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承認吧,表演型人格讓你又累又窮

 

 

1

  那天在候機的時候,恰好看到一篇講自媒體人的文章,看完之後覺得說的就是我們現代年輕人的通病。

  深夜發媸的創始人徐妍,粉絲昵稱徐老師,最開始積攢粉絲的時候,是靠寫小黃文起家的。

  不知道大家知不知道那句話,三表龍門陣總結徐老師的寫作套路是:“寧被操吐,不穿秋褲。”

  2015年是徐老師小規模爆發的一年,當時《魯豫有約》請了幾位自媒體人。

  徐老師在邀請之列,那期我簡單看了幾分鐘,其他自媒體人都挺表裏合一的,比如十點讀書的林少,很知性很儒雅。

  但是平時寫小黃文的徐老師一頭黑長直,站在那裏嫺靜端莊。魯豫問她問題,她答得很靦腆,不像是網上寫小黃文的徐老師,因為她在文章裏是徹底地放飛自我,給人感覺反差很大。

 

  我當時就覺得有些疑惑,淑女的外形和生猛乾脆的小黃文有些太不搭了。

  但是我心目中的疑問在這篇採訪當中得到解答了。

  留黑長直時期的徐老師,是她覺得最分裂最不開心的時候。

  她是可以寫情感文章,但是她不是能天天傷春悲秋的人,而且她本來是渴望自由的,可是直男的審美讓她蜷縮在看起來美好的外表下。

  那段時間她非常暴躁,發脾氣,不寫文章,甚至覺得,乾脆把這個號賣了吧,不做自媒體了,太累了,太折磨了。

  她把公眾號停止更新兩周,出去旅行。然後在雪山腳下想清楚一個問題就是:我們所有的不開心,所有的壓抑,所有的患得患失,都是因為我們想要取悅別人。

  我們想要成為別人希望我們成為的那個人。

  其實不是,我們只需要取悅我們自己,成為自己。其他的,都交給時間,交給命運。

  她回來之後就剪掉了直男最愛的黑長直,染了一頭最跳躍的粉色的頭髮。

  公眾號開始轉型,不寫小黃文了,轉寫時尚和化妝,她一周之內掉粉三十萬。

  不過轉型之後的徐老師變得非常開心,工作也很有熱情。

 

現在眾所周知地她的公眾號做得很好,粉絲比原來還要多還要活躍,留著短髮的徐老師活得比以前自在多了。

 

  2

  我看到徐老師的創業故事,覺得她很有代表性。

  她就是典型的表演型人格,而這個表演型人格只能在一段時間內當做她的鎧甲,她的保護傘。時間一過,當她想要走得更遠,就成為了她的軟肋。

  因為我們沒有辦法偽裝自己成為一個並不是我們的人。

  如果我們裝得像,那說明這是個是好演員,可是並不代表我們能裝得久。

  還有白百何最近的情感風波,她最大的問題,也是在於她的表演型人格。

  如果真的像是狗仔所說的,她在2015年就協議離婚了,真的像是她自己說的,都是為了家庭,那她就是不僅在戲裏面演戲,在自己的人生裏面也演戲。

  你不愛一個人了,你還假裝很恩愛,而且一定要攝影機和大銀幕記錄你是好媽媽,好妻子,好演員。

  她以為自己能夠靠表演型人格,靠偽裝自己來掙很多錢。

  我甚至有種奇怪的想法,就是其實這次的一指彈,彈掉的就是她不能掌控的錢,丟掉的是靠虛偽和掩飾掙來的錢。

  因為她無法正視真實的自己,她感知自己的能力非常弱,她只是在渲染那個並不是自己的人,很完美,很善良,很女神。

  其實就是個愛吸煙,愛賺錢,有七情六欲的血肉之軀罷了,不是女王,也不是女神。

  沒有鏡頭記錄的痛苦都不是痛苦,沒有觀眾稱讚的婚姻都不是婚姻,這是一種典型的表演型人格,自欺欺人。

  而且泡泡戳破之後,不是傷了自己,也傷了身邊的人不是嗎?

  

 

 

3

  我想,成年之後最大的功課,就是和自己的表演型人格作鬥爭。

  我們在傳統環境長大下的普通青年,都有這個問題。

  小時候在班裏裝好學生,為了拿三好學生獎狀。

  長大之後在家長面前裝乖孩子,背地裏抽煙喝酒約炮婚外情等等,反正家長開心就好。然後媽媽發現你其實也是個偷偷流覽黃色網站,會撒謊會罵人,在寧願在路燈下哭鼻子也要回家假裝什麼事情也沒有發生的普通小孩。

  工作之後在領導面前裝優秀員工,領導沒來你已經上班了,領導下班之前你就是不下班,不管是在辦公室幹嗎,讓領導覺得你十分努力就對了。

  然後最後升職加薪還沒你,你氣得把電腦一摔,罵領導是龜孫子。

  “我都演這麼好了,你憑什麼不給我獎狀?憑父母什麼還對我不滿意?領導憑什麼不給我漲工資?”

  實際上啊,我們越裝,越累,越窮。

  我一直也是個有表演型人格的人。

 

  我希望我的父母對我滿意,我好好學習,按時回家,不抽煙不喝酒不喝壞孩子鬼混,不早戀不亂說話,但是我二十五歲之後所作的選擇,經常和他們的預期有偏差。

  他們就特別吃驚,你怎麼能這樣呢?我的孩子怎麼能這樣呢?你怎麼不按照安排好的腳本走呢?

  我也覺得特別累,因為在做正確事啊,這麼簡單的事情大家都不懂。

  後來我逐漸覺得,不是別人不理解我,而是我一直在假裝過別人希望我過的生活,所以別人當然對你有期待啊。

  明白了這一點之後,我二十五歲之後對家人做的主要工作就是,解釋和遊說,告訴他們我做出如此選擇的合理性。

  我四月份的時候宣傳新書,主辦方時報出版安排了很多採訪,有電視節目,有廣播對談,還有報紙採訪,看到他們的頭銜是“主編”、“資深媒體人”、“知名主持人”等等的時候,我更緊張了,這不是分分鐘把我問蒙的節奏嗎?那他們萬一嘲笑我說:“哎你看那個人挺能寫的,但是說起話來怎麼就那麼蠢啊!”怎麼辦?

  所以我自打拿到行程表那一刻之後就很緊張,趕緊問我的資深媒體人前輩說:“他們問題我答不出來怎麼辦?你快教教我怎麼救場!”

  他悠悠地說:“你誰也不用裝,誰也不用演,你就是你自己。能答出來的慢慢說,答不出來就微笑,真的不懂就說你不知道。你需要裝得很全能,很睿智,那不是你,你也裝不像。”

  他這招很管用,起碼我沒有心理負擔了,我就是個喜歡寫寫文章的普通青年,我沒有上帝視角,也不是情感專家。

  所以我接受採訪的時候,真的輕鬆太多了,也流暢太多了。

  但是遇到氣場強大的採訪者,還是會很緊張。同樣是宣傳新書,我到中國廣播公司接受吳淡如小姐的採訪,她是我偶像而且靜靜地坐著氣場就很強大了。她丟給我一個問題,抬頭看我一眼,我腦子裏又空白了。但是她很善於救場,發現我卡住了,她馬上救場,讓我不至於太尷尬。

  節目結束了,我忙說:“吳老師不好意思,我太緊張了!”

  吳小姐安慰似的拍拍我肩膀說:“是你在想標準答案。你怕你會回答錯了。其實哪有什麼標準答案呢?心裏想什麼,就說什麼。”

 

  所以我想,真正獲得自由和幸福,甚至是成功,最重要的就是你要反思的內心深處的表演型人格。

  毫不留情地打破,然後才是更加輕裝上陣的自己。

 


林韻(正經嬸兒)粉絲專頁

林韻(正經嬸兒)微博

 

林韻全新作品《愛情,不過就是理解複雜,選擇簡單》時報出版

 

                                                                                        

 

【看更多請到博客來】

 

林韻(正經嬸兒)

林韻,中國人民大學歷史博士,台灣政治大學交換學生。在四季分明的北方長大,祖籍福建漳浦。

 

民國78年出生,屬相蛇,有時溫和寬厚,有時刻薄較真,不解風情。

 

本來是學藝不精的學術宅女,以為全部人生就是在歷史的海洋中學到人書俱老,一眼看到盡頭。

 

一年前開始在博客上寫作,沒想到漸漸的被冠以“情感勵志作家”頭銜,出版了兩本書,加印三次,賣了五萬冊,有十萬關注者,閱讀轉發超百萬次。誠惶誠恐,一路狂奔至今。

 

依舊是這個世界微不足道的人,養了一條流浪狗,一隻暹羅貓,用心生活,認真表達。

 

在真實世界里拼搏,在文字江湖里藏身。這裡有情感有勵志,有關於這個宏大世界的小小觀察。既然來了,說請坐太客氣,稍坐一會兒再走吧。

FB:https://www.facebook.com/linyun0313/

微博:http://weibo.com/u/5447658262?is_hot=1