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我以為我們會結婚

Share

每個女生,對於結婚都有一種憧憬,

尤其我是個特別愛作夢的人。

在很小的時候,忘了為什麼家裡有個像是補習班教室裡那樣大的白板,我拿起畫筆,萌拙地畫出如童書那樣誇張的禮服,畫得很醜,但是沒人在乎,我覺得漂亮就可以了。

「不是基督教也能在教堂結婚嗎?」那時就這麼傻裡傻氣地擔心著,那時就相信長大以後白馬王子一定會來敲門的。

沒人告訴我們真正的愛情是會讓人撕心裂肺的,還不懂事的幾場純愛,分開的不痛不癢,連名字都在一年內就可以不記得;之後學會了如何珍惜,也逐漸摸出了愛情的輪廓,才知道每一次的分手都是一場實地的生存遊戲,有好幾次就以為自己會活不下去。

那幾個人的名字,不論過多久還是能夠端正地寫出,

每每聽到發音相似的名字,就會愣住一會。有幾段就算過了好久,偶然想起時胸口依舊像是被一根極細的針動作溫柔地刺一下,那種痛楚相當微小卻挾帶著濃度極高的酸,不太注意的時候就會邊哭邊笑。

還跟他在一起的時候,我僅是一名大學生,

作業之外還算有很多空閒仍夠用來幻想,有事沒事就泡在東區的茶街或酒吧,那個時候我以為青春就是要好好浪費啊。

「妳想要幾歲結婚?」朋友問得沒有太認真,口氣像是在說一個還太遙遠的理想。

「28歲,這種不再青澀也不至於過熟的年紀」我這麼回答,心裡迫不及待那天快點到來,還甜滋滋的笑著。

於是我常幻想自己會跟他結婚的,

雖然他每次不是裝作沒聽到,就是笑而不答,

但這一切的包容和體諒都是為了往後幸福快樂的日子。

希望28歲時可以把自己嫁出去,

希望28歲時就可以確定有人會愛自己一輩子。

畢業後的時間飛快,

工作的步調也是踏著正步向前,絲毫不容許怠慢。

之後,也不是沒有預兆,總之他不要了我,

我依舊長成偶而亭亭玉立,偶而狼狽不堪的大人,

上星期和朋友約在杜鵑花下的位置,愛情長跑超過7年的她讓我十分好奇,

「妳有沒有過因為對方的個性或觀念而曾經萌生想分手的念頭?」

「當然有啊!常常,尤其這一兩年。」她深呼吸一口氣,不諱言地這樣說

她說在一起的前兩年,要是對方跟她求婚,她連想都不用想就會說好;時間過得越久或許真的會愛得越深,但是彼此容忍的極限也一天天被挑戰著,小至生活習慣,大至個性和價值觀。但是也沒有什麼天大的事件,所以說要分開似乎也不至於。

於是我不知該為自己開心或傷心,我肯定無法在28歲時就結婚了,但是我也沒有割捨不了必須將就的戀情。

就算有時會不小心在意,但是還是要提醒自己不要活在別人的眼光裡,不要掉入年齡的迷思中,就算在臉書動態上看著多少人拍了婚紗或抱了個孩子,但那都是別人的人生,與你無關,與我無關,我不忌妒也不羨慕。

年紀是一個數字,結婚是一輩子的,

我們都要找到一個真正能走很久很久的人。

Ash愛寫字

Instagram

【延伸閱讀】

結婚不可怕,嫁給巨嬰男才恐怖!

成為夫妻的第一次,洞房花燭夜應注意的五大事項!

記憶裡的他們,都結婚去了

Advertisement
Ash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