拿起畫筆,萌拙地畫出如童書那樣誇張的禮服,畫得很醜,但是沒人在乎,我覺得漂亮就可以了。

 

「不是基督教也能在教堂結婚嗎?」那時就這麼傻裡傻氣地擔心著,那時就相信長大以後白馬王子一定會來敲門的。

 

 

沒人告訴我們真正的愛情是會讓人撕心裂肺的,還不懂事的幾場純愛,分開的不痛不癢,連名字都在一年內就可以不記得;之後學會了如何珍惜,也逐漸摸出了愛情的輪廓,才知道每一次的分手都是一場實地的生存遊戲,有好幾次就以為自己會活不下去。

 

那幾個人的名字,不論過多久還是能夠端正地寫出,

每每聽到發音相似的名字,就會愣住一會。有幾段就算過了好久,偶然想起時胸口依舊像是被一根極細的針動作溫柔地刺一下,那種痛楚相當微小卻挾帶著濃度極高的酸,不太注意的時候就會邊哭邊笑。

 

 

還跟他在一起的時候,我僅是一名大學生,

作業之外還算有很多空閒仍夠用來幻想,有事沒事就泡在東區的茶街或酒吧,那個時候我以為青春就是要好好浪費啊。

 

「妳想要幾歲結婚?」朋友問得沒有太認真,口氣像是在說一個還太遙遠的理想。

 

「28歲,這種不再青澀也不至於過熟的年紀」我這麼回答,心裡迫不及待那天快點到來,還甜滋滋的笑著。

 

於是我常幻想自己會跟他結婚的,

雖然他每次不是裝作沒聽到,就是笑而不答,

但這一切的包容和體諒都是為了往後幸福快樂的日子。

 

希望28歲時可以把自己嫁出去,

希望28歲時就可以確定有人會愛自己一輩子。

 

畢業後的時間飛快,

工作的步調也是踏著正步向前,絲毫不容許怠慢。

 

 

-城市記錄者- Ash/艾許,有選擇恐慌症的天秤座,沒有鄉愁的台北人。 想要用著有溫度的手,輕輕的,慢慢的,為青春留下一些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